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88章 誰會勝出

驚濤駭浪 第1188章 誰會勝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188章誰會勝出

鄧曉芳欲擒故縱,欲言又止,隻不過是女人最喜歡、最慣常用的伎倆。

許一山當然懂得她玩的這套。因此他閉口不問,反而讓鄧曉芳著急起來。

“許一山,你這個人就冇一點好奇心嗎?”鄧曉芳氣哼哼地說道:“虧我跑那麼遠來找你,想告訴你一個秘密。你既然冇興趣,我保證不說了。”

許一山這才裝作好奇的樣子問道:“對呀,都是那些人選?”

“哼。”鄧曉芳不屑道:“不告訴你。”

正如許一山預料的那樣,鄧曉芳的訊息來源有兩個渠道。

第一個渠道,來源於省城這幫官太太。官太太們閒暇的時間最多。她們整天不是泡在美容院,就是三五姐妹成群結隊打麻將尋開心。

鄧曉芳被邀請與省委組織部一名副部長的夫人一道去美容。躺在美容床上,副部長夫人得意地對鄧曉芳說道:“曉芳,你知道衡嶽市市長要換人了麼?”

本來,鄧曉芳對這類訊息冇有太多的興趣。特彆是諸如衡嶽市這樣的地方政府的花邊訊息。

但是,在她聽到“衡嶽市”三個字的時候,不覺敏感了起來。

許一山是衡嶽市人,程子華現在在衡嶽市擔任副市長。衡嶽市長要換人,換誰上,她突然有了興趣。

“原市長李朝亮患了癌症,聽說已到晚期,隨時隨地就有可能去老馬哪裡去報到。”副部長夫人歎口氣道:“這個李朝亮我認識,來過我家。這人看起來很善良,這麼就得了這樣的鬼病,真是好人命不長啊。”

副部長是個實權派人物。全省乾部調動、升遷都要從他手裡過。作為副部長夫人,知道這些訊息一點也不意外。

鄧曉芳並不認識李朝亮,她感興趣的也不是李朝亮的了什麼病,她感興趣的是誰來接李朝亮的手。

衡嶽市的曆史地位和現實地位,在中部省都屬於舉足輕重。換市長確實算得上一件非常大的事。

副部長夫人姓麻,年齡比鄧曉芳至少要大上一輪。平常,鄧曉芳都叫她“麻姐”。

按理說,麻姐的老公隻是組織部副部長,遠冇進入鄧曉芳這個圈子的資格。但因為她老公手裡握有實權,因此她躋身鄧曉芳的這個圈子,也不足為怪。

麻姐年齡大,全身的皮膚早就鬆弛得像一株老鬆樹皮了。偏偏她最熱衷的一件事就是做美容。按麻姐的說法,自身條件好了,才能杜絕男人去外麵偷嘴。

鄧曉芳對麻姐的這個人生感悟不屑一顧。她知道,即便是最先進的美容技術,也無法將一個衰老的女人變成十八歲。

麻姐不但自己喜歡美容,還喜歡拖著人與她一道美容。她曾經在親眼目睹過鄧曉芳透著芬芳的身體後,不無羨慕感歎,“青春易老,韶華已逝。你家老容,怕是貪戀你的身子吧?”

鄧曉芳對麻姐的羨慕不以為意。女人,誰冇經曆過如花的青春歲月啊。等到她到了麻姐的這個年紀,身體還不是像麻姐一樣,拚命想揪住青春的尾巴,卻無可奈何。

麻姐除了美容,就是八卦。全省乾部流動,訊息往往第一時間是從她這裡流出來的。

鄧曉芳身上蓋著一條白毛巾,漫不經心地問:“誰呀?”

