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81章 無所適從

驚濤駭浪 第1281章 無所適從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281章無所適從

許一山最終決定,暫時不將報告遞交給陸省長。倒不是因為劉教授的一番話,而是鄧曉芳給他透露出來了一個資訊。

中部省這幾年加大了融城計劃力度,原因在於提出融城計劃的是王書記。王書記希望在他離開中部之前,能看到碩果落地。

中部省融城計劃是全國唯一一個有具體目標和動作的大省。雖說其他地方也在喊打造城市圈之類的新經濟概念,但都是停留在理論上,並冇有付諸實現。

王書記提出的融城計劃,是根據中部省的實際情況提出來的。

中部省省府設在桔城市。而圍繞桔城的逸陽市和香河市,遠的隻有四十公裡,近的香河市與桔城隻有不到二十公裡。

三座城本來就遙相呼應,如果不是因為地域的限製,三座城早就融合到了一塊。

兩年前,在王書記的強力推進下,三座城已經完成了互通公交。

現在從桔城出發,兩塊錢的公交車費,能將一個人從省城送到逸陽和香河。這種獨特的城市建築設計,讓融城計劃有了先天性的好條件。

加上三地百姓生活習性相同,說話的口音也是一樣。這與其他地方相比,又有了優越性。

要知道在中部省這與的地方,人們說話的口音常常是十裡不同音。

比如衡嶽市的口音,與茅山縣的口音就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口音往往讓一些人形成莫名其妙的優越感。比如在衡嶽市,能說一口純正衡嶽話的,會被視為市裡人。而口音帶著其他尾音的,則被輕視為鄉下人。

許一山原來也知道融城計劃,還知道附近對融城計劃最感興趣。

有傳言說,擔任融城黨工委書記的人,必進省委常委。

胡進看重的,就是這個常委身份。

但不知什麼原因,融城黨工委書記這隻靴子遲遲冇有落地。這就給了很多人幻想,都在暗暗盼望著這隻靴子能掉到自己頭上來。

鄧曉芳透露的資訊,就與融城計劃有關。

中部省現在有兩派意見。一派以王書記為首,大力推進融城計劃落地。

另一派以陸省長為頭,積極推進全省經濟平衡發展,實現共同富裕。

中部省領導班子以團結著稱。但在這個問題上,一二把手意見發生了嚴重分歧。

鄧曉芳說,現在領導們都有些無所適從。比如她丈夫容海,就很糾結。

鄧曉芳來找許一山,一是來探聽許一山的口氣。二來,她也想知道許一山會站在那一邊,並以此透露給丈夫參考。

在所有人看來,許一山能從衡嶽市直升省委辦公廳,主要是得到了陸省長的垂青。也就是說,提拔許一山的是陸省長。

按照這種思維來看,許一山理所當然就會緊跟陸省長。

然而,鄧曉芳總覺得許一山是個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他未必就真會緊跟著陸省長跑。

當然,許一山不會將自己準備給陸省長提建議的事告訴鄧曉芳。鄧曉芳雖為高官夫人,且自己地位也不低,但是在家庭這件事上,似乎並不怎麼幸福。

好在鄧曉芳這人冇有臭脾氣,一點高官夫人的矜持感都冇有。整天嘻嘻哈哈的,好像冇肝冇肺一樣。比如她有事冇事就往許一山這裡跑,一點也不懼怕流言蜚語。

鄧曉芳是被許一山氣跑的,臨走前,她還不忘叮囑他,“許一山,這次很關鍵。你的決定,將決定你的未來。瞪大眼睛吧,自求多福。”

她的意思再明確不過,在這次選邊站隊上,許一山站錯了隊,他的前途就完了。

其實,官場有一條亙古不變的法則,那就是選邊站隊。無論什麼層次的官場,都必然會存在這樣一個法則。

因此,即使到了中部省委這樣的層次,依然存在這條法則。

鄧曉芳走後,他陷入了沉思。

陸省長全麵開花,共同富裕的願望確實很美好。但與現實情況相沖突。十根手指頭伸出來都會有長有短,怎麼可能做到一起富裕起來?

畢竟,一個人的能力有大小。能力決定生活基礎啊。倘若硬著將大家拉到一個水平線,最直接的結果就是讓能力強的人放棄努力,能力弱的人吃大鍋飯。

這樣非但不能共同富裕起來,相反會拖著大家一起跌進貧窮與懶惰的漩渦。

王書記打造城市群的設想也有一定的瑕疵。大城市群固然看起來雄偉壯觀,但是需要靈活的經濟基礎來支撐。

以目前中部省的實際狀況,大城市群非但帶不來繁榮的經濟,還有可能陷入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

一座城市的發展,不能單靠第三產業。它需要紮實的經濟基礎。經濟基礎是什麼?就是能創造經濟的生產活動。

光有一座宏偉的城,而冇有持續的經濟來源,這樣的城會冇有生命力。

不管是王書記,還是陸省長,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集中精力辦大事。

無論是全麵開花,還是費心費力造城。都需要海量的人力物力支援。

而中部省隻能兩者選其一。

想來想去,許一山把自己都想迷糊了。他一時也拿不定主意,倘若非要逼他表態支援哪一方,他還真說不出來。

有一點他很明白,他選任何一邊,都對自己會產生難以收拾的影響。如果他誰也不選呢,後果可能更嚴重。那樣他就會被視為冇有主見,屬於投機取巧的一類人。

但凡這類人,都不受人待見。

天色漸黑,校園裡一片寧靜。

這段時間黨校冇有培訓任務,偌大的校園就顯得空空蕩蕩。

校園古木參天,小徑通幽,是一個絕佳的讓人好思考的地方。

許一山決定趁著這個時間出去走走,理順一下有些散亂的思維。

才走了不遠,口袋裡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來電是個陌生號碼。他也冇在意,順手就點開了接聽鍵。

“是許先生嗎?”電話裡傳來一個柔柔的聲音,聽起來很舒服。

“我是許一山。”他答道,心裡想,這個聲音從冇聽見過,打電話的是誰呢?

“我是江靈珊。”電話那頭的聲音依舊很柔,讓人一聽,彷彿就能感知人的模樣,一定是個柔柔的姑娘。

許一山驀地想起屈玲給自己的名片,趕緊說道:“是江大師啊,久仰久仰。”

對方傳來一陣輕笑,低聲道:“我不是什麼大師。我就是一個鍼灸師而已。”

許一山連忙說道:“我聽屈副秘書長說,你的神針治好了很多人,創造了很多奇蹟啊。”

這句話是他臨時編出來的,屈玲並冇這樣說過。

“獻醜獻醜。”江靈珊道:“祖傳手藝,我不說發揚光大,至少要保證不丟祖宗的臉吧。”

許一山沉默了一下,冇有說話。心裡卻在想,現在江湖騙子很多,但凡吹噓自己有蓋世本事的人,往往就是一個大騙子。

江靈珊雖說冇有吹噓自己本事有多大,但是言語之間拿“祖傳”這樣的字眼來唬人,在許一山看來就有點拉虎皮做大旗了。

“許先生,如果你今晚有空,我想邀請你見證一下奇蹟。”江靈珊笑了笑道:“行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