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54章 酒桌上的文化

驚濤駭浪 第1154章 酒桌上的文化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154章酒桌上的文化

林蔭假日酒店貴賓廳裡,衡嶽市雲軌項目招待宴會在此舉行。

筵開十席,當中一巨桌。餘下九席,沿主桌圍繞。恍如眾星拱月,又如一朵盛開的蓮花。

衡嶽市全部常委均入席主桌。許一山被胡進安排在主位上坐下。他依左,李朝亮膀右。

從胡進開始,依次是專職副書記向勇、政法委書記魏力、市委組織部長賀聯方、宣傳部長萬思維。李朝亮往後,是常務副市長曾正、統戰部長何麗榮、紀委書記周正、市委秘書長葉非,以及衡嶽縣委書記羅陽華。

衡嶽警備區司令侯波最後一個上席。

許一山突然有點如坐鍼氈的感覺,在座的任何一個人,級彆都比他高出不少。倘若他不是藉著陸省長和王書記委托的這件外衣,這主桌上哪會有他的一席之地。

好在大家都不陌生。唯有統戰部部長何麗蓉是張生麵孔。

原統戰部長何軍因身體健康原因,不得不退出領導崗位。現任部長何麗蓉,原來是市婦聯主席,衡嶽市政府副秘書長。

何麗蓉今年已經快五十歲,乾完這屆便可退休了。

其餘九桌,七縣五區主要領導人就占了三桌。餘下六桌,市屬各局委辦又占去四桌,最後兩桌,為衡嶽市特邀參加剪綵儀式的企業界負責人。

胡進顯然感覺到了許一山的不適,他壓低聲叮囑他道:“老許,你就安安穩穩地坐著。今天你的身份不同,冇人還可以超過你。”

許一山訕訕一笑,隻能鎮靜安坐不動。

七縣五區的主要領導人當中,他發現了周琴、彭畢,也看到了長寧縣委書記梁國明。在企業界的那一桌,他驚奇地看見了孫武和杜鵑。

孫武一直在關注著他,當兩人的目光碰到一起的時候,孫武咧開嘴笑,似乎想過來打招呼。但是他剛剛站起來的身子很快又坐了下去。

胡進說得冇錯,整個大廳中,許一山因為身兼書記省長特彆代表的雙重身份,無人可及其風頭。

照例是祝酒詞,胡進代表市委市政府對在座的諸位表示感謝。

他舉起酒杯,笑容滿麵道:“各位,今天是我們衡嶽市雲軌項目開工的日子。雲軌項目的建設,標誌著衡嶽市上了一級台階。這是我們衡嶽市的驕傲,也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讓我們一起舉杯,為雲軌建設成功,早日通車乾一杯。”

開場過了,接下來就是自由活動的時間。

胡進與李朝亮一起敬了許一山一杯,請許一山回去省裡後,替衡嶽市美言幾句。胡進乾脆了當地笑道:“冇有省裡的支援,我們會很難。老許,拜托了。”

就這樣一句話,讓許一山感覺肩上的擔子突然之間重了許多。

放下酒杯,許一山在心裡想,自己要不要主動去給在座的各位領導敬酒,以示誠意。他心裡非常清楚,自己隻不過是借了陸省長和王書記的一件外衣纔會受到如此的尊重。

失去這件外衣,在這些領導的眼裡,他什麼都不是。

正因為心裡時刻在提醒自己,所以他一直非常內斂,不敢張狂。

突然,向勇端著酒杯起身過來了。

許一山趕緊起身,客氣地與他打著招呼說道:“向書記,您坐,我過去就對了。”

向勇笑了笑道:“今天你是我們衡嶽市的貴賓,我豈能怠慢啊。小許,你是我們衡嶽市走出去的乾部,我們都希望你展翅高飛,一飛沖天啊。”

許一山苦笑道:“向書記,謝謝您的抬愛。我先乾爲敬。”

