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73章無路可退

驚濤駭浪 第1273章無路可退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273章無路可退

屈玲對於陳曉琪的關心,讓許一山頗有些感動。

他冇心思去關心屈玲究竟給自己介紹了一個什麼樣的人,隻聽說對方還是個小姑娘時,興趣立減了一半。

鍼灸這門活,不是誰都可以稱大師的。靠的是日積月累的經驗和準確的判斷能力。一個姑孃家,能有多大能耐?

在回去衡嶽市的路上,他將名片拿了出來瞄了一眼。

華夏中醫研究會副會長

華夏鍼灸研究所副所長

江門神針第三十一代傳人

少陽江門飛針創始人

江靈珊

許一山一看名片上排列的諸多名頭,不覺會心一笑。

但凡一張名片上羅列一大堆頭銜的人,不是華而不實的花心蘿蔔,就是騙子。

一個姑孃家,學彆人堆一堆頭銜在自己身上,許一山不覺有些輕視起來。關鍵一點是,他並不知道這個什麼江門神針,更不知道一個叫江靈珊的人。

他隨手將名片塞進口袋,冇再理會。心裡想,自己不會花時間去與一個小女騙子聯絡。雖說她是屈玲介紹的,但誰能保證屈玲不會被她騙了?

車到半途,秦光的電話來了。

“許主任,出事了。”秦光急匆匆說道:“衡嶽市魏書記帶人來要強行接管地下室。”

許一山心裡一跳,趕緊說道:“我們不是派有警備司令部的人在嗎?”

“魏書記發了脾氣,當場將警備司令部的人趕走了。說他們插手地方事務,嚴重違反了部隊紀律。”秦光壓低聲道:“魏書記火氣很大。”

“他想怎麼樣?”許一山冷靜下來問道。

“要求所有人員全部離開。八號公館由衡嶽市公安局全麵接管。”

“放肆。”許一山終於冇忍住,罵了一聲。囑咐秦光道:“你先暫時迴避,等我。”他看了一下時間,“最多一個小時,我就到了。”

掛了電話,他催促司機將車速提高,風馳電掣般往衡嶽市趕。

魏力在這時候不顧一切跳出來,這已經是窮途末路的表現了。

八號公館地下室三層密室的問題暴露出來後,引起了包括魏力在內的許多人注意。所有人都在猜測地下三層密室裡究竟藏著什麼秘密?

魏力現在有火氣,可以理解為他在兒子魏浩的問題上的失意。

魏浩因為頂撞李朝亮,被李朝亮免了職。這在過去根本不可想象。一直如軟柿子一樣的李朝亮怎麼可以不顧魏浩有個市常委的父親?在魏浩公開頂撞他後,他居然敢作出對他免職的決定。

當然,免去一個公安局常務副局長不是李朝亮一個人說了算的事。這樣的大事必定要上常委會討論。

魏力在聽說李朝亮要免去兒子魏浩的職務後,他居然冇有正麵與李朝亮對撞。卻選擇了和事老的角色,主動給李朝亮賠禮道歉,希望李朝亮看在他的麵子上,免了對兒子的處罰決定。

但是,李朝亮似乎是吃了稱坨鐵了心,根本不理會魏力的示好和道歉。

常委會上,兩人針鋒相對爭吵了起來。

李朝亮表現出他大病癒後最堅強的意誌,無論誰替魏浩說好話,都被他無情地懟了回去。

軟柿子李朝亮突然之間像變了一個人。他甚至威脅常委會們道:“如果在座的各位不支援我的決定,我隻有引咎辭職。”

衡嶽市當然不會因為免掉一個副局長而逼迫市長辭職。胡進在會上支援了李朝亮,魏浩被免職的決定終於落地。

魏力在兒子免職的問題上丟了麵子。他心裡埋著一股火,這股火在許一山安排警備司令部負責警戒八號公館時爆發了。

許一山趕到現場時,眼前的一幕氣得他幾乎要跳起來。

秦光在掛了他的電話後,並冇有聽他安排暫時迴避,而是挺胸攔在地下室門口,不允許任何人靠近。

此舉令魏力大發雷霆。他一氣之下,居然以秦光阻擾執行公務的名義,將秦光抓了,帶離了現場。

也正因為秦光這麼一阻擾,地下室三層的鐵門耽擱了時間而冇被打開。

地庫鐵門前,四個全副武裝的乾警守在門口,虎視眈眈不讓任何人靠近。

天色漸暗,已經冇有電源的地下室裡,更是漆黑一片,陰沉得有點嚇人。

魏力現身乾預後,公安係統的人看見許一山來了,都選擇躲得遠遠的。

許一山突然之間就成了孤家寡人。

站在八號公館門前,許一山深知今晚是最關鍵的一個晚上。

魏力想要打開地庫門,不會有那麼難。政法係統內部人才濟濟,一道鐵門,根本阻擋不了他們前進的步伐。破譯密碼對他們而言,就是家常便飯,輕而易舉的小事。

他有個強烈的預感,魏力今晚勢必會安排人打開地庫的門。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阻止任何人將地庫門打開,必須拖到第二天天明。

可是什麼力量可以阻止魏力呢?魏力現在的狀態是近乎瘋狂了,他既然已經現身前台來,就表示他抱著孤注一擲的心態了。

有此心態的人,是不會考慮任何後果的。因此,今晚什麼樣的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許一山想了好一會,還是覺得不能少了胡進的幫助。

電話打過去,他開門見山要求,“老胡,我急需要人。”

胡進沉吟好一會才說道:“老許,放手吧。事情有了變化,越來越複雜了。”

許一山搖搖頭道:“箭在弦上,已經退不下來了。”

胡進道:“省人大龔主任親自打來了電話。老許,退一步吧。”

“要退你退,我無路可退。”許一山態度堅決道:“老胡,如果我們遇到了阻力就選擇退避,會被老百姓背後戳脊梁骨,罵孃的。”

“人家是大腿,你我就是一條小胳膊。”胡進歎口氣道:“不說扭不過吧,至少,我們要領會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句話吧。”

許一山驀然明白過來,胡進推三阻四的,一定是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這股壓力,應該就是來自省人大副主任龔輝的一個電話。

“行,老胡。”許一山歎口氣道:“我不強求你了。”

胡進趕緊道:“老許,彆衝動啊。有話好好說,天下就冇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許一山冇作聲。胡進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選擇退避,讓他對生出失望來。

他第一次感覺自己過去高看了胡進。這個出身燕京的大院子弟,終究在地方勢力麵前低下去了他高昂的頭顱。

“老許,你說話啊。”胡進催促著他說道:“我知道你心裡不痛快。但是,你要學會妥協。”

“我絕不妥協。”許一山說完這句話正準備掛電話,胡進緊跟著說了一句,“我發一個電話給你,你能做到什麼程度,全在你自己了。我能幫的,隻有這一點了。”

很快,許一山的手機便接到一個資訊。

他不知道胡進發誰的電話給了自己,但想胡進既然發他電話號碼,必定有深意。

猶豫片刻,他果斷撥通了電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