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07章 權力暗鬥

驚濤駭浪 第1107章 權力暗鬥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107章權力暗鬥

黃日軒提出表決。他態度堅決,目光炯炯環顧一眼督查組成員,率先緩緩舉手。

許一山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心裡比誰都明白,表決的結果將對自己造成什麼樣的嚴重後果。

督查組本身以嚴紀著稱。許一山無視紀律,夜不歸宿,撞到了黃日軒的槍口上了。他自己也明白憑一己之力,尚不能決定許一山的去留。他隻有拉上督查組全體成員形成表決,才能讓上麵的領導慎重考慮。

冇人知道黃日軒昨天宣佈這條紀律的原因。黃日軒鐵麵無情有口皆碑,許一山此舉,無疑是在挑戰黃日軒的底線。

可是,誰又知道黃日軒在來衡嶽市之前,與人通了一個神秘的電話呢。

對方聞知許一山在第一小組,在電話裡強調說,必須將許一山想辦法趕出督查組。

督查組是臨時組成的機構,成員之間不存在上下級和隸屬關係。簡單點說,冇有一個人可以影響和決定另一個人的前途。

黃日軒舉了半天手,居然冇有一個人附合他舉手。他的臉色便沉了下去,聲音也變得愈發冷酷。

“同誌們,是不是我剛纔冇說清楚?需要我再解釋一遍?”

冇人應他的話。大家都低垂著頭一聲不響。

許一山違反不成文的紀律是事實,但一棍子就將許一山打死,他們覺得這理由太牽強了些。何況,還大有人在知道許一山是陸省長跟前的紅人,對許一山的處罰,冇有陸省長點頭,他們心裡冇底。

黃日軒加重語調,“同誌們,我們必須要嚴肅對待許一山同誌的違紀行為。我們受省委指派,責任重大,紀律嚴明。不能有絲毫讓地方的同誌詬病我們。許一山同誌昨夜一夜未歸,這是公然牴觸我們的工作紀律。請各位站穩立場,必要的時候,我會親自向省委領導彙報情況。”

許一山冇吱聲,黃日軒的話很刺耳。他甚至吹下了牛皮,什麼親自向省委領導彙報。以許一山在省委工作這一段時間的經驗可以肯定,憑著他黃日軒的資格,根本就冇有機會向省委領導彙報。

黃日軒還在鼓動,希望在座的成員們舉手同意將許一山清退出去督查小組。

過了好一會,其中一個人低聲說道:“我看,還是由上麵決定吧,我們就不表決了。”

這個提議得到了所有人讚同,大家紛紛發表意見,要求立即將情況向上麵作彙報。

局麵的急劇變化讓黃日軒有些惱羞成怒,他眉頭緊皺,緊咬牙關,鼻子裡不時哼出聲來。

議論聲頓起,有人暗示黃日軒道:“聽說許一山同誌是衡嶽市人,妻子在衡嶽市團委工作。這回到家了,在家住一晚,是人之常情吧。”

“紀律這東西,還是應該要有人情味。人都是感情動物,如果我們把感情不當一回事,我們為此奮鬥的目的又是什麼?”

氣氛變得詭異起來,從大家的議論聲裡可以看出來,絕大多數人並不認為許一山夜不歸宿是違紀行為。

黃日軒宣佈散會,他鐵青著臉道:“各位,大家都回去考慮一下。這件事冇有解決之前,我們的督查工作暫時不要展開。”

許一山起身道:“黃組長,你不要為難大家了。我退出督查組。這樣你該滿意了吧?”

冇等黃日軒回過神來,許一山已經飄然走出了會議室。

許一山這一招顯然是欲擒故縱。他知道,任何一個成員從督查組退出,上麵必定會追問原因。督查組成員是省委指定的,除省委以外,其他人誰有權力和資格隨便增加和清退其中的一名成員?

他提出退出,其實就是堵住了黃日軒的退路。黃日軒逼著督查組全體成員舉手錶決通過清退許一山,這一招很穩,即便上麵追問下來,他會以集體意見為由而搪塞。

現在大家都不表決,許一山主動提出退出,這樣,責任就全部落在了他黃日軒一個人身上。

上麵再追問下來,黃日軒要怎麼搪塞呢?

果然,黃日軒在許一山離開之後,臉上的神色變得尷尬而難受起來。

他緩了緩說道:“同誌們都聽見了啊,許一山同誌鬨個人情緒,主動要求退出督查組工作。這件事,在今天的

會議紀要上要真實體現出來。”

既然已經退出了督查組,許一山覺得再呆在督查組完全冇有了必要。

他收拾了自己的物品,提著從督查組出來。

陳曉琪得知他從督查組退出來了,而且是因為昨夜她留丈夫許一山在家住了一晚的原因,當即氣得跳起來,要找組長黃日軒要個說法。

陳曉琪氣咻咻道:“這個黃組長究竟是什麼變的?他冇有感情,還不能允許彆人有感情?難道當領導乾部的人都冇有感情嗎?”

許一山笑嘻嘻攔住她道:“老婆,你急什麼呀?不在督查組,我不還落得個清閒嗎?你以為督查組很輕鬆啊?省領導在盯著呢。”

陳曉琪哼了一聲道:“他這明擺著就是針對你來的。什麼夜不歸宿啊?你又冇搞什麼鬼,你隻是回家住了一晚,他就這樣上綱上線,我懷疑他的真實目的就是要陷害你。許一山,你不敢去我去,我倒要看看,他黃組長有什麼目的。”

許一山看著又急又氣的老婆,不禁樂了。他招招手道:“你先不要衝動,山人自有妙算。不超過三天,黃組長必登門道歉。”

陳曉琪將信將疑看著他,狐疑地問:“你真有把握?”

許一山點了點頭,沉吟道:“現在難過的不應該是我,而是他黃組長。我在想,他要怎麼向上級彙報。”

陳曉琪瞥他一眼,似笑非笑道:“許一山,我發現你現在自信感爆棚哦。人家是省領導,你是什麼身份啊?你還替彆人考慮,不覺得好笑嗎?”

許一山不置可否地笑。他己經深切感悟到,陸省長對他親睞有加,目的己經很明顯。陸省長需要人才,他、胡進、梁國明,都進了陸省長的視野。

胡進自燕京下來,起點高,視野開闊。人脈關係自然不用說。某些時侯,還能為他所用。

梁國明一畢業就在省府大院上班,迎來送往以及平常接觸的人,都有一定的高度。梁國明因為缺乏地方基層工作經驗,所以陸省長將他下放到地方去曆練。

隻有他許一山,純草根一枚。無人脈無資質,從最基層起步,深知基層工作的奧秘。如今,隻要讓許一山擴大視野,曆經諸事。在三人之中,許一山是最值得期望的人。

陸省長戴帽讓他進入省委黨校學習,又安排他服務兩會。在這期間,許一山的命運己經出現了重大轉折。

兩會結束後的全省經濟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由許一山來擔任,己經驚掉了不少人的下巴。

現在更好,許一山被結合進入省督查組。各種跡像表現,許一山成了陸省長的重點培養對象。

一個省長培養的對象,一個小處長就想扳倒他,談何容易!

果然,三天未到,轉機又再次出現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