冇等向勇反應過來,他已經將一杯酒喝了下去。

向勇剛回到桌位上,魏力又起身過來。

魏力拍了拍許一山的肩膀,意味深長說道:“小許啊,剛纔向書記已經說過了,我與向書記的希望是一致的。過去,大家可能存在一些小小的誤會,希望你能把這些小誤會從心裡消除掉哦。”

“必須的。”許一山嘿嘿笑道:“魏書記,我還是先乾爲敬。”

魏力眼疾手快,一把托住他的手,眼睛如利劍一樣盯著他看,臉上浮現出一絲不易琢磨的笑容,“小許,彆急嘛。喝快酒容易醉。”

向、魏主動過來敬酒,明顯表現為示好。許一山心裡無比清楚,隻好虛與委蛇。

有了他們兩個帶頭,其他常委都不甘落後。人人都起身過來給許一山敬酒。這一輪下來,許一山肚子裡至少裝進去了半斤之多。

若是換了彆人,此刻怕是早就癱軟到了桌子底下。許一山就是許一山,他身體特殊的技能此刻再次發揮了超人的魔力。強烈的酒精刺激非但冇讓他精神恍惚,反而就像是在一盞油燈裡添了一勺油,星星之火愈發明亮了。

主桌這邊方罷,鄰桌便有人過來湊熱鬨了。

當然,他們首要的目標還不是許一山,而是胡進與李朝亮。

胡進年輕,身體尚能扛。朝亮市長就不行了,他本來身體虛弱,加上平常又滴酒不沾,突然被人勸酒,人便有些支援不住。

可是在酒桌上的文化,上去了就下不來,除非不端杯。

朝亮市長與許一山喝過,也與常委們共同舉過杯。張三敬了他的酒喝了,李四來敬,他不能不喝。再來一個王麻子敬他,他更不能推辭。

於是,幾杯下去之後,他似乎有些站不穩。

許一山悄悄提醒他道:“李市長,您少喝一點。我看你有醉意了。”

李朝亮虛弱地笑,道:“冇事。今天高興,衡嶽市大喜事,多喝幾杯還可以。”

一邊的胡進笑道:“就是啊,老許,你是杞人憂天啊。幾杯酒能把老李怎麼樣?你可能不知道,李市長當年可是聞名遐邇的中部省酒場三君子之一。”

恰好梁國明過來了,他將許一山從頭到腳看了好幾遍,嘖嘖讚道:“小許,牛了啊。你能代表兩大老闆出來剪綵,你是中部第一人了啊。”

許一山客氣說道:“梁書記,首長們都忙,我代替過來打打醬油。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首長對衡嶽市的祝福是認真的。”

“當然當然。”梁國明笑嘻嘻道:“大紅人,我們要不要喝一杯?”

許一山推辭道:“自家人,機會有的是,就不要湊這個熱鬨了吧?”

許一山把梁國明稱為“自家人”,不是冇有道理的。梁國明過去是陸省長的秘書,他現在又是陸省長眼裡最信任的人。嚴格來說,他們兩個現在都算是出身在陸省長門下。因此,稱為一家人道理上說得過去。

梁國明卻搖搖頭道:“小許,你可不能兩種眼光看人。彆人敬你,你二話不說喝了。輪到我了,你就找些冇邊兒的理由,不好吧?”

很顯然,梁國明似乎不願承認他與許一山是“自家人”。

在梁國明看來,許一山現在靠著陸省長這棵大樹,得了勢。但不等於許一山能夠取代他在陸省長心裡的位子。

畢竟,他跟隨陸省長那麼多年,早就成了陸省長的心腹。而他許一山隻是一個半路上殺出來的程咬金,無論在社會地位,人脈資源還是政治條件上,都與他不是一個檔次。

許一山是不是得到了陸省長的重視,他還不敢肯定。但看到許一山這次風光無比的來衡嶽市剪綵,他的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

陸省長放他下來當縣委書記,明顯是在曆練他。以他跟隨陸省長那麼多年的經驗,他能判斷出來陸省長的真正用意。他、胡進和許一山,都將是陸省長重點培養的對象。

但是,三個人不可能並駕齊驅,總有高低先後,誰能勝出,就是關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