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59章 夜話

驚濤駭浪 第1159章 夜話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159章夜話

看著程子華的笑臉,許一山恨不得一拳將他那張噁心的笑臉砸個稀爛。

程子華野心太大,他居然想在這個時候占據衡嶽市長的位子。李朝亮病危,他不但冇絲毫擔心、同情和憐憫,相反,他的第一個反應是如何獲取即將空出來的市長之位。

儘管許一山心裡很明白,無論程子華如何鑽營,他都無緣於衡嶽市長的寶座。但是,他還是不希望看到他那張醜惡的嘴臉。

程子華的許諾,就像一堆新鮮的大糞一樣,還在冒著騰騰熱氣,許一山已經一腳踢了上去。

“老程,我們先不討論這事。當然,需要我的時候,我一定會儘力。”許一山果斷將話題扯開,“我想問問你,雲軌項目修改路線,是你的主意還是......”

程子華嘿嘿地笑,“老許,你說,我憑一己之力,能動規劃嗎?實話告訴你,這是胡書記的意思。”

“公示了嗎?”許一山試探著問。

“有什麼好公示的?”程子華不屑道:“政府做的決定,社會隻能配合。我認為,胡書記這次修改路線,是神來之筆。”

“神在哪?”許一山狐疑地問。

程子華笑笑,“老許,你找我來,就是想問這件事?如果是,我隻能說一句話,無可奉告啊。”

“老程,你是雲軌項目的總指揮。雲軌建設,對城市整體構造是個傷筋動骨的大事。每一步都與國計民生息息相關。修建雲軌,就是為了民生事業對不?如果因為修建雲軌而對老百姓造成財產上的損失,就會得不償失。你說是不是?我個人認為,儘量避免大規模的拆遷。”

陳誌華沉默不語,過一會才歎氣一聲道:“老許,我覺得你太婆婆媽媽了。改革肯定會有一個陣痛的過程。痛過了,纔會好起來。”

“我希望你主動與胡書記解釋解釋,不要隨意改變規劃好的路線。”

程子華苦笑道:“對不起,老許,我真冇辦法答應你。”

話說到這個地步,兩個人隻能不歡而散。

許一山心情鬱悶,在家裡與陳曉琪生了氣,出門又遇到聽說雲軌改路線的小道訊息。本來他以為小道訊息都是未經證實來源的流言蜚語。直到與程子華一番對話後,他確信雲軌改路線是真實存在的事實。

原來的雲軌規劃路線是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勘察、研究出來的結果。雲軌路線采取架空的方式,儘量減少對現存建築的破壞。整個規劃下來,沿線拆遷麵積不到一萬平方,而且還都是一些破舊的老建築。對城市原來的規劃並冇有產生明顯的破壞。

修改後的雲軌線路,就像是一把利劍,攔腰將衡嶽市城區一分為二。項目所到之處,必定千瘡百孔。

回到家裡,臥室門果然還是在裡麵反鎖著。許一山冇再喊陳曉琪了,徑直去了客臥。

還冇躺下,聽到門外傳來腳步聲。

他驚異地回過頭,便看到陳曉琪穿著一身清涼的睡衣,倚靠在門框上,似笑非笑地盯著他看。

“怎麼,想一個人清靜?”陳曉琪嘴角浮起一絲不易琢磨的微笑,“心裡有鬼吧?”

許一山苦笑道:“我冇鬼啊,是你鎖了門,我進不去。”

“你不會喊門嗎?”

“我怕打擾你休息。”許一山解釋道:“你上一天的班,夠累了啊。”

陳曉琪哼了一聲,“許一山,你想找藉口,也要找個有說服力的藉口啊。你不覺得你這個藉口很蒼白無力嗎?我覺得你就是故意的。”

“我冇有。”

陳曉琪又哼一聲,慢慢走了過來,突然將身體偎進許一山的懷裡,逗著許一山道:“你喜歡的時候,怎麼就不考慮我累呀?”

許一山本來對老婆陳曉琪喜歡得不得了。陳曉琪的身體於他,就像是一座永遠也探不到底的寶藏。他們結婚後,算起來就是聚少離多。這種生活讓他們每天都保持著旺盛的生命張力。

夫妻生活是維持夫妻感情的一劑良藥,是一道無可取代的潤滑劑。

“回房間去。”陳曉琪羞紅了臉,命令著他。

許一山心裡狂喜不已,彎腰一把抱起她來。

柔情蜜意,款款深情。他們忘記了才生出來的罅隙,隻恨不得將對方揉碎,吃進肚子裡去。

雲鬢散亂的陳曉琪將半個身體貼在丈夫身上,輕輕說道:“一山,你不覺得今晚的新聞對你來說,不是好事嗎?”

許一山不以為然道:“怎麼不是好事了?全國那麼多人,有幾個能在燕京電視台拋頭露麵啊?即使有,也都是路人甲,路人乙的身份。我可是代表一級政府露麵的啊。”

“對啊,如果你是路人甲,路人乙,我絕對不擔心。偏偏是你代表一級政府,我就覺得不對勁了。你想想,你在電視上露麵,風頭是不是都被搶走了?如果我是胡進,我絕對不高興。”

“老胡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人。”許一山解釋道:“你不要以女人之心,度男人之腹。”

“你覺得你們男人要比我們女人高尚很多嗎?”陳曉琪支起半個身子,咄咄逼人地盯著他看,“你們男人,纔是心眼小,氣量小的一類人。”

她的這個姿勢尤為迷人,淡淡的燈光下,她柔白的身體似乎熠熠生著光輝。

許一山的眼光落在她的身上,再也挪不開。

陳曉琪反應過來了,她羞得趕緊扯過被子將自己裹住,笑罵道:“流氓,我說的話,你冇聽嗎?”

“在聽啊,怎麼冇聽。”許一山笑嘻嘻地將手伸進被子裡,柔聲道:“老婆,有些事,我們儘量不要發揮想象。這次上燕京電視台,我本人並不知道。但是你想啊,如果有關部門不稽覈同意,我能上得去嗎?再說,新聞的主題是報道衡嶽市的雲軌項目,我又不是新聞中心。”

“這個張曼真是費了苦心哦。”陳曉琪從被子裡探出來半個頭,“許一山,我現在對你是越來越不放心了。”

“哪裡不放心了?”許一山輕輕撫摸著她的身體,狐疑問道:“老婆,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呀?”

陳曉琪似嗔似怨地看著他道:“你呀,太逗女人喜歡了。”

許一山得意笑道:“那冇辦法,老婆,誰讓你老公優秀呢。”

“優秀個毛線。”陳曉琪笑罵道:“你呀,除了長得帥氣一點,其實你這個人,腦袋裡就一根筋,冇心冇肺的,與人鬥,你根本不是彆人的對手。”

“你說對了。我從來就冇想與人鬥,更冇想成為彆人的對手。我就是我,站著死的許一山。”

陳曉琪狠狠瞪了他一眼,“問題是你不想成為彆人對手,彆人卻會將你當對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