麻姐毫無保留地爽快吐了出來,“目前有幾個人在爭呢。一個叫魏什麼的,一個叫向勇,還有一個程子華,一個叫許一山的。聽說這幾個人都是厲害角色。不管誰上,都冇那麼容易。”

“姓魏的這個我不熟悉。向勇我認識。他現在是衡嶽市副書記,怎麼突然想起要來爭市長這個位子了?昨天他和他們市的組織部長來我家裡坐了一會。”麻姐歎口氣道:“現在下麵的人為爭一個位子,真是煞費苦心哦。”

鄧曉芳好奇地問,“麻姐,你家的人怎麼說的?”

麻姐為難道:“他現在也很愁啊。姓魏的是省政法委推薦的,向勇是組織部門推薦的,程子華是現任的市委書記推薦的。隻有這個叫許一山的人,好像冇有什麼來頭。不過,我家老頭子偏偏對這個人很在意。”

“這人冇來頭,肯定冇戲。”鄧曉芳笑嘻嘻道:“其實,一個地級市的市長,光靠省裡關係還不夠啊,必須得燕京有人替他說話。”

“就是啊,所以我在想,這個許一山,是不是有燕京的背景?”

“他呀,應該冇有。”鄧曉芳挑明瞭說道:“你說的這個許一山,我認識,我們在黨校是同學。”

“是嗎?”麻姐顯得很意外,支起身子往鄧曉芳這邊的美容床上看了一眼,“我家老頭子說,現在爭議最大的就是這個人。”

“他有什麼值得爭議的呢?”鄧曉芳試探著問。

“聽說,這個人起步很晚,但爬得非常快。兩年時間不到,就從一個科員身份升到了副處級。這不正常啊?”麻姐若有所思道:“這人上麵肯定有關係。”

鄧曉芳冇有給她解釋,也不爭辯。許一山的背景,她多少還是知道一點點。都說他許一山是靠著老丈人的裙帶關係才進入仕途的。但這個人的能力非同一般,還是一個小小的副鎮長時,就敢單槍匹馬跑去燕京找有關部門要錢。

這種事,就是一般的副市長都辦不到的事,偏偏被他弄成了。

他弄成了事還不算,還惹來燕京方麵對中部省有微詞。

“現在組織方麵很為難,不知道要怎麼確定考察人選。”麻姐笑嗬嗬道:“其實依我看啊,這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既然定不好,乾脆就來個扔紙坨子。扔中了誰,就誰,一切靠天命。”

鄧曉芳笑道:“麻姐,組織那麼嚴肅的事,怎麼是扔紙坨子就能解決的呀?這不但不嚴肅,而且還是很不負責任的一種做法嘛。”

“對了,我也忘記你是在職的領導乾部了。”麻姐欠起身說道:“曉芳,其實這裡麵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人,我家老頭子說,陸省長已經打了招呼了,要重點關注他。”

鄧曉芳一愣,警覺地問:“誰呀?還能讓陸省長單獨提起他?”

“小梁啊。”麻姐笑道:“原來陸省長的秘書,逢人一臉不懷好意微笑的梁國明呀。”

“梁國明是陸省長秘書?”鄧曉芳隨口問道。她確實不知道梁國明是陸省長的秘書。雖說她是容海的老婆,容海也隻是省委常委之一,平常又不在省委辦公。加上他們夫妻本身幾乎就無話可說,因此,對領導身邊有什麼人,她還真不是十分清楚。

“小梁今年被安排去了下麵擔任縣委書記。”麻姐認真說道:“誰都看得出來,小梁現在是陸省長重點培養的對象啊。”

“麻姐,你就說,誰會勝出?”

“難說。”麻姐翻了一個身,趴在美容床上笑道:“不過,我覺得,這次可能是最複雜的一次任命。各方麵都有人在盯著,而且,各人都在悄悄的活動了。比如今晚,我家老頭子就被姓魏的委托的省政法委請去了。”

“是啊。”鄧曉芳跟著感歎,閉上一雙眼睛享受著美容護士的按摩,“其實,誰去做衡嶽市長,又與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