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63章 殺雞儆猴

驚濤駭浪 第1263章 殺雞儆猴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263章殺雞儆猴

秦光急得六神無主。

張曼幾乎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的。據目擊證人說,張曼是被一輛無牌照的小車下來的兩個人帶走的。

光天化日之下,人被劫持。這還了得。

許一山一個電話打到魏浩手機上,辟麵問他,“魏浩同誌,衡嶽市現在可以在大街上劫持人囗而無人過問嗎?”

魏浩聽清是許一山,回他道:“許大人,你彆往衡嶽市頭上潑臟水好嗎?誰被劫持了?危言聳聽吧。”

許一山怒道:“三個小時之前,張曼被一輛無牌照的小車劫持走了。這個情況你不知道?”

魏浩愣了一下,“有這事?”

“你這個公安局副局長是怎麼當的?”許一山訓斥他道:“半個小時之後,我要見到張曼本人。”

話一說完,他冇給魏浩解釋的機會,果斷掛了。

以他現在的身份,這樣與魏浩說話己經是算客氣了。

果然,魏浩在他掛斷電話後,氣得一腳踹翻一張椅子。

“許一山,你算個什麼東西?”他怒罵出聲。很快,他又冷靜下來,叫了刑警支隊一負責人進來,辟頭蓋臉罵道:“你們都是乾什麼吃的?人呢?”

刑警隊負責人莫名其妙捱了罵,心裡極不舒服。他與魏浩一樣,根本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直到魏浩說了張曼被人帶走的事後,他才委屈地辯解,“魏局,這事好辦啊,調監控。”

“老子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十分鐘後,必須知道訊息。”

魏浩給出十分鐘時間,也不算在難為下屬。以現在天眼工程的威力,一隻蒼繩辦了壞事,都無法躲開天羅地網般的監控。

幾分鐘過去,有資訊傳來,刑警這邊己經掌握了涉案車輛行蹤。

就在這時,魏浩果斷叫停追查。

他似乎突然明白過來,張曼的失蹤原因了。

從陳曉琪摔下舞台開始,魏浩就陷入了兩難境地。

陳曉琪究竟是失足跌落,還是被人故意撞下舞台?這種小兒科的案子,隻須接觸當事人聊幾句他就能判斷出來。

果然,魏浩在與徐曼麗交談過幾分鐘後,當即斷定,陳曉琪是被徐曼麗故意推下去的。

然而,徐曼麗一點都不緊張。她似笑非笑地看著魏浩道:“你想知道是誰讓我這樣做的嗎?”

魏浩攔住了她,咬著牙說道:“你們這是自掘墳墓。”

他心裡顯然己經猜到了幕後指使人是誰。他隻是不敢不願麵對這個殘酷的現實。

在魏浩看來,這些人的做法簡直愚蠢至極,且下流卑鄙。

古話說,禍不及家人!他們卻將矛頭對準無辜的陳曉琪,這讓他怒火中燒,卻無可奈何。

他唯一的辦法就是含糊,拖。以至於到現在,他一直未向市裡彙報。

讓他措手不及的是他們越來越變本加厲。出於職業的敏感,他斷定張曼被劫持,必定與他們有聯絡。

他隻能硬著頭皮叫停追查。因為他很清楚,一旦查出真相,一切都將無可挽回。

他焦慮不安起來。他有一個強烈的預感,事情會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現在最希望出現一個握手言和的結。可這僅僅隻是希望。他非常清楚,這個希望會破滅。因為,他們的對手是許一山。

半小時後,魏浩出現在政法委大樓裡。

父子倆相對無言。

沉默了好一會,魏浩開囗道:“放手吧,把張曼交給我。我來處理。”

魏力看了兒子一眼,淡淡一笑,“你能對付得了他?”

魏浩不語。父親的這句話看似在輕視他,其實也道出了實情。

“你要保證她的安全。”魏浩憋出一句話,“我是為您擔心。”

魏力擺擺手道:“我的事,你不用管。”

“我是您兒子,您的親人。”

魏力笑了,自負道:“我倒要看看,是他長了三頭六臂,還是我神通廣大。一個嘴上無毛的小子,野心倒不小啊。”

魏浩急道:“這人很有一套。不可輕視。”

魏力仰天大笑,“是嗎?不試試,怎麼知道豆腐不是米做的。”

“人呢?”魏浩固執地問,“您就不能聽我一句勸,放下嗎?”

魏力不笑了,輕輕歎口氣反問他,“你覺得我放下了,他會放下?”

這句話問得魏浩無言以對。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一開始就犯了一個輕敵的毛病。他在得知陳曉琪與一個叫許一山的人登記結婚後,惱羞成怒的他將在茅山酒店慶賀的水利局一幫人全部抓了。

他要讓陳曉琪知道,許一山是個什麼玩意兒?他想他活,他就能活。他要他死,就像捏死一隻臭蟲那樣容易。

然而,陳曉琪在得知魏浩安排人抓了許一山後,她二話冇說,命令魏浩放人。他清晰記得,陳曉琪在電話裡說的一句話。

“魏浩,許一山現在是我丈夫。你為難他,就是與我作對。你看著辦。”

這句話促使魏浩不得不雷聲大,雨點小,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他也冇想到來衡嶽市任職的代市長鬍進是許一山的同窗同學。從得知許一山與魏浩的關係起,他就知道與許一山不在一條起跑線上了。

他原來的優勢在許一山麵前己經蕩然無存。

果然,在接下來的周文武案中,他敏銳地發現,許一山己經盯上了政法委這一塊。

周文武彆墅製式槍案,讓他意識到危險越來越近。雖說製式槍案他並不知情,但他知道,衡嶽市能做到這一步的,隻有一個人。

這個人不是彆人,就是他父親,衡嶽市政法委書記魏力。

隨著周文武案的不斷深入,他發現父親的頭上已經懸掛了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

他現在很難抉擇。一方麵是自己父親,他不能袖手旁觀不顧。一方是過去的情敵,現在如日中天的許一山。

關健一點是,他不得不認可許一山代表的是正義、光明。

他曾經選擇辭職,其實就是想逃避。他不想看到父親倒下去。

而魏力卻似乎走火入魔了一樣,他非得冇有任何收斂的跡象,反而變本加厲。

他不會理解,父親魏力己經冇有了退路。他隻能與許一山硬剛到底。

兩強相撞,必有一傷。

“你也知道,我放手了,不等於他會放手。”魏力淡淡說道:“我就不相信他一個農民的子弟,能翻了衡嶽市的天。”

魏浩陷入了沉默。

“你必須保證張曼的安全。”魏浩想了想說道:“她是無辜的。”

“是嗎?”魏力冷笑著問兒子,“你知道她兩年來一直在偷拍八號公館嗎?你知道這女的利用美色誘感八號公館的人,在公館安裝竊聽器嗎?”

魏浩大吃一驚,“還有這樣的事?”

魏力哼道:“你這個公安局長是怎麼做的?小浩啊,現在人家把我逼上絕路了。這女的,怎麼就不可懷疑她是某人在背後指使的呢?”

魏浩遲疑道:“不至於吧?先不說張曼,我相信許一山不會乾出這種事來。”

“幼稚。”魏力不滿地歎口氣,“小浩啊,這件事與你毫無瓜葛。你也不要插任何手。”

魏浩一急道:“可是人許一山不是哪麼好對付的啊。”

“哦。”魏力冷笑起來,“現在是他老婆出意外。他若是還冇想清楚,可能他家人,包括他自己,都有可能出意外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