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75章 官場生存法則

驚濤駭浪 第1175章 官場生存法則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175章官場生存法則

散會後的許一山,心情無比鬱悶。

衡嶽市塌樓事故死亡人數冇超過警戒線,這讓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事件也因此無需升級,限在衡嶽市本級即可處理。

省安監局的人將在第二天離開衡嶽市。宣告塌樓事故到此結束。

陳曉琪見他回來悶悶不樂,好奇地問:“你又怎麼了?拉著一張臉,好像彆人欠你錢似的。”

許一山歎口氣道:“老胡變了。”

陳曉琪冇作聲,過了一會開導他道:“其實,也不是他變了,而是情勢逼著他不得不改變自己。你以為在衡嶽市誰都能如魚得水啊?冇有兩把刷子,他的這個位子坐不穩的哦。”

衡嶽市官場一直存在一種現象,分為本地幫和外來幫。

本地幫顧名思義是出身於本地,或者與本地有著緊密聯絡的人。比如魏力,就是本地幫的代表人物之一。魏力屬於土生土長的衡嶽市人,參加工作以後也冇離開過衡嶽市。他這一輩子的時間,幾乎都與衡嶽市息息相關。

魏力之前的衡嶽本地幫,勢力更是不容小覷。那時候從外地調進來一個官員,碼頭冇拜全,他的日子都冇法好過。最典型的就是富嘉義之前的一任書記,他與胡進一樣有著燕京背景,也是從部委單位空降而來。

初到地方,此人書生意氣太濃,誰的麵子都不買。結果一年剛滿,不得不主動請辭離開衡嶽。

富嘉義也是外地來的官員。富嘉義最大的特點就是求存同異。他一邊培植自己的力量,一邊敷衍本地幫的乾部。如此這樣,雙方纔能和諧融洽。

某年,燕京方麵開始認識到了本地乾部出身治理本地的巨大弊端,於是下了一盤很大的棋,將全國範圍內的一把手都來了一個異地交流對調的措施,從此,本地幫才逐漸凋零下來。

雖然勢力冇過去那麼強大了,但影響力依舊不改。

每一個時代,本地幫都會有一個核心人物。這個核心人物是本地幫的靈魂,隻要靈魂存在,本地幫就永遠不會消亡。

衡嶽市本身是中部省重要城市之一,但凡來衡嶽市履職的人,都或多或少有一定的背景。因為在衡嶽市能擔任一把手的職務,預示著他已經進入了上級提拔的範圍內。

於是,來衡嶽市履職的領導乾部,都非常明智地選擇與本地幫搞好關係。隻要本地幫不會影響他未來的升遷,他們會選擇睜隻眼閉隻眼糊弄過去。

胡進來衡嶽市,幾乎是帶給了衡嶽市一股颶風。他是第一個堅持不與本地幫妥協的人,從他任用各級乾部就能看出來,胡進從來冇考慮過本地幫的感受。

胡進因此而成為本地幫最不受待見的人。比如胡進的會議,從來冇有按時間舉行過。每次不是他缺席,就是他遲到。胡進為此還打發過脾氣,可是始終改變不了這個局麵。

許一山被胡進起用,從某個角度而言,是胡進有意識拿他來對付本地幫。

在胡進的意識裡,許一山出身本地,卻與本地官僚係統毫無交集。他一個草根出身的人,自然就像山頂上傾泄而下的山泉水一樣,冇有受到過外界任何汙染。

事情確實如胡進想的那樣,許一山在衡嶽市工作期間的表現,讓胡進第一次感受到用人正確的重要性。

“老胡變得膽小怕事了。”許一山感歎道:“這在過去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你知道嗎?老胡在我是印象裡可是個正直不阿的人,他最大的優點就是不畏權勢,敢想敢說敢做。”

陳曉琪淺淺一笑道:“你不覺得他這樣做是最明智地選擇嗎?你認為他必須硬碰硬就是對的嗎?不是我說你,你呀,也該學會策略。彆一根杆子插到底。”

許一山不解道:“要說他妥協其他人我可以理解。他這次妥協程子華,就很奇怪了。程子華怎麼說,與某一些人都不屬於一個陣容的吧?”

“你以為一個陣容會有明顯的特征?”

許一山哼了一聲道:“至少有特色吧。你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懂,就拿我們茅山來說,我也分得清誰是自己人,誰是對立麵的人。”

陳曉琪撲哧一聲笑了,柔聲道:“看來你不傻乎乎呀。”

她起身去倒了一杯水來,遞給許一山道:“在外忙了一天了,煩心的事就彆帶回來了。人呀,要學會工作,更要學會享受生活。其實,生活中不是缺少誰,地球就不轉了。特彆是你,你現在隻是茅山的掛職副書記,很多事你還是要保持低調。就拿這次的事來說,你認為胡書記願意放過程子華?他是冇辦法啊,你想啊,問題越嚴重,牽涉的層麵就越高。他保護程子華,不正是在保護他自己嗎?”

許一山搖搖頭道:“可一天前他的態度還是不一樣的。抓程子華之前,他是支援我的。而且我估計,他知道我下步想乾什麼。”

“這就對了,如果什麼事都讓你做了,他乾什麼?”

“這不正好給他騰出時間來大力發展經濟建設嗎?我讓他做好人,我做惡人,他好像不領我的情。”

“他要領了你的情,就說明他太缺少政治智慧了。”陳曉琪抿嘴一笑,“你呀,榆木腦袋不開竅。你相信不,你想打擊的人,也是他想打擊的人。”

“按你這麼說,他是在放長線釣大魚?”許一山驚異地看著陳曉琪,好像第一次認識她一樣。

在他的記憶裡,陳曉琪對官場的爾虞我詐深惡痛絕。雖然她身在體製內,但她對官場的這一套總是選擇迴避。就好像她這麼些年來從進入體製,再到領導崗位,都不是她主動爭取來的一樣。她的道路似乎都是彆人給她先鋪好路,她隻要沿著彆人鋪的路走就是了。

這也不難理解她的想法。陳曉琪出身於官宦之家,從小到大,耳喧目染的都是官場上的人和事。她對官場生存法則不是不知道,相反是知道得太多太深。

陳曉琪拉起許一山走到窗戶邊,打開窗簾,指著遠處漆黑一片的地方說道:“那裡就是出事的現場。”

許一山一驚,心想塌樓現場與他和陳曉琪的家相隔居然不到三百米的距離。他忙的時候,根本就冇想到自己的家就是咫尺。

“你現在抓了程子華,誰來負責雲軌工程?”陳曉琪笑著問他。

“死了一個張屠夫,難道隻能吃混毛豬?”許一山不屑說道:“衡嶽市乾部當中就找不出一個比程子華更能乾的人來?”

“你說對了,比程子華能力強的人大有人在,但這個人會聽胡書記的嗎?”

“老胡代表的是組織,還有人敢不聽組織的?”

陳曉琪搖了搖頭,歎口氣道:“一山,有時候我想,你進入仕途就是一個錯誤。你太單純,你根本就不適合在這個圈子裡。”

“是嗎?”許一山反問她,“你覺得我應該乾什麼最合適?”

“你呀,隨便乾個什麼,都會比當官要強。”陳曉琪莞爾一笑道:“一山,我知道我勸不了你。但是有一句話你必須給我記著,低調,保持低調。如果你不想讓我擔心,你就必須按我說的去做。”

“如果我不低調呢?”

陳曉琪深深看他一眼,緩緩歎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