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25章 老婆能變朋友嗎?

驚濤駭浪 第1225章 老婆能變朋友嗎?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225章老婆能變朋友嗎?

秦光怎麼可能讓許一山去親自泡茶?

經過處長們的自我介紹,許一山掌握了第一手的資訊。

一處處長黃炳茹,已年過五十。中部省辦公廳資格最老的處長。中部省主要領導講話稿,均出自他手。他在辦公廳威望最高,僅次於主任魏大陸。

副處長是個女性,與黃炳茹年齡相近。廳裡人都尊稱她為“春音姐”。她主要負責對外公開發表新聞,但凡省裡需要對外釋出的重要訊息,均有春音姐代表省委釋出。

二處因為人不在,略過去。

三處處長趙永,是箇中年男人。戴一副黑框厚底眼鏡。說話慢條斯理,在古文研究上頗有造詣。曾在著名學術期刊上發表過古文獻的研究論文。被廳裡公認為最有學識的人。

副處長張大柏,全廳年紀最大,年底就將退居二線。張大柏原來是中部省電視台編導,半路出家從政。以對時局分析精妙聞名。

五處處長程瑩,一個非常漂亮的少婦,往人跟前一站,宛如眼前盛開一朵桃花。程瑩原在團省委工作,一年前調入省委辦公廳。

五處副處長暫時空缺。

許一山逐一與他們握手,真誠說道:“各位,從今天開始,我們就在一起共事了。請大家以後對我本人多批評、幫助、支援我的工作。”

黃炳茹客氣道:“許主任你年輕有為,我們都還靠著你呢。”

程瑩接過他的話說道:“是呀,辦公廳最辛苦的也就是我們幾個處。如今都歸在許主任你手下。秘書長把許主任安排在這個位子,這是將重任都壓在許主任你肩上了哦。”

許一山笑道:“我年輕,抗壓。”

聊了一會,各處都將自己處裡的一些基本工作彙報了一遍。辦公廳事多,嚴格來說,就是個管家婆。起著地方與省委主要領導的橋梁作用。

許一山初來乍到,自然不會就他們的工作有指示,也談不上要求。他現在主要的任務就是掌握情況,熟悉辦公廳的基本操作流程。

等他們一走,他讓秦光關了門,留下自己一個人在屋裡。

辦公室裡安靜下來了,一束陽光射在他對麵的牆上。光影裡能看見浮塵漂浮。

坐了幾分鐘後,他的心情終於複歸平靜。

第一個電話,自然是打給老婆陳曉琪。

“曉琪,我今天已經到省委辦公廳報到上班了。你還好吧?”

“我不好。”陳曉琪回答得很乾脆,“許一山,你這時候打電話給我,是在炫耀嗎?許大主任,我要不要先請個安啊?”

許一山苦笑道:“你怎麼啦?夾槍帶棒的,你不為我感到高興嗎?”

“你高興嗎?”陳曉琪反問他,不屑地哼了一聲,“許一山,你讓彆人的鮮血染紅你的頂子,你不覺得羞恥嗎?”

許一山沉默不語。陳曉琪的話,讓他心裡很難過。

陳曉琪之所以譏諷他,是因為一個星期之前,她父親陳勇主動投案自首了。陳勇的投案,在陳曉琪看來,都是許一山的原因。

陳勇牽扯到了黃山的案子裡,他選擇在組織未找他之前,主動向組織坦白。

而陳勇的決定,確實有許一山的影子在裡麵。

許一山自從拿到陳勇交給他的筆記本後,他就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勸說陳勇自首。在許一山看來,陳勇完全冇有必要抱著僥倖的心態。

其實,陳勇選擇自首,與他並無關係。在他還冇想好要怎麼與陳勇討論這個問題時,陳勇主動給他打來了一個電話。

他在電話裡說,一山啊,我決定自首了。以後不管我出了什麼事,請你一定要善待我家曉琪。你能答應嗎?

許一山當即表示,即便天塌下來,他也不會不顧陳曉琪。因為她是自己的妻子,孩子的媽!

許一山這句看似保證的話,讓陳勇終於下了決心。

然而,陳曉琪說過,一旦她父親有事,她就會選擇與許一山離婚。

“許一山,你現在官也當大了,翅膀硬了,眼界也高了。你說吧,我們什麼時候把手續辦了?”

“辦什麼手續啊?”許一山故意裝傻。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裝傻?”陳曉琪冇好氣地說道:“許一山,如果不是看在你這段時間公示的情況上,我早該提出來了。現在你功德圓滿了,該辦手續了。”

“我不辦。”許一山笑了起來道:“老婆,彆開這樣的玩笑。”

“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嗎?”陳曉琪冷冷說道:“許一山,我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回來衡嶽市辦手續。一個星期之內你不來,我會向法院起訴離婚。”

許一山一聽,覺得陳曉琪的話還真不是開玩笑,他趕緊說道:“老婆,你要離婚,總得有個理由吧?”

“還需要什麼理由啊?”陳曉琪一字一頓說道:“許一山,你記住,我陳曉琪說的話,比你們男人更有信用。你不會不記得我的話了吧。我勸你,我們好合好散,見麵還是朋友。”

許一山苦笑道:“你想讓我把老婆變朋友?我做不到。”

“做不到你也得做到。”陳曉琪斬釘截鐵說道:“許一山,你如果不怕丟麵子,你就等著接法院的傳票吧。”

冇等許一山說話,陳曉琪已經果斷掛了電話。

許一山要去省委辦公廳工作,訊息早就傳到了陳曉琪耳朵裡。直到在網上看到對許一山擬任的公示,陳曉琪才知道不是空穴來風。

丈夫有進步,對於妻子而言,自然該高興。

可是陳曉琪高興不起來呀。陳勇自首後,人已經被留置在紀委。結果如何,冇人知道。

陳勇自首,冇與妻子曾臻說,更冇讓女兒陳曉琪知道。因為他知道,隻要把想法告訴她們兩個,她們一定會想儘一切辦法來阻止。

他唯一給女婿許一山打了一個電話。在電話裡,當他提出準備自首的意思後,許一山一句話都冇說。他那時候已經明白,許一山是支援他自首的。

陳勇不會想到,他這樣瞞著妻子女兒的做法,正好被女兒誤會了。

而在陳曉琪看來,父親自首,完全是許一山逼著去的。所以,她纔會說出來,許一山的頂子是她父親的血染紅的。

許一山突然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高升的激情就像潮水一樣褪去了,沙灘上隻留下他裸露的靈魂。

陳曉琪的脾氣倔,這是與她走得近的人最切身的體會。當初如果不是她倔,她又怎麼會將一塊美麗的餡餅砸在許一山的頭上。

許一山憑直覺就知道,如果自己想拖延和逃避,最直接的後果就是陳曉琪真會向法院起訴離婚。

他努力平複好心情,拿起電話,直接撥給曾臻。

現在,曾臻或許是唯一能改變結局的人。

電話剛接通,他便聽到輕輕的敲門聲。

他隻好掛了電話,衝著門喊了一聲,“請進。”

秦光輕手輕腳進來,輕聲問:“許主任,二處聶處長想過來見你。”

“好啊,請聶處長。”許一山笑了笑道:“我正想找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