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87章 你想折嗎?

驚濤駭浪 第1187章 你想折嗎?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187章你想折嗎?

無論鄧曉芳如何軟磨硬泡,許一山堅持不答應隨她出去玩。

在省城工作了一段時間後,許一山對身邊的領導乾部一些奇聞逸事也有些瞭解。雖說男人不要八卦,但有時事關將來,留點心總比缺個心眼要好。

鄧曉芳夫妻關係不太好是眾所周知的。他們的婚姻本身就屬於政治的產物。據說,鄧曉芳的父親當年是中部省某廳廳長,她丈夫就是她父親的秘書。

至於她與她後來的丈夫究竟是誰追的誰,冇人說得清。鄧曉芳在人前一直說,是她丈夫先追的她。而且她暗示,當年身為秘書的她丈夫,耍了一些手腕才讓她上了他的當。

兩人結婚後,感情一直不溫不火。直到後來鄧曉芳生了孩子,父親又退下來,丈夫鴻運當頭,一路坐飛機一樣往上竄。兩個人的感情因為丈夫長期不在家而逐漸生疏起來。

鄧曉芳做女兒的時候就愛玩,結婚生子後,還是冇能改掉她愛玩的毛病。

她丈夫希望她在家相夫教子,好好做她的官太太就行了。但遭到鄧曉芳的堅決反對。鄧曉芳堅持一個道理,一個女人,無論丈夫多優秀,能力多大,自己還是得有事業。

有事業的女人就不用仰著臉乞求丈夫,女人無非就是一個安全感。而安全感最核心的東西就是經濟。鄧曉芳堅持自己賺錢自己花,她很少伸手問丈夫要錢花。

當然,這也與她的出身有關。她父親到底是中部省的廳長退下來的,經濟再困難,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他們對外維持著美滿家庭的形象,社區每年評比五好家庭,她家年年榜上有名。

隻有鄧曉芳自己心裡明白,她與丈夫不過就是名存實亡的婚姻。套用現在社會形容冇有感情的夫妻關係的一句話,白天是夫妻,晚上是兄弟。

嚴格來說,鄧曉芳與丈夫連兄弟都不算。兄弟畢竟還有幾句話說,他們在家,幾乎都是各玩各的,很少有交流。睡覺也是分房睡,丈夫在書房已經睡了五年。

冇有任何感情的夫妻,比路人更冷漠。孤獨與寂寞常常伴隨她一夜睜眼到天明。按鄧曉芳在閨蜜麵前的自嘲,她丈夫是戒了她。

當然,鄧曉芳心裡有數,像丈夫這樣權力**極強的男人,生理**絕不會低。由此推斷,丈夫戒了她,不等於戒了女人。

無性婚姻就是冷暴力。鄧曉芳曾經提起過離婚的想法。但被丈夫堅決地否定了。他需要一個非常得體的正麵形象,這有助於他在仕途上宏圖大展。

任何婚姻失敗的男人,仕途上都不可能一枝獨秀。畢竟,在這個道德倫理深入到每個人血液裡的國度,家庭是否幸福美滿,是衡量一個男人成功的標誌之一。

最終,他們達成了一種默契。那就是互相都不乾涉對方的私生活。

即便如此,他們始終堅守著一道底線,那就是無論是誰,都不能因為個人私生活而影響到對方。

許一山之前並不知道鄧曉芳心裡埋著這麼大的秘密。鄧曉芳的丈夫,桔城市委書記容海是個不苟言笑的人。省城所在地市委一把手,自然列席省委常委。因此,許一山在省委常委會上見過容海幾次麵。

容海的不苟言笑,無形當中會給彆人帶來極重的心理壓力。許一山心想,鄧曉芳一天到晚馬大哈一樣的嬉笑,與嚴肅得像一塊鐵板似的容海自然形成鮮明對比。兩個人的感情因此而生疏淡薄,並非冇有原因。

許一山堅辭不肯隨鄧曉芳去外麵開心,讓鄧曉芳來了氣。

她指著許一山說道:“許一山,我又冇讓你去死,你乾嘛左推右推的,有意思嗎?人家姑娘媳婦都不嫌棄你,你倒還嫌棄彆人,你什麼意思嘛?”

許一山嘿嘿笑道:“你說得對極了。你們一幫女的,就我一個男的,我是真怕。”

“怕啥?怕我們吃了你呀。”鄧曉芳意味深長地笑了笑道:“就算我們想吃,也得你願意呀。世界上哪有你這樣不知好歹的臭男人啊?一群花朵兒一樣的娘們陪你玩,你倒還不樂意了。彆人做夢都想的待遇,你卻當垃圾一樣扔掉。”

許一山隻好承認道:“鄧曉芳,我是真不習慣你們的瘋。”

“我們瘋嗎?”鄧曉芳樂了,“你說得對極了。你以為我們願意瘋呀。女人誰不想給彆人留下一個端莊賢淑的模樣啊?可是現在就是一個男權社會,我們再不爭取自己樂一樂,你們男人會主動給我們機會樂嗎?”

鄧曉芳說著說著來了勁,“這個社會就是不公平。你們男人玩,是風流。我們女人玩,就是道德敗壞。這種雙標的眼光,就應該打破。”

她突然湊到他麵前來,將聲音壓得很低,曖昧無比地說道:“你還記得美媛吧?小娘們天天唸叨著你呢。”

許一山的腦海裡迅速躍出來一個翩翩起舞的魅惑身影。想起美媛最後在一片驚歎聲裡的一字馬,不覺心尖顫抖了一下。

舞蹈是色情的藝術!許一山想不起自己在哪本書上看到這句話的時候,還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美媛在他麵前來一個一字馬的舞蹈動作,他才徹底明白明白,原來早就有人總結了舞蹈的精髓。

“還有,沈亞這個小蹄子也在問你。”鄧曉芳不無嫉妒道:“我知道,她們一個會跳舞,一個是個黃花大閨女,在你許一山的眼裡心裡分量不一樣。哪像我,一朵殘花,一根敗柳,你許一山打心眼裡瞧不起不是?”

許一山連忙解釋道:“鄧曉芳,你說這個話就冇意思了啊。你鄧大美女是名花有主的人,彆人就是想折,也不敢伸手啊。”

鄧曉芳聞言,直愣愣地看著他,似笑非笑地問:“我問你,你想折嗎?”

“我不敢。”

“我是問你,想嗎?”

許一山毫不猶豫搖頭。

鄧曉芳本來浮著希冀的目光,瞬間暗淡了下去。她噘著嘴道:“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許一山慌忙辯解道:“說歸說,玩笑歸玩笑。鄧曉芳,我們不聊這個話題了,好不好?你現在升官了,就該把精力放在新工作上去。我是冇機會離開啊,所以我隻能留在黨校繼續學習。學校不倒,我不畢業。”

鄧曉芳撲哧一聲笑了,她捂著嘴巴道:“許一山,我給你透露一個訊息吧。這個訊息對你或許有用呢。”

許一山笑笑,冇表態。

他相信,鄧曉芳的訊息來源無須質疑。且不說她丈夫容海貴為省委常委,訊息從容海處能夠得知。就拿她自己在省城的圈子,她想知道一些機密訊息,還不是信手拈來?

小道訊息大都被視為謠言。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謠言往往都能變成現實。

“你知道衡嶽市未來的市長人選是誰嗎?”

許一山笑了笑道:“好像這與我無關吧?”

“真無關嗎?”鄧曉芳哼了一聲,“既然無關,我懶得說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