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7章 誰是醫生

驚濤駭浪 第117章 誰是醫生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17章誰是醫生

許一山哪裡懂醫術?雖然有個當赤腳醫生的爹,許一山自小對看病打針就冇太多興趣。

小時候,許赤腳是有心要將兒子培養成為接他衣缽的傳人的。許家三代行醫,雖冇出過名醫,但也冇被鄉親罵作庸醫。

許家草藥,反而遠近馳名。

許赤腳掛著一個赤腳醫生的銜頭,給鄉親看病卻從不打針和開西藥。許赤腳說,西藥都是化學物質來的,能治標,不能治本。

真要治本,還得靠老祖宗傳下來的草根樹皮。

所謂百草都是藥,在許赤腳哪裡是發揮得淋漓儘致。任何一棵草本植物,到了許赤腳的手裡,他都能說出門道來。比如路邊到處可見的蒲公英,在許赤腳的眼裡就是最好的清肝明目的草藥。

當然,許赤腳給人看病,不像其他醫生那樣開藥方。他都是在望聞問切之後,拿出自己精心煉製好的藥丸,或者一次一粒,或者半粒分開吃。

由此以來,冇人知道許赤腳這些藥丸裡究竟含有那些草藥在裡麵。

令人信服的是,隻要服了許赤腳的藥丸,病症立馬便會好轉。倘若遇到他治不了的病,許赤腳也不隱瞞自己的能力,會直言相告讓患者趕緊去大醫院看醫生。

許赤腳冇能將兒子許一山培養成為接班人,一度很遺憾。

按許赤腳的說法,兒子許一山雖然對草藥不感興趣,但這小子有慧根。倘若他能潛心進來草藥行當,未來或許能成一個大家。

前頭說過,雖然許一山對爹的行當冇興趣,畢竟從小就在草藥堆裡長大,見的多了聽得多了,自然而然多少有些常識。

比如,廖小雅的三心冰涼寒毒症,許一山就曾見過與她一樣的患者。

一想到這三心冰涼寒毒症,許一山突然發現,得這樣病的都是漂亮姑娘。男人似乎冇有這種病,是不是男人身上陽氣太盛的緣故?

“小雅與我說過,你說她三心冰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孩子生下來就這樣,這麼些年來,也冇見著有什麼異樣。”廖老緩緩說道:“問題是至今冇查出來原因。小許,你認為呢。”

許一山紅了臉,低聲說道:“廖老,我不懂醫。我家父親倒是個赤腳醫生,上次給你們的藥丸,就是我爹自己弄的。”

廖老哦了一聲,點點頭道:“小許啊,你爹的本事,可能比你想的要厲害很多。有機會的話,你想見見你爹。”

許一山連忙說道:“廖老,我爹就一老農民,恐怕不敢見您。”

廖老臉色一沉道:“你這孩子,怎麼還提這樣的話?天底下的人,都是一樣的,不存在誰高誰低。你爹怎麼啦?農民怎麼啦?農民是我兄弟,我家祖輩過去也是農民啊。”

聊了一會,廖老得知許一山來燕京的目的之後,微笑道:“我今天算是體會到了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勇氣。你小子行,膽敢跑燕京來要錢。如果讓你空手回去,燕京就不地道了。”

他叫過去廖紫,低聲囑咐了她幾句。

廖紫便問許一山要了虹橋重建的報告書,拿了出門去了。

廖紫一走,廖老的神態便呈現出疲乏出來。

“老了,瞌睡就多了。”廖老自嘲道:“小許,老頭子就不陪你了。我去休息休息,你不要走,留下來吃飯。老頭子今天想喝兩杯。”

廖小雅出來送廖老回房間休息,安頓好爺爺後,她出來看見許一山一個人孤獨地坐在沙發上,便低聲說道:“許一山,剛纔廖紫說的那些話,你彆往心裡去啊。這丫頭一輩子都是口無遮攔的人。她愛開玩笑,你彆介意。”

許一山訕訕點頭。廖小雅的意思,無非就是廖紫開玩笑說,要將廖小雅嫁給他。

許一山當然明白這是玩笑,人家廖小雅堂堂一燕京人,又是廖老的生活秘書,怎麼可能看上他?就算廖小雅有這個意思,也是極端的不現實啊。

燕京雖然是現代化的大都市,但在婚嫁娶這方麵卻很傳統。

但凡兩家結親,必定門當戶對。從廖老的門第可以想象,能配上他孫女的人家,富還不行,必須得貴。

貴是什麼?貴就是尊貴。燕京有錢的人多如過江之鯽,但尊貴的人卻九牛一毛。

許一山農門出身,怎麼也尊貴不起來。

冇有其他人在,兩個人都顯得有些尷尬。

許一山更是坐立不安,他感覺與廖紫在一起還能輕鬆自如,與廖小雅單獨呆在一起,他便有種如坐鍼氈的侷促。

廖小雅突然起身,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跟她過去。

許一山遲疑了一下,還是站起身來。

廖小雅將他帶到自己房間,突然紅了臉道:“許一山,我想讓你摸摸看,我的三心是不是都是冰涼的?”

許一山聞言,嚇得差點站立不穩。他連忙推脫道:“小雅姑娘,我不會啊。”

廖小雅雙眼一瞪道:“你既然會說,肯定會懂。許一山,我給你一個機會,今天你要是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我不饒你。”

許一山為難了,就是給他十個膽,也不敢伸手往人家姑娘懷裡摸啊。何況,廖小雅是什麼人?萬一惹得她不高興,怎麼死的都會不知道。

“你快點呀。”廖小雅催促他道:“彆等小紫回來了,哪丫頭看見了,又會嚼舌根子。”

許一山漲紅了臉,極力解釋道:“我是真不懂。那天我也是胡說的,你彆當真。”

廖小雅不由分說,抓起他的手就往自己心窩上按。

許一山緊張得連氣都不敢出了,他想抽回手,無奈廖小雅抓得很緊,讓他無法掙脫出來,想用力,又擔心弄傷了她。

遲疑之間,他的一隻手已經結結實實按在人家的胸口上了。

他感覺自己的手完全木了,根本就不屬於自己了。

廖小雅小聲道:“是不是隔著衣服,感覺不出來?”

她一邊說著,一邊去解自己的衣服釦子。

許一山有魂飛魄散之感,此刻萬一被人撞進來看到,他就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記住,彆胡思亂想。”廖小雅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道:“現在你是醫生,我是病人,僅此而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