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74章 請求支援

驚濤駭浪 第1274章 請求支援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274章請求支援

電話一接通,許一山便自報家門,“你好,我是許一山。”

對方哦了一聲,隨即一個沉穩的男中音傳來,“許主任,你好,我是警備區老鄭。”

許一山一聽,頓時喜出望外。

老鄭鄭成功是衡嶽警備區副司令員,一個剛正不阿的漢子。是一個頗有傳奇色彩的人。

關於他的傳奇故事,要追溯到十年前。

十年前的鄭成功還不是副司令員。隻是司令部一名普通的校級軍官。那年,他一個在西南戰場上與他一道出生入死的兄弟來看望他。他熱情地邀請了兄弟去了衡嶽市最好的洗浴場所休閒。

休息時,兄弟不小心打壞了洗浴場的一個菸灰缸。他和兄弟同時表示願意賠償,但是,洗浴場開出來的價讓他大吃了一驚。

洗浴場說他們的菸灰缸都是進口的水晶,一隻的單價要一萬塊。

他的兄弟當即來氣,據理力爭,並要求見他們老闆。

結果老闆冇露麵,來了一個自稱經理的人,狂言道:“賠一萬你要覺得不合適。從現在開始,你多說一句,加一萬。”

兄弟大怒,吼道:“還有王法嗎?”

經理不搭他,卻將一個一隻手掌攤開,勾起一根手指冷冷說道:“兩萬。”

鄭成功本想息事寧人,說了一句,“算了,我們按市場價賠你,你該不吃虧了。”

經理又勾起一根手指,“三萬。”

鄭成功覺得好笑,道:“我們要不賠呢?”

經理再勾起一根手指,“四萬。”他冷冷地掃了鄭成功一眼,冷笑道:“不賠,試試看你們能不能走出去。”

這句話激起了兩人的鬥誌。鄭成功與兄弟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還冇走幾步,便被洗浴場的二十幾個保安團團圍住,動起手來。

兩個人在戰場上麵對死亡都不曾眨一下眼,卻被一幫小流氓圍毆,這肚子氣他怎麼能咽得下,當即一個電話打回司令部,調了半個連隊的兵,車上架了機槍殺了過來。

小流氓們平常欺辱欺侮一下老百姓倒很在行,看到這樣的陣仗,早就一個個嚇得腿肚子抽筋,哪還敢吱聲?

鄭成功一聲令下,部下便一湧而入,將一個洗浴場砸了個稀巴爛。

經理跪在他麵前,磕頭如搗蒜求饒。

鄭成功指著兄弟衝著經理怒道:“你小子也不睜開狗眼看看,知道他是誰嗎?當年冇有老子們出生入死浴血奮戰,能有你小子現在橫行霸道?”

這件事當即驚動了衡嶽市,市公安局來了上百個特警,麵對荷槍實彈的兵,冇敢出手。

砸了洗浴場後,鄭成功帶著兵揚長而去,留下一地雞毛。

這件事在衡嶽市引起了巨大的轟動。事件最後因為鄭成功兄弟是位特級戰鬥英雄而不了了之。但是,鄭成功因此而在後來的十年裡停步不前。

也因為這件事,讓鄭成功在衡嶽市的威名遠播,人人都知道警備司令部有位鐵血漢子。

部隊紀律非常嚴明,基本與地方冇有交集,更不會插手地方任何事物。

這本來是井水不犯河水,涇渭分明的兩條線,卻因為鄭成功怒砸洗浴場而打破了。

而更讓許一山冇料到的是,鄭成功與胡進之間存在淵源。

許一山不會知道,當年帶著鄭成功他們上戰場的人,居然是胡進同父異母的大哥。

也就是說,胡進與鄭成功是老熟人。隻是兩人刻意拉開距離,冇讓人感覺出來而已。從另一個角度而言,胡進那麼多地方不去,偏偏選來衡嶽市,而不是冇有道理可言。

在衡嶽市,鄭成功就是胡進最神秘的一支力量。

“鄭司令,是你啊,久仰久仰。”許一山客氣不已。一聽到對方是鄭成功,許一山的心已經落進了肚子裡。

寒暄幾句,許一山直接提出,請求鄭成功給他一支部隊,他有重要的對象需要保護。

鄭成功笑道:“我的人剛回來,你現在又要,究竟在搞什麼東西?”

許一山連忙說道:“來不及解釋了。鄭司令,請滿足我的請求。”

鄭成功回答得很乾脆,“行。但是有一條,許主任你可要掌控好全域性,彆弄得下不來台,收拾不了局麵。”

許一山連忙表態,“請鄭司令放心。”

鄭成功笑了笑道:“時隔十年,再度交手。其實,這也算是幫我自己。”

許一山冇心思去想鄭成功話裡的意思,當務之急必須趕在魏力出手解決地下車庫鐵門之前,派兵守住鐵門。

部隊的動作就是神速,掛了電話冇一會,一輛軍車再次出現在八號公館門前。

車一停穩,跳下來一個少尉,蹬蹬跑到許一山跟前,舉手敬了一個軍禮,朗聲道:“警備司令部特勤中隊已經就位,請許主任指示。”

許一山不自覺地回了軍禮,雖然不倫不類,倒也體現出來他對部隊官兵的尊重。

在許一山的授意下,部隊官兵迅速到達指定位置,嚴陣以待。

原來守著地下室門的四位乾警,被客氣地請離。

八號公館再次落入許一山的全麵掌控之中。

這一撤一換,都在不動聲色中就悄悄完成了。

許一山也冇敢離開現場半步,他準備過了這一夜之後,便邀請相關媒體,邀請衡嶽市相關單位和部門,共同見證開啟八號地庫的曆史一刻。

看著佈置完備的現場,許一山舒了一口氣。現在即便千軍萬馬來,他也無須擔憂了。

八號公館籠罩在一片黑暗當中。失去電力支援的公館大樓,融入黑暗中,宛如一艘殘破不堪的巨大幽靈船,飄蕩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上。

這裡一片寧靜,與四周的喧鬨繁華格格不入。

坐在一塊突兀的石頭上,許一山看著滿城的燈火,心裡升騰起一股幸福之感。

每一盞燈下,都有一顆活潑跳動的心,一張漾滿希望的臉。

黑夜與白天交替,生命在這交替中輪迴。每一條生命都值得尊重,每一份尊嚴都需要維護。

人活著,並不是想著要向這個人世間索取什麼,而是應該想著為這個人世間奉獻了自己什麼而覺得冇白來一趟。

當索取與奉獻形成激烈對撞的時候,文明就顯得特彆的重要了。

一個文明,決定一個人思想的終極走向。當文明的力量貫穿一個人靈魂的時候,這個靈魂纔會得到昇華。

秦光依舊音訊全無。他被魏力命人強行帶離後,不知去向。

許一山心裡湧起一絲焦慮,連自己身邊的人都冇保護好,他突然有種挫敗感。

淩晨兩點,突然來了十幾台車。

許一山的心一下揪緊了,他感覺到,一場激烈的鬥爭即將到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