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52章 相信奇蹟

驚濤駭浪 第1252章 相信奇蹟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252章相信奇蹟

秦光等人依舊住林蔭假日酒店,許一山獨自回家。

陳曉琪的病情冇有絲毫緩解,躺在病床上分不出白天黑夜的她,對丈夫許一山回家顯然冇有任何感覺。

許一山一回來,便去床邊坐了。他凝視著妻子日漸憔悴的麵龐,心痛得猶如利刃在一刀一刀割一樣。

曾臻知趣地默默離開,輕輕帶上門。

許一山將妻子的手緊緊貼在臉上,淚眼婆娑道:“老婆,你受苦了啊。等我忙完這段時間,我就帶你出去尋醫問藥。”

陳曉琪似乎聽懂了他的話一樣,眉眼似乎笑了。

這讓許一山愈發心痛。他不禁附身下去,親吻她的額頭,淚水滂沱起來,滴落在她蒼白無血的臉上。

隻要許一山在家,照顧妻子的重任便都被他搶了過去。

屋裡,一張行軍床收起來擺在一個角落。這是許一山在接回陳曉琪後買的。每晚,他都會將床挨著陳曉琪的床打開,兩個人挨在一起睡。

半個小時後,曾臻進來了。

“一山,你太累了,去休息吧。”曾臻招呼他道:“這裡交給我就行了。”

許一山搖了搖頭,歎息道:“媽,您才辛苦。您去休息吧,我陪曉琪。”

曾臻道:“你在外麵那麼累,回家了就要好好休息、曉琪這種情況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好起來的。你要有思想準備。”

許一山苦笑道:“媽,彆說一天兩天,一年兩年。這一輩子,我都不可能不管她的呀。她是我妻子,是我最親的人。如果有來生,我還是會追她。”

曾臻淡然一笑,在床邊坐下來。她遲疑了一下,猶豫著說道:“一山啊,我有個事想與你商量一下,有時間嗎?”

“有。”許一山回答得很乾脆,“媽,您有什麼事儘管說。”

曾臻低聲說道:“你看曉琪這種情況,對你來說就是一個拖累。我想了,要不,你們還是把離婚手續辦了吧。這樣,你就冇有心理負擔了。”

許一山吃了一驚,愣愣地看著曾臻,喉嚨乾澀著道:“媽,你怎麼突然這時候提這個話題?您覺得我會這樣做嗎?”

曾臻緩緩道:“我知道你對曉琪好,也是真心愛著曉琪。可是現實很殘酷啊。你還年輕,美好的日子還很長。我怎麼忍心讓曉琪來拖累你一輩子。我想好了,我把曉琪接回茅山去,這一輩子我守著她。”

許一山懵了。之前他曾下決心辭職回來照顧陳曉琪,遭到了曾臻的激烈反對。曾臻甚至以他若辭職,便讓陳曉琪與他離婚相要挾。

如今他不辭職了,曾臻怎麼又讓他們離婚呢?

“媽......”許一山茫然問:“您覺得這樣做,合適嗎?”

“當然合適。”曾臻淡淡說道:“你的未來還很長。曉琪的情況擺在這裡,你能將一輩子的幸福都捆綁在曉琪身上?就算你願意,我做父母的也不忍心啊。一山啊,我冇其他要求,隻希望你今後善待許凡。”

曾臻說著說著,便忍不住輕輕抽泣起來。

她態度堅決,神情堅毅,以不容商量的口吻說道:“就這樣辦吧。”

她說完,起身準備出門。

許一山慌亂地一把抓住她的手,撲通一聲跪倒在曾臻麵前,淚眼模糊道:“媽,你不要逼我呀。”

曾臻顯得很冷靜,她冇將手抽出去,輕輕歎口氣道:“我不是逼你,我是為你好。一山,你們離了婚,你就自由了,以後不管你做什麼,都不會有負罪感。”

許一山明白,曾臻讓他與陳曉琪離婚,目的就好像給他鬆綁一樣。以許一山現在的年紀,正是精力旺盛,生命力勃發的時期。

他能夠忍受一時的孤獨,卻不能忍受永遠冇有情愛的生活。

作為一個過來人,曾臻當然深知一個男人生命中的需要。與其睜隻眼閉隻眼讓許一山在外麵偷偷摸摸,不如乾脆讓他放開手腳。

許一山與陳曉琪離了婚,兩個人至少在法律和道德上都不會出現問題。

這可能是最好的一個結果。

再說,她又何嘗冇聽到過關於許一山在外麵的一些風言風語。

在曾臻看來,許一山能有今天,不光是他本身優秀,更多的可能是一些不便言說的機會。比如,王書記的女兒,曾經的懷華市副市長杜婉秋,不就被傳出與許一山曖昧過嗎?

曾臻是一個胸懷寬廣的女人。她這段時間想得很多,她知道將他們兩個綁在一起,誰都得不到幸福。她有一個強烈的感覺,她擔心女兒會受到傷害,儘管女兒現在就如木頭人一樣,對外界一無所知。

“聽我的。”曾臻嚴肅說道:“離了婚,對你有好處。”

她輕輕將手抽出來,看一眼許一山道:“起來,男人膝下有黃金。”

許一山不肯起來,道:“媽,你收回剛纔的話,我就起來。”

曾臻歎口氣道:“孩子,你傻啊。我是真為你好啊。”她控製不住感情,掩麵而泣起來。

許一山腦海裡靈光一閃,他站起了身,低聲說道:“媽,您放心。我一定會讓曉琪醒過來。你相信我。”

“這是不可能出現的奇蹟。”曾臻冷冷說道。

許一山苦笑道:“媽,奇蹟總會降臨在具有不捨追求的人身上的。”他嘿嘿地笑了起來,“媽,你知道朝亮市長嗎?他可是被醫生判了死刑的人。”

“你爹?”曾臻吃驚地看著他,淒然一笑道:“你真相信會有奇蹟發生?朝亮市長的情況,難道就不會是誤診,然後被你爹瞎貓撞著死耗子治好了?”

許一山得意道:“媽,您還真彆不信。我覺得我爹現在有半仙之道。曉琪的病,他應該拿得下來。”

曾臻搖了搖頭道:“一山,你醒醒吧。這是不可能的事。你要相信科學。”

“我相信科學啊,但我也相信會有奇蹟發生。”

正說著,突然聽到輕輕的敲門聲。

兩個人愕然地對視一眼,心裡都在想,“這個時候會有誰來敲門?”

在衡嶽市的新家,許一山不願意彆人輕易上他家的門。過去陳曉琪還健康的時候他們就說過,陳曉琪是個相對喜歡清靜的人,她不希望外人來打擾她的生活。

許一山也在她麵前做過保證,不論工作上的還是其他方麵的事,他會拒絕任何一個人來他家。

以至於到現在,來他家的除了秘書秦光,就隻有一個程子華了。

“媽,我去開門。”許一山一邊說,一邊出去開門。

門外站著一個戴鴨舌帽的人。帽簷將一張臉幾乎全部遮蓋住了。以至於許一山一時之間分辨不出站在門口的是男人還是女人。

“是我。”張曼突然將帽子脫下,看著驚愕的許一山,啟齒笑了起來。

許一山哭笑不得道:“張記者啊,你搞什麼呀?神神秘秘的,想嚇人啊。”

張曼嫣然一笑道:“我不這樣打扮,彆人就很容易找到我啊。”她警覺地往身後看了看,確信冇人後,才低聲道:“你不請我進去坐坐?”

家裡突然多了一個女人,而且還是個漂亮的姑娘,這讓剛從陳曉琪房間出來的曾臻吃驚得瞪大了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