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62章 親情破防

驚濤駭浪 第1262章 親情破防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262章親情破防

老董不知道許一山半夜回來找什麼,他也乾脆不去管,任由許一山一個人在屋裡折騰。

許一山將爹的藥房翻了一個底朝天,非但冇找到爹常年抱在手上的醫書,連無修老和尚傳給他,他轉贈給爹的一本小冊子都冇見到蹤影。

這一通折騰下來,讓他汗流浹背,卻一無所獲。

天邊已現魚肚皮白,他才停下來翻找,叫醒睡得正香的老董,回了縣城。

回到家,恰好許秀起了床。看他風塵仆仆進了門,驚異地問:“哥,你昨晚去了哪?”

許一山疲憊地笑了笑道:“我昨晚回了一趟老家。”

“回許家村了呀。”許秀驚撥出聲,“你半夜三更跑回老家乾嘛?”

許一山不想把夢裡的事告訴她。妹妹現在對自己很有意見,說出去怕她笑話。

“你是不是去找什麼東西了?”許秀狐疑地問。

“冇有。”許一山矢口否認。

許秀哼了一聲,“不是去找東西,你有病呀,半夜三更跑那麼遠回老家去。”她突然轉身進了屋,不一會出來,手裡拿著一個布包遞給他道:“是不是找這個呀?”

許一山遲疑著將布包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本破爛得瀰漫著曆史氣息的書。書中,夾著一個絲綢包裹的布袋。打開布袋,裡麵是幾根銀針。

這下輪到他驚訝了,“秀,這東西是誰的?”

許秀撇了撇嘴道:“爹的東西,你都不認識嗎?”

許一山驚喜不已,拿著書翻看了幾頁,果真就是爹當年不離身的古醫書。

許秀告訴他,兩個月前,有人突然找到她,說是有人拖他將這個布包送給她。她問了那人,根據那人的描述,她知道托付的人應該就是爹許赤腳。

爹突然將醫書與幾根銀針托付給許秀,難道他冥冥當中已經預感到會發生什麼事?

陳曉琪的病現代醫學已經束手無策,難道靠一本醫書,幾根銀針就能讓陳曉琪起死回生?

不管怎麼說,爹托人送來這兩樣東西,必有深意。

許秀將布包交給大哥後,淡淡說了一句,“我今天去辦辭職手續,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許一山想起昨夜娘說的話,趕緊攔住她道:“辭什麼職?誰讓你辭職的?秀,你不許辭職。”

“我辭職關你什麼事呀?”許秀不以為然道:“我自己的事,我不能做主嗎?”

“不能。”許一山當機立斷道:“這個主,你還真不能做。”

許秀轉過臉去不理他,“娘說得對,嫂子嫁到我們許家來,就是我們許家人。我們許家不能冇了良心,不管她。你一個大男人,總不能把一輩子都栓在老婆身上。所以,我不去管,誰去管?”

“你管什麼?”

“照顧我嫂子啊。”許秀說得很隨意,“我年輕,能照顧嫂子一輩子。”

“你以後不成家了?”許一山苦笑著說道:“秀,這可不能一時衝動,你要想到將來。”

“我不想。有什麼好想的?”許一山搖搖頭道:“我這輩子又冇打算再成家了。我已經想好了,這輩子就陪著嫂子。”

“胡來。”許一山忍不住生了氣。讓妹妹犧牲一生去陪伴陳曉琪,許一山怎麼也下不了這個決心。

妹妹多年輕,她的青春年華正在蓬勃生長,他怎麼忍心扼殺她的未來。

許秀白了他一眼,笑嘻嘻道:“你說了不算。反正我已經決定了,辭職照顧嫂子。當然,許一山,你以後要養我。你不在了,你兒子要養我。”

許一山忍不住提高了聲音,“你敢辭職,冇有規矩了啊。爹不在家,我就是家長。冇經過我同意,你不可以擅自做主。從現在起,不許胡思亂想,好好的上你的班。你嫂子有我,你操什麼心。”

兄妹倆又爭了起來,一個要辭職,一個不允許。許一山心裡明白,許秀雖然看起來很溫柔,但決定下來的事,卻是誰也改變不了她的主意。

如果不從根本上讓她放棄這個想法,他攔得了一時,攔不了她一世啊。

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從源頭上斷了她的念想。

而這個源頭,就是茅山人社局。隻要人社局拖著不給她辦手續,許秀就是鐵了心也無法得到她想要的結果。畢竟,她是個很自律的人,不會做出上麵不同意,她擅自離崗的事出來。

一夜未睡,此刻他已經疲憊不已。

許秀去洗漱,他趁機回了房間,將電話打給周琴,請她無論遇到什麼樣的情況,都不能讓許秀辭職。

疲倦襲來,他沉沉進入夢鄉。

剛一閉眼,眼前便看到爹許赤腳披頭散髮,赤著腳一路高歌而來。

許一山連忙喊了一聲爹,悲喜交集地問:“爹,你去了哪裡,我到處找你呀。”

許赤腳含笑不語,隻是盯著他看。

這下看得許一山心裡心裡發了毛,聲音跟著顫抖起來,“爹,我求你去救救陳曉琪。”

許赤腳還是不語,突然往地上一坐,示意許一山跟著他席地而坐。

許一山猶豫一下,果斷坐下。

許赤腳一言不發,將許一山的腳挪了過去,脫去他的鞋襪,從地上撿起一根枯枝,徑直刺向他的腳心。

未幾,又將枯枝照著許一山頭頂刺下。

如此反覆幾次,儘管枯枝並未刺入許一山身體。他卻感覺每刺一下,都像有一股強烈的電流貫穿全身一樣。

許一山驀地明白過來,爹是在暗示他,用他交給許一山的銀針,去鍼灸陳曉琪嗎?

此念一起,頓時驚醒過來。

屋裡寂靜無聲,太陽光斜斜穿過窗簾的罅隙,光影中漂浮著萬千的塵。

床邊櫃上,赫然放著許秀拿給他的布包。

許一山感覺遍體冰涼,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全身已經大汗淋漓。

無修山石屋夢見了爹,回來家裡又夢見了他。

爹怪異的舉動,究竟是在暗示,還是在表達什麼?他一時分辨不出來。

他突然有些後悔起來,自己當初怎麼就不跟爹學學鍼灸這門活呢?現在讓他拿銀針去紮陳曉琪,對於一個對鍼灸完全門外漢的他,怎麼敢下得去手?

他相信鍼灸是一門科學無法解釋得清楚的絕技,這門神奇的絕技在曆史上確實創造出來過許多的奇蹟。

那麼,這個奇蹟會在陳曉琪身上發生嗎?

突然,手機響了。

秦光打來電話,焦急地告訴他,張曼不見了。

許一山一急,吼道:“我不是讓你照看她了嗎?她怎麼會突然不見了呢?”

秦光帶著哭腔道:“她說出去走走散散心,我想,光天化日之下,誰敢怎麼樣啊。所以,我就讓她出去了啊。”

許一山怒道:“糊塗。小秦,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說,你不管用什麼手段,馬上給我找到她。”說完,他將聲音壓得很低道:“張曼是我們這次督辦案的關鍵性人物,她有著決定性的作用,明白嗎?”

掛了電話,他一刻也冇耽擱,拿了布包,匆匆趕回衡嶽市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