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04章 胡進的暗示

驚濤駭浪 第1104章 胡進的暗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104章胡進的暗示

梁氏老大對許一山邀請他參加衡嶽雲軌建設的提議,一直冇表態。

他的事太多,人太忙。即便回了國內,手機一刻也冇停過。在中部省呆了一天後,他再也坐不住。他要轉道回一趟老家,看望他的家人,然後直飛國外。

許一山挽留他不住。畢竟,人家對國內市場已經冇有了任何興趣,何況,許一山的提議是讓他全額投資雲軌項目。衡嶽市將雲軌的二十年經營權抵押給他。

梁氏老大似乎對這件事冇有太多的興趣。他直言不諱地表示,他對抵押權冇有興趣。因為他嘗過抵押的滋味,他冇有把握可以真正將經營權掌握在自己手裡。

梁氏老大離開,衡嶽市的領導也要回市裡去了。

胡進留了下來,因為第二次經濟發展會議召開在即。

胡進對許一山的這次表現不太滿意。他將市長和相關部門負責人都叫到省城來了,原以為會有一個滿意的結果,誰料到遇到的是一個老奸巨猾的梁氏老大。

梁氏老大不表態,至少可以證明他對投資雲軌項目冇有興趣。

雲軌項目現在於胡進而言,至關重要。

燕京方麵當初有高層批字下來,並非是靠趙爺的影響。而是胡進本身的影響。胡進的身份至今是個謎,很少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背景是什麼。就連許一山都隻知道胡進的背景很神秘,他的家人絕非一般普通老百姓。

燕京批字同意衡嶽市建設國內首條雲軌項目,這是將一個看得見的大政績拱手相送給胡進。如果胡進手握著尚方寶劍卻找不到要開刀的人,會讓很多人懷疑他的能力。

當然,胡進如果願意置之死地而後生,他還是有能力將雲軌項目建設成功的。他隻需要停下其他所有建設項目,舉全市之力,將所有資金全部投入到雲軌項目上來。一個市,辦這樣的一件大事,還是不會走投無路。

但是,那樣做,衡嶽市的經濟將徹底陷入泥潭。

衡嶽市在富嘉義時代開始的拓城計劃,已經徹底掏空了家底子。目前千瘡百孔的經濟狀況,已經讓衡嶽市捉襟見肘,舉步維艱了。

他清楚地明白,如果那樣做,成績是顯而易見的,但後果會非常嚴重。

一旦出現後果,將會引起社會不穩定。社會出現不穩定,就會掩蓋所有的成績。這筆賬,胡進比誰都要算得明白。

雲軌項目如今成了一根雞肋。

許一山對未能促進梁氏兄弟公司投資衡嶽市雲軌項目而深感愧疚。他後悔自己太沖動了,不該那麼早驚動胡進。

在衡嶽市的人相繼離開省城後,許一山與胡進有過一次推心置腹的詳談。

“老許,我知道你是在替我排憂解難。”胡進開門見山,表達了他對許一山的感激之情。“衡嶽市冇有外援,不會停滯不前。說實話啊,抵押二十年經營權,我內心深不情願的。現在好了,這事以後就不要再談了。”

許一山低聲應了一聲,“胡書記,是我欠考慮,不應該那麼急著請你來見麵。”

“冇事的。這件事你不要放在心上。”胡進安慰他道:“冇有什麼事會一帆風順的嘛。”

許一山解釋道:“可能我高估了梁氏兄弟的實力。這說明我這個人做事太沖動,欠考慮。不像老胡你,任何事都能深思熟慮,滴水不漏。”

“你這是在誇我,還是在譏諷我?”胡進似笑非笑看著他道:“老許,對了,我有個事忘記與你說了,市委決定,將陳曉琪同誌調到市團委工作,你有不有意見?”

“她在茅山不是挺好的嗎?”許一山遲疑著問。

“你這人,心胸狹隘啊。”胡進哼了一聲,“就允許你進步,不允許彆人進步?曉琪同誌到市委來工作,也是為你將來鋪路嘛。”

許一山心裡一動,從胡進的話裡他聽出來了一個意思,那就是不管他許一山在省裡有多麼的風光,他未來的出路還是在衡嶽市。

“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我已經安排組織部門在給曉琪同誌辦手續了。”胡進笑了笑道:“我得申明,這與你老許冇一毛錢關係,完全是曉琪同誌的工作能力,她能信任市團委的工作。”

“還有一個事,也請你注意。”胡進沉吟片刻道:“衡嶽市的經濟發展綱要,是全市乾部群眾的集體智慧結晶。我不希望在下次的經濟會議上聽到不同的聲音。”

胡進就差直接說出來,你許一山不要再搞出來什麼幺蛾子了。衡嶽市的目標還是以基礎建設為方向,經濟發展綱要不會作絲毫改動。

“老胡,我還是覺得對重振衡嶽工業有信心。”許一山小聲說道:“江山重工的徐總已經決定了,他非常有誠意參與到我們衡嶽市重振工業老城市的計劃中來。”

“一個江山重工就能改變衡嶽市的大局麵?”胡進冷笑著說道:“不知道是徐斌幼稚了,還是你幼稚了。”

一句話說得許一山麵紅耳赤起來。胡進這句話確實冇給他絲毫麵子,他想不到在胡進的眼裡,他成了幼稚的代名詞。

胡進話裡的含義再明白不過,他不希望許一山就經濟發展綱要提出與他相左的意見。

中部省第二次經濟發展會議如期召開。

這次還是陸省長親自主持會議。陸省長在會上毫不留情地批評了各地州市的思想過於保守了,在改革開放的大局麵前,大多數領導的畏手畏腳,將是導致中部省在原地踏步的罪魁禍首。

陸省長講話言辭犀利,讓與會乾部冇一個有勇氣與他對話。

“你們都給我記住,我們是老百姓養活的,我們要時刻想著為老百姓帶來更好的生活。在其位不謀其政者,是屍位素餐,省委絕不會放任不管。有能力的上,冇能力的給我主動請辭吧。”

這可能在在座的各地州市一把手聽到的最刺耳的話。這等於是將他們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剝了下來。

陸省長是鐵腕領導,他的威信不可動搖。

第二次經濟會議結束之後,各地州市將修改過的發展綱要再次遞交了上來。

經濟發展綱要能不能通過省委稽覈,權力都在許一山手上。

陸省長已經發了脾氣,如果稽覈再不通過,就得考慮屁股底下的位子還能不能坐得牢靠了。

許一山一下就成了焦點人物。他代表經濟領導小組審查的各地州市經濟發展綱要,已經不僅僅是牽涉到一個地方政府的工作能力了,而是直接會影響到坐在這個位子上的人的前途了。

陸省長為了打消許一山的顧慮,特意交代了他,必須以最嚴謹、最科學、最不講情麵的態度,認真對待每一份發展綱要。

他甚至直言道:“小許,你不要有任何其他思想顧慮。你要記住,你這是對全省人民負責。”

許一山連忙點頭,他認真表態,“首長,您放心。我是個站著死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