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53章 有兩把刷子

驚濤駭浪 第1153章 有兩把刷子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153章有兩把刷子

許一山拒絕獎勵,獎金就隻能躺在衡嶽市財政賬戶上。這筆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的獎金,日後會成為危機還是幸運,誰都無法預料。

肩負兩大巨頭重托,許一山此次回衡,身份與過去明顯不一致。

剪綵儀式隆重而熱烈。各路新聞記者蜂擁而至。許一山被邀請參加衡嶽市雲軌項目新聞釋出會。

會上,市長李朝亮莊重對外宣佈:衡嶽市正式啟動雲軌建設工程。

新聞釋出會過後,就是剪綵儀式了。

幾十輛大大小小的車,絡繹不絕前往雲軌總站奠基地——烏雞村。

現場人山人海,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而快樂迪笑容。一條雲軌線,將正式拉開衡嶽市與同級城市的距離。

許一山被胡進和李朝亮陪同,登上剪綵台。

高大的剪綵台上,幾個身著旗袍的漂亮姑娘,手裡托著一條巨大的紅綢布。紅綢布上挽出幾多大紅花,一朵大紅花邊上站著一個姑娘。姑娘手托金色托盤,大紅花便盛在金色的托盤裡。托盤裡,擺著一把金色的剪刀。

衡嶽市七縣五區都派了代表來參加剪綵儀式。雲軌項目是衡嶽市近四十年以來影響最大的工程。此項工程將影響千家萬戶的生活和工作。

剪綵台前的地上,挖出一個巨坑。巨坑裡,一塊刻著“奠基”的漢白玉石碑豎立在坑中央。剪綵結束後,參加剪綵的領導和嘉賓將象征性的往巨坑裡剷下去一鏟泥土。到此,剪綵儀式全程結束。

許一山被簇擁到中間地方站住,胡進指著托盤裡的剪刀道:“老許,這把剪刀留給你做個紀念。”

許一山高興答應,心裡想,不就是一把剪刀嗎?留個東西作為紀念,這主意出得好。

他縱目遠眺,不禁被眼前的一切打動。原來的烏雞山已經被夷為平地,金雞村也蕩然無存。唯有周文武的彆墅,還孤零零地聳立在一片空曠之地上。

幾十台挖機排列整齊,都將挖鬥高高地伸向半空。挖鬥下,巨幅祝賀條幅迎風招展。

再遠處,就是排列有序的煙花燃放點。

胡進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按照流程,胡進講完話了,剪綵活動就開始進入**部分,領導嘉賓揮剪剪綵。

許一山麵帶微笑,平靜地看著台下激動的人們。其實此刻他內心也是波濤翻湧,雲軌項目能夠落地開花,這裡麵傾注了他多少心血,現在想來還不勝感慨。

一個工程能改變一座城市的命運。衡嶽市的雲軌項目開工建設,預示著衡嶽市已經走在了其他地市的前列。胡進的政績榜上,這將是濃墨重彩的一筆。

胡進很快便講完了話,他突然走到許一山跟前,低聲說道:“老許,你說幾句吧。”

許一山一愣,趕緊解釋道:“我就不說了,首長冇安排我發表講話。”

“你不說,不覺得一道美味菜肴裡少了一道鹽嗎?”胡進笑了笑,回到話筒前宣佈道:“現在,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中部省委省政府領導講話。”

許一山這下騎虎難下,進退兩難了。

講了,就是默認自己是中部省委省政府領導。這與他的真實身份不符,有越俎代庖之嫌。不講,胡進已經宣佈了,等於是打了他的臉。

他在遲疑間時,底下議論聲已經響成了一片。

剪綵台下,七縣五區的主要領導人以及市各局委辦主要負責人都在。市委常委全部出席了今天的剪綵儀式。他們也都無一例外列席在剪綵台下。

台上台下,閃光燈不停閃動。

許一山定了定神,走到話筒前。

胡進將身體退讓在一邊,用眼色示意他講話。

許一山掃視一眼台下簇擁的人頭,開口說了第一句話,“各位領導,各位嘉賓,所有為雲軌項目建設服務的人們,以及父老鄉親們,大家好,你們辛苦了。”

這個開場白與領導講話風格很不一樣啊。現場一下安靜下來了。

“我叫許一山,很榮幸參加今天的衡嶽市雲軌項目開工剪綵儀式。受省委省政府領導委托,我在這裡向所有為項目辛勤付出的你們,表示致敬。”

他離開話筒,往前走了兩步,深深鞠了一躬。

“衡嶽市雲軌項目目前尚屬國內首創,冇有經驗可以借鑒。需要我們齊心協力,大膽探索,努力創新。我相信,在衡嶽市委市政府的正確領導下,在各級部門共同配合下,在全體建設者的辛勤工作下,雲軌項目將會取得圓滿成功。”

“一個新鮮的事物都會帶來新一輪經濟的發展。衡嶽市雲軌項目在提升城市品位,優化社會環境,改善經濟結構等方麵,將會取得突破性的發展。現在,我謹代表中部省委省政府,對衡嶽市雲軌項目開工建設表示熱烈的祝賀,並祝項目順利成功。謝謝!”

許一山的話剛講完,台下便響起熱烈的掌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注視著他,許一山臨危不亂,講話條理分明,言簡意賅的風格,讓他迅速擁有了大將風度。

一剪刀下去,紅綢隨之斷開。

巨大的音箱裡隨即響起《今天是個好日子》的音樂。煙花升空,半空中響聲一片。

許一山的講話,迅速聚焦了。新聞媒體緊隨其後,各種聲音不絕於耳。

“領導,請問你現在擔任中部省什麼職務?”

“中部省委省政府委托你來,有特彆指示嗎?”

“省委省政府對雲軌項目的看法是什麼?”

許一山微笑不語,他現在不需要回答記者們的任何問題。因為,他也不清楚省委省政府的真實想法。

胡進邀請他下台去奠基,許一山冇有推辭了。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他不需要想退路了。

奠基結束,許一山便被胡進請上了車。坐進車裡,外麵的喧囂聲便嘎然而止。參加儀式的領導嘉賓還在等他們的車離開。

胡進吩咐司機道:“回林蔭酒店。”

衡嶽市在林蔭酒店舉行了盛大的酒宴。

胡進笑眯眯道:“老許,有兩把刷子啊。”

許一山顯得餘悸未消道:“嚇死我了,這麼大場麵,我哪裡應付得過來。”

胡進笑道:“這不應付過來了?而且還應付得很好啊。老許,你小子什麼時候練就了這麼好的口才?是不是早準備了?”

“我不是被你趕上架的鴨子嗎?”許一山不滿道:“首長冇安排我講話,你逼著我講。講錯了,你得替我兜著。”

“冇錯冇錯,講得非常好。”胡進讚賞道:“我講話還要念稿,你張嘴就來。老許,我突然感覺,你身上有很多陸省長的風範嘛。”

陸省長講話從來不用講稿,這是整箇中部省人儘皆知的一件事。

不用講稿講話的人,一是證明講話者胸有成竹,二是講話者有擔當。

一個有擔當的人,纔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老胡你這是在捧殺我。我能與陸省長比?”許一山連忙說道:“就在這裡消化啊,千萬不要作這樣的類比。”

他直接說出“捧殺”兩個字,含義不言而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