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43章 推心置腹

驚濤駭浪 第1243章 推心置腹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243章推心置腹

胡進的目的,是不希望許一山辭職。

許一山已經是省委辦公廳副主任了,這個位子對於普通人而言,已經高不可攀。在胡進看來,許一山能坐上這把椅子,不僅僅的個人能力、魅力,更多可能是運氣。

多少人窮其一生鑽營,大多止步在科級門檻之外。許一山隻花了短短三年不到的時間,就從一基層科員躍升為副廳級乾部。這種升遷的速度幾乎是坐了宇宙飛船。

如果許一山因為陳曉琪的病情而放棄自己的前途,不但得不償失,而且會更讓人瞧不起。

當然,胡進還有另外一個想法。許一山坐在省裡,以他位子的特殊性,能更方便接觸省委領導。至於許一山與省委領導走得近的意義,對他就是不言而喻了。

胡進現在迫切需要趁著現在的熱度往上走一步。衡嶽市的未來,似乎與他冇太多關係。

“老許,你剛纔說,重振衡嶽市工業雄風,這句話說說容易,做起來可能難於登天啊。”胡進感歎道:“要想實現你的夢想,我可能是做不到了,還得看你的。”

許一山嘿嘿一笑道:“我更不行。老胡,你資源廣,基礎紮實。你都做不到,其他人連夢都不要做了。”

衡嶽市作為老牌的工業城市,其深厚的工業基礎與工業成果,在曆史上留下過濃墨重彩的一筆。當年的衡嶽,與北方的瀋陽,形成了一南一北兩個重要工業基地的格局。

如果說北方的工業屬於粗放型的,那麼,衡嶽市的工業就稱得上門類齊全的精細型企業了。

在衡嶽市,有曆史達百年之久,完全擁有知識自主產權的柴油機生產研發基地。有國之重器核工業基地。有應用非常廣泛的冶金行業、軋鋼行業。能獨立生產拖拉機,以及電力行業最具口碑的電線電纜生產。

然而,這一切都在一場史無前例的大風暴中倒下了。席捲全國的企業改製,讓衡嶽市的所有工業在一夜之間土崩瓦解。

當然,並非衡嶽市的工業不抗壓。相反,衡嶽市的工業不但抗壓,而且完全可以在一片哀嚎聲裡殺出一條血路來。

可惜,在巨大的利益麵前,在強大的企業都無法活著看到第二天的太陽。

改製後的衡嶽工業被利益集團迅速瓜分,冇過多久,這座具有輝煌戰績的工業城市便轟然倒下,從此再冇爬起來。

胡進對衡嶽市的曆史焉能不清楚,他也完全瞭解,要想恢複衡嶽市工業城市的江湖地位,不是說句話那麼輕鬆容易的事。

首先,得有強大的經濟基礎作為後盾。這恰恰是衡嶽市目前最缺乏的。其次,必須冒著極大的風險,不怕得罪利益集團,再次改革。

第三,得有強大的心理思想準備,萬一失敗了,要做好被衡嶽市人們撕了的心理準備。

還有一個關鍵的地方,必須有一個無畏無懼的人,來全麵掌控局麵。

總之一句話,隻要動起來,就無退路。隻許成功,不能有任何失敗。

“老許,你也少忽悠我。”胡進苦笑,“我明白你的心思。實話說吧,我也想在衡嶽市剛出來一番大事業啊。”

“想乾你就乾呀。”許一山笑嗬嗬道:“老胡,隻要你搖旗,無須你呐喊,我第一個到你麾下,聽你指揮。”

胡進搖了搖頭道:“錯,這個搖旗的人不是我,而應當是你自己。”

許一山連忙說道:“我肯定不行,威信冇你高,資源冇你寬,能力冇你強。我衝鋒陷陣可以,獨擋一麵不行。”

胡進頷首道:“老許,你是非要逼著我上吊啊?”

“你又錯了,這可是改變一個時期的曆史麵貌的大好機會。這麼說吧,隻要你搖旗,你就會成為衡嶽市人們的恩人。他們太需要你這樣的好領導好乾部來帶路了。”

許一山說著說著動情起來,“老胡,你知道嗎?我小時候,特彆是農忙季節,每當我站在烈日下揮汗如雨乾著農活的時候,我心裡最大的願望是什麼嗎?對,就是做一個不管天晴下雨,還是寒冬酷暑,都能穿著襪子皮鞋的城裡工人。”

“你知道一個城裡人的身份對我們鄉下孩子有多重要嗎?”

“老胡,你永遠都會想不到,城鄉差彆帶給我們心裡巨大的陰影和創傷有多大。”

“可是現在,你知道這些被我們鄉下人曾經做夢都在羨慕的城裡人,過得怎麼樣了嗎?”

許一山長長歎了一口氣,低聲道:“如果你有時間,你可以去下麵微服私訪一下。你去菜市場看看,但凡在菜市場買最便宜的肉類,撿彆人不要的菜幫子的人,他們可曾經都是奮戰在衡嶽市工業戰線上優秀產業工人啊。”

許一山一口氣說下來,說得把自己都感動了,他眼圈泛紅說道:“老胡,不是他們不夠勤勞,也不是他們想混吃等死。他們是冇辦法啊。你有冇有發現,這些年衡嶽市每年流失的人口都在上升?你再仔細看看,你會發現流失的人口,都是有學曆,有專業知識的人才啊。”

他似乎在警告著胡進說道:“如果再不改變衡嶽市的局麵,衡嶽市將再冇辦法留住一個人才。一個城市缺少人才,還能發展嗎?即使有巨大的表麵繁榮,也無法改變可持續發展的現實。”

胡進若有所思的點頭,嚴肅道:“老許,你說的這些,我也深有感觸。我不是怕困難,相反,你是知道我的,我這人最喜歡挑戰了。但是,我也有苦衷,有難言之隱啊。”

許一山聞言,不覺有些失望。他剛纔幾乎是傾心將心裡話全部吐出來了。他以為會激起胡進不服輸的脾氣,會讓胡進衝動起來。冇料到胡進還能保持那麼冷靜,甚至談起了他的苦衷和難言之隱來。

他能有什麼苦衷呢?一個真正從出生嘴裡就含著金鑰匙的人,冇有什麼能難得住他的。胡進背後的力量,至少在中部省無人能夠撼動。

他真正需要的是經曆和履曆,並非實實在在的政績。

胡進還算是一個負責任的男人,他已經給衡嶽市帶來了開創性的雲軌項目。他確實冇有太多的時間與精力花在改變衡嶽市核心內容上。

他現在要一步一步往上走,直到走到屬於他的角色纔會止步。

兩個人都沉默了。

許一山冇問他有何苦衷和難言之隱,胡進也冇再將話題往下聊下去了。

現在的意思已經很明白,胡進急於離開衡嶽市,他需要許一山在背後推他一把。許一山心裡又不願意胡進就此離開。因為他不確定未來接手他的人,會帶給衡嶽市一個什麼樣的結局。

至少,重振衡嶽工業雄風的計劃,已經在胡進心裡生根發芽了。隻要留下他,這個計劃就將有可能實現。

“老胡,你實在要走,我也希望你在臨走之前,為衡嶽市辦一件大事再走。”

“什麼大事,你說。”

“希望你能出台一個綱領性的檔案。檔案的主要內容就是留住人才。你有冇有感覺,每流走一個人才,就等於是衡嶽市流走了一筆白花花的銀子啊。”

胡進表情凝重地點了點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