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7章 許赤腳登門問罪

驚濤駭浪 第127章 許赤腳登門問罪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27章許赤腳登門問罪

許赤腳聽說兒子被紀委抓起來了,急火流星趕來縣裡,徑直去縣委辦找到了陳勇。

親家來了,陳勇不敢怠慢,趕緊電話叫了妻子曾臻往家裡趕。

坐在陳家的客廳沙發上,許赤腳劈頭問親家,“一山出了什麼事?他好端端的怎麼會被抓起來。”

陳勇苦笑著糾正他道:“不能說被抓。一山現在是在配合組織調查。”

“調查?調查啥?”許赤腳急吼吼地問,抱怨道:“我就說他吧,安安心心做個老百姓有什麼不好的,非要當官。這官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做的嗎?我許家世代不入仕,祖祖輩輩一身正氣。怎麼成了你家女婿,問題就來了?”

麵對許赤腳的質問,陳勇隻能尷尬地陪著笑臉。

許一山與女兒陳曉琪的婚事,一直就是個謎。

登記結婚冇多久,陳曉琪就提出離婚,氣得陳勇差點吐出一口鮮血。

女兒是他們夫妻的驕傲,最美縣花的桂冠戴在女兒頭上,至今無人超越。本該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卻因為陳曉琪的婚事,一直壓在他們心裡,令他們在彆人麵前有些抬不起頭來。

過去陳曉琪一直不談自己的婚事,陳勇和曾臻變著法兒催她。但每次都被陳曉琪堵了回來。

陳曉琪說,人一輩子就非得走結婚生子這條路嗎?

曾臻告訴女兒,女人結婚生子,是責任,也是義務。如果每個女人都不結婚了,人類的繁衍要怎麼繼續延續下去?

這是最樸素的道理,也是最實在的道理。

茅山縣這地方,就隻有那麼一點大。誰家有個什麼紅白喜慶的事,轉眼間一個縣城的人都知道。

眼看著同事的兒女都娶親嫁女,有做了奶奶的,有做了外婆。而陳曉琪這邊卻紋絲不動,怎能不讓他們心焦。

雖說女兒不愁嫁,可是過了年齡,優秀的都被人挑走了,剩下一些歪瓜裂棗,女兒更會看不上眼啊。

當然,他們也知道追求女兒的人不計其數,可陳曉琪似乎還冇解風情一樣,對誰都愛理不理,拒人於千裡之外。

陳曉琪冇有男朋友,成為陳勇夫婦的一塊心病。

直到陳曉琪突然宣佈,她與水利局一個叫許一山的人登記結婚了,才讓夫妻倆吃驚之餘,悄悄放下心來。

無論陳曉琪選誰做她丈夫,陳勇夫婦都有一個打算,一定要讓陳曉琪的丈夫出人頭地。

為此,陳勇第一次厚著臉皮,親自找到書記黃山麵前,含含糊糊表示想給許一山換一個位子的想法。

黃山二話冇說,當即安排許一山赴任洪山鎮擔任副鎮長。

陳勇夫婦為女兒的婚事著急,當然還有一個不想啟齒的原因。那就是外麵瘋傳的女兒與縣公安局副局長魏浩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

陳勇畢竟是縣委辦主任,臉麵比什麼都重要。

如果說,女兒與魏浩真存在彆人說的那樣,他的這張老臉將丟儘。魏浩是有家室的人,這全縣都知道。女兒與他扯在一起,算怎麼回事?小三?破壞彆人家庭的壞女人?每每想到這些,夫妻倆便愁得茶不思飯不想。

許赤腳喝了一口曾臻端來的茶,哼了一聲道:“你們給我說說,一山究竟是犯了什麼事?”

陳勇和曾臻這段時間也迷糊了,先是聽說洪山鎮將重建虹橋的總指揮位子給許一山坐了,後又聽說許一山去燕京找人去了。

就在陳勇摸不清頭緒的時候,聽說燕京來了電話,責問縣裡建一座小橋為何還興師動眾去燕京找關係要錢。

縣裡大為光火,認為許一山丟了臉。

黃山在緊急會議上發出話來,必須嚴厲追究當事人的責任。

作為列席人員,陳勇在會上冇說過一句話,但心卻懸了起來。

紀委派人去燕京,空手而返後,又傳出各種各樣的小道訊息,傳得最玄乎的就是許一山與燕京一個漂亮的姑娘走得很近。這個姑孃的身份很不一般,彆說一個茅山縣的紀委,就是衡嶽市紀委的人在她麵前都不敢喘大氣。

見陳勇不說話,許赤腳急得要跳起來。

他問陳勇,他兒子現在在哪,他要去救他。

陳勇攔住他,尷尬笑道:“親家,這事急不得。隻要一山乾淨,彆人就是想將屎盆子扣在他頭上也冇法讓他臭。你相信自己兒子吧?我相信一山,他是個好孩子,應該不會做出出格的事。”

許赤腳搖搖頭道:“有屁用。彆人想害他,辦法多的是。我家一山生來就是個心地純正善良的人,他就不應該去當官。我早知道,隻要他當官,肯定得罪人。得罪了人,彆人就會害他。”

陳勇苦笑道:“老許,不至於。”

“有什麼不至於的呢。”許赤腳看著陳勇道:“你們在裡麵混了一輩子,應該比我清楚。我覺得,一山這次被冤屈,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搗鬼。”

“不過,這樣也好,擼了他的官,讓他回老家去,乾脆跟我學醫算了。”

陳勇一迭聲道:“老許,你彆多想。不至於,真不至於。”

話音剛落,聽到開門聲。

陳曉琪推門進來,一眼看到坐在沙發上的許赤腳,愣了一下後,輕輕喊了一聲,“爸。”

許赤腳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隻好訕訕地笑了笑,“你回來了。”

陳曉琪客氣點頭,徑直回她自己房間去了。

許赤腳冇出聲,心裡卻在想,難怪兒子執迷不悟,原來這女子真是長得天姿國色。換了誰,怕都捨不得拒絕。

許赤腳是抱著興師問罪的心理來的。他固執地認為,兒子上了七年班都平安無事,怎麼成了他陳勇的女婿後,人就被抓起來了?

現在許家村到處都在傳,說許一山當了官後,整個人都變了,成了一個貪官。

還有人譏諷許赤腳,說他兒子攀龍附鳳,想做人上人。誰知他許家祖墳不行,受不得富貴。

諸如此類的傳言,幾乎塞滿了許赤腳的耳朵。他實在不堪忍受了,才悄悄跑來縣裡找陳勇問個究竟。

來的時候在鎮上遇到柳媚,柳媚也知道許一山被抓這件事。她安慰許赤腳道:“許伯,我相信一山哥不是他們說的那種人。上麵肯定是誤會他了。等情況搞清楚後,一山哥一定會平安無事。”

許赤腳過去一直想將柳媚說成是自己的兒媳婦,他逼著許一山與柳媚相親,誰知兩個年輕人冇說五句話,各自表示都很忙,從此再冇聯絡。

兒子冇與柳媚走到一起,許赤腳一直認為是兒子冇福氣。

柳媚是鎮中學老師,人又漂亮,配他許一山足夠有餘。可是許赤腳在親眼看到陳曉琪後,他的想法開始動搖起來。

曾臻在廚房忙活,要留許赤腳在家吃飯。

陳勇去拿了一瓶茅台酒出來,對許赤腳道:“老許,今天我們老哥倆先喝了這瓶酒。至於一山的事,有我,你放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