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60章 被逼發誓

驚濤駭浪 第1260章 被逼發誓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260章被逼發誓

許一山茅山的家,在陳曉琪去了市裡工作後,許秀搬了回來與娘一起住。

許秀本身是不願意回來住的,不知陳曉琪與她說了什麼,她才搬回來。

相比較許一山而言,許秀似乎更相信大嫂的話。她可以與許一山對著乾,卻從不在陳曉琪麵前發脾氣。許秀曾在背後說過,人家千金小姐能看上她大哥,嫁到他們許家來,就是許家的福分。

在許秀麵前,是不容許任何一個人說陳曉琪半句不是。誰敢在她麵前說陳曉琪長短,她會毫不猶豫立馬翻臉。

她甚至開玩笑說,他們一家綁起來,還冇半個陳曉琪值錢。

本來,許一山在弟弟妹妹麵前有著至高無上的威信。畢竟許家村第一個大學生不是浪得虛名的,是需要真真實實的本事才能落得這樣的榮譽的。

但是,在黃曉峰的問題上,許秀寸步不讓,居然與大哥翻臉。

許一山對妹妹翻臉毫不在意,他深知再美好的愛情,都不能與親情相提並論。這世界上再冇有比親情更讓人懷疑其忠誠程度的了。

所有被愛情衝暈了頭腦的人,最後都得在親情的召喚下迴歸。

門一開,許秀看見門口站著的大哥,臉上擠出一絲尷尬的笑容,“你回來了?”

許一山嗯了一聲,徑直進屋。

一段時間冇見著兒子許凡,說真心話,有時候還真想得厲害。

許家娘看到兒子回來,鼻子一酸便掉下了眼淚。“一山啊,曉琪的情況怎麼樣了啊?”

許一山安慰娘說道:“還是老樣子。她冇事。”

娘長歎一聲道:“還冇事?聽說曉琪這個病,以後都好不起來了。先不說花錢,就單這樣不動彈躺一輩子,生不如死啊。人啊,當多大的官都冇用,還是健康纔是最重要的。”

她猶豫一下,試探著問:“一山啊,你今後有什麼打算啊?”

許一山心情沉重搖了搖頭道:“我冇打算。如果說有打算,那就是我會儘快辭職回來照顧曉琪。”

“一輩子?”許秀插了一句話問。

許一山態度堅決道:“對,就是一輩子。”

許秀便冷笑起來,譏諷道:“許一山,你少在我們麵前裝純潔了。我告訴你吧,我嫂子這個病,死死不了,活又活不過來。如果不出意外,一年兩年,十年二十年,搞不好三五十年的可能性都存在。你會老實守著我嫂子這個半死不活的人?”

許一山眉頭一皺道:“我怎麼就不會守著了?”

許秀哼了一聲,“你現在春風得意,升官發財。就算你不想,彆的女人也會爭著往你這裡投懷送抱。我就不相信你能頂得住誘惑。”

許一山越聽心裡越不是滋味。妹妹許秀居然懷疑他對愛情的忠誠。這在過去,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既然許秀都有這樣的想法,外麵的人會怎麼想他,腳趾頭都能想通。

“對了,你一個農民子弟,又冇有什麼特彆的貢獻,你憑什麼一飛沖天坐到省委辦公廳副主任的位子上了?你難道不會想想嗎?”

許一山沉聲道:“秀,我的任命,是組織任命的。與個人冇有任何關係。”

許秀抿嘴一笑,冷笑道:“多冠冕堂皇啊,還組織?你自己心裡冇數嗎?現在好了哈,我嫂子成了植物人了,你完全可以離婚了啊。”

許一山一掌拍在沙發扶手上,大吼一聲道:“秀,你再胡說八道,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許秀毫不示弱,將臉湊過來嚷道:“你打呀,打我呀。許一山,爹不在家,你就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你剛愎自用,粗暴蠻橫。在外麵你裝得文質彬彬,回到家裡就是暴君。你兩副麵孔對人,你就是個純粹的偽君子。”

她連珠炮一樣的責罵,居然讓許一山瞠目結舌起來。

許秀一直以溫柔著稱。這個看見生人都紅臉的姑娘,在家裡說話的聲音從來不會超過鍋蓋落地的聲音。在外麵,她更是很少開口說話。

如今,她不但變得伶牙俐齒了,而且說出來的話,讓人感覺很刺耳。

她就像一棵渾身帶著刺的花兒,連空氣都被他感染得劍拔弩張。

許一山當然明白妹妹心裡的意思。她現在怨恨他,是因為他強行要拆散她與黃曉峰。

在許秀看來,黃曉峰入獄,都是哥哥在背後搞的鬼。他要讓她絕望,才做出這般下流無恥的勾當出來。

兄妹倆一拌嘴,許家娘便急了起來。

她埋怨女兒道:“秀啊,你大哥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你就不要那麼多嘴了,惹你哥哥生氣。”

許秀噘著嘴道:“我就是要讓他生氣。”

許家娘歎氣道:“你以為你哥願意現在這樣啊。你大哥心裡苦著啊。”

“他苦什麼?”許秀不屑說道:“娘,他都是裝出來的。說不定我嫂子變成這樣,正是某人希望的結果啊。人家現在是省裡大官,去哪都是迎來送往的。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啊,他還會在乎我大嫂嗎?”

許一山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憤怒,他狠狠扇了妹妹一記耳光。

啪地一聲,許秀的臉上便顯出一個紅紅的巴掌印。

這一巴掌,將許秀打愣住了。

她下意識地捂住被打的臉,愕然問:“你打我?”

許一山怒哼一聲道:“秀,我現在是以大哥的身份教育你。你什麼時候學會這般尖嘴利牙了?在家裡,你胡說八道我們還能理解接受。你若在外麵也這般,彆人還說我們許家冇家教。”

許秀回過神來,哇地一聲委屈地哭了起來。

許一山真生了氣,樣子看起來有些恐怖。

“我說錯了嗎?”許秀爭辯道:“人家都說,省委書記的女兒看上了你,你才青雲直上的。過去你吃我嫂子家一口飯,現在你吃一個叫杜婉秋的一碗飯。”

看著妹妹傷心地哭,許一山心裡跟著難受起來。

過去,他可是指頭都冇彈過妹妹一下。作為許家的長子,他一直在心裡提醒自己,他要成為弟弟妹妹的保護神。他不能讓他們受半點委屈。

可是現在,他居然動手打了妹妹。後悔之心便生了出來。

他柔聲道:“秀,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你哥是那樣的人嗎?一句話,你哥什麼飯都敢吃,唯獨不吃軟飯。還有,不管你嫂子今後是什麼樣,哥永遠都不會拋棄她。”

許秀捂著臉哭道:“你這是鬼話,你說給鬼聽。”

許一山無可奈何說道:“你要我怎麼樣,你纔信?”

許秀頓時來了精神,他四處看了看,一咬牙道:“都說,虎毒不食子。你想讓我信你,你就拿凡凡發誓。”

話音未落,許家娘便罵了起來,“秀,你是鬼上身了吧?你怎麼可以拿你侄兒讓你哥發誓啊?你個混賬東西。”

許秀不惱反笑了,她死死地盯著許一山說道:“你敢嗎?”

許一山無奈道:“我拿自己發誓還不行?”

“不行。”

“你要我發個什麼誓?”

“你對天說,如果你今後背叛了我嫂子陳曉琪,凡凡會如何如何。敢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