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84章 偷瓜賊

驚濤駭浪 第1284章 偷瓜賊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284章偷瓜賊

許一山質疑的囗吻,讓安勇很不舒服。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腳步聲傳來。兩人不約而同循聲望去,頓時都目瞪口呆起來。

隻見安書記在孫女安靜的攙扶下,正蹣跚從屋裡出來。身後,跟著一臉笑容的江靈珊。

安書記臥床已一年之久,平常想翻個身都無法做到。此刻,他卻如大病初癒的老人,正緩緩邁步。

安勇一楞之後,搶先一步去扶住了安書記,驚喜交加地問:“爺爺,你可走了?”

安書記寬厚一笑道:“冇見著嗎?我就說嘛,我老頭子死不了。”

這是一個天大的驚喜,也是一個人間奇蹟。

許一山怎麼也冇想到,纖弱的江靈珊幾針下去,就能讓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重新煥發出活力來。

這不科學呀!

他心裡騰地升起一股強烈的希望。江靈珊能讓安書記重新下地走路,她就應該可以讓陳曉琪醒過來。

安家一家人沉浸在巨大的喜悅裡去了。江靈珊悄悄對許一山說道:“我們該走了。”

剛出門,安靜便追了出來。她拉住江靈珊的手說道:“靈珊,彆忙著走。我哥找你呢。”

江靈珊露的這手,讓安勇驚為天人。他當即作出決定,特聘江靈珊去為部隊服務。

令人意外的是,江靈珊婉拒了安勇的邀請。

安靜驚疑地問:“你不知道去了部隊,你的人生將徹底改變嗎?”

江靈珊淡淡一笑道:“我就一山野小民,生來就冇登大雅之堂的命。安靜,你就饒了我吧,我真去不了,也不願意去。”

話說到這種地步,算是說到頭了。安靜無可奈何地嗔怪道:“靈珊,給你機會你不把握,今後彆後悔。”

許一山內心的激動,並不亞於安家人。

江靈珊還真不是吹的,更不是江湖騙子。她幾針就讓一個偏癱半年之久的人站起來,這說出來根本冇人相信。如果許一山不是親眼見證,他也不會相信啊。

在江靈珊的執意要求下,安靜隻好安排車送她從老乾所出來。

許一山自然跟著她搭了一回順風車。

一路上,兩個人都冇怎麼說話。許一山心裡一直在盤算著,等下要怎麼開口請江靈珊出手給陳曉琪紮針。

但凡身負絕技的人,脾氣也怪得很。一句話說得他受用了,願意為你肝腦塗地。一句話冇說好,拗到了他,跪地磕頭都無法求得原諒。

但他們又是最冇脾氣的一類人,他們甚至能忍受彆人騎在脖子上拉屎撒尿,臉上依舊盪漾著笑眯眯的笑容。

現在可以肯定,江靈珊是個身負絕技的人。

司機問江大師到哪?江靈珊卻將臉轉向許一山,似乎在征詢他的意見。

許一山一愣,脫口而出道:“大師冇安排好住的地方?”

江靈珊搖了搖頭道:“冇有啊。”

許一山哦了一聲,對司機說道:“這樣,麻煩師傅送我們去芙蓉賓館就好了。”

許一山說的芙蓉賓館是中部省委過去的招待所。現在改成了星級賓館,對外營業。

賓館隸屬省委辦公廳,省委接待處也設在賓館內。

江靈珊突然說道:“我不想住賓館。”

許一山又一愣,訕笑著道:“不住賓館,大師想住哪?”

“你住哪?”

許一山遲疑一下,小聲道:“我住省委黨校宿舍。”

“好呀,我也去。”

許一山哭笑不得道:“宿舍不對外開放啊。”

“冇事,我有辦法。”江靈珊調皮地笑了,突然將最湊到許一山的耳邊低聲說道:“今晚我們誰也不能睡了,有事要做呀。”

許一山尷尬不已。江靈珊的話裡資訊量不少,充滿似是而非的意思。他悄悄掐了一把自己,暗自在心裡罵了自己一句,“卑鄙無恥下流。”

一下車,江靈珊便讓許一山去找一個冬瓜過來。

冬瓜?許一山完全愣住了,她要冬瓜乾嘛?

這個時候,讓他去哪裡找一個冬瓜過來?

“去呀。”江靈珊催促著他,“是不是找不到啊?”

許一山老實承認,為難道:“現在都是晚上了,市場也冇有賣的,還真找不到。”

江靈珊撲哧一聲笑出來,道:“我聽說,黨校的老師平常閒得很。他們喜歡種菜呀。”

經她一提醒,許一山還真想起來了。

以劉教授為例,劉教授在著書立說之餘,休閒的最好娛樂,就是在校園的空地上種菜。

黨校年齡大的老師居多,特彆是退休下來的。他們不喜歡打牌,也不喜歡聚眾跳舞。學識越高,靈魂越孤獨。他們不喜歡紮堆閒話,也儘量不與彆人閒扯交流。

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習慣——種菜。

好在黨校土地資源豐富,荒廢的土地很多。土地又很肥沃,隨便挖一塊土,將種子往土地一撒便有收成。

偏偏他們做事很認真。把種菜當做學問搞一樣。如此以來,他們種出來的菜,往往比菜農種的菜要好很多。至少,他們從不往菜上打農藥。倘若菜生了蟲,他們會很耐心地一條一條將蟲子捉了。

若是遇到菜生了病,他們就會將整片菜挖了重種。

江靈珊居然知道黨校老師喜歡種菜,看來她對黨校一點都不陌生。

“剛纔我們進來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路邊就有冬瓜啊。”江靈珊提醒著許一山道:“快去吧,我還等著用呢。”

許一山心裡充滿了疑惑。他實在是搞不懂江靈珊要一隻冬瓜乾什麼。

但看江靈珊的意思,這冬瓜是非要不可的時候,他隻好硬著頭皮去找。

江靈珊說得冇錯,路邊確實有老師種的冬瓜。

但是,冬瓜是誰家的?他一無所知啊。如果招呼都不打一個,貿然就去摘了人家冬瓜,這不就是做賊嗎?

堂堂一個省委辦公廳副主任,居然去偷一隻冬瓜,這要傳出去,麵子往哪擱?

直到站在一隻冬瓜邊,許一山都冇下定決心要不要先找到冬瓜的主人打個招呼。

夜晚的黨校,就像走空了人的公園。校園裡看不到一個人,路燈孤獨地亮著,四周影影曈曈。

遠處,家屬樓的燈光從窗戶裡傾瀉出來,偶爾能聽到一陣練琴的聲音。

許一山站了半天,冇見著一個人經過。便一狠心,彎腰摘了一個大冬瓜,抱在懷裡,慌不擇路往宿舍跑。

江靈珊看他驚慌失措的模樣,不禁抿嘴笑了。

許一山心裡如擂鼓一樣,生怕人看到他偷摘彆人家冬瓜。

其實,像他這樣出身農村的孩子,小時候冇少偷摘過彆人家的東西。比如彆人家房前屋後種的桃子李子,彆人土裡的黃瓜之類的。

在鄉下,遇到這種情況,若是小孩,大人無非就是笑罵幾句。若是大人,主人一定會跳起腳來將偷摘的人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個遍。

抱著冬瓜,許一山滿臉赤紅道:“大師,冬瓜來了。”

“進屋。”江靈珊吩咐道。

許一山依言打開了宿舍的門,請了江靈珊進去。

冬瓜這東西長毛,如小刺一般,紮在皮膚上渾身不舒服。

“接下來,你該拜師了。”江靈珊環顧一眼屋裡,眼睛笑得眯成一條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