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03章 欲擒故縱

驚濤駭浪 第1103章 欲擒故縱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103章欲擒故縱

傍晚,梁氏兄弟公司老大的飛機才姍姍降落在中部省機場上。

許一山與市長李朝亮翹首期盼,終於看見梁老大匆匆出來。

他一眼就看到了許一山,快走幾步過來,雙手緊握住許一山的手,搖晃了幾下說道:“老弟,

好久不見,想死哥哥了。”

雙方大笑,各自打量對方,感概不已。

李朝亮市長站在一邊,許一山趕緊介紹道:“梁總,這位上萬畝衡嶽市市長李朝亮同誌,特意來機場迎接你的到來。”

梁氏老大一愣,連忙打招呼道:“領導親自過來,受之有愧啊。”

一行人上了車,許一山陪梁氏老大,李市長的車在前引路,風馳電掣往市區走。

梁氏老大隻帶了一個秘書過來。一年前,他們兄弟公司通過一個特殊的關係,在海外一口氣承接了幾個橋梁建設任務。其中最大的一座橋梁,號稱全球第二。

梁氏兄弟橋梁公司基本將國內的業務剝離了出來,專注於海外工程業務。

在梁氏老大自豪的敘說聲裡,許一山的心提了起來。人家已經反覆強調過了,對國內市場冇有了興趣,也不想再在國內開拓市場了。現在讓他們投資建設衡嶽雲軌,他不知道要如何開口纔好。

他試探著說道:“梁總,你把國內市場放棄,不覺得可惜啊?從目前來看,國內經濟表現非常強勁,這一塊巨大的蛋糕,隻要切一點點,就能讓事業上一個台階。”

梁氏老大緩緩歎口氣道:“老弟,有句話我不知當講不當講。在國內,冇有一個紮實牢固的社會背景,很難立足啊。我們是民營企業,處處受製。賺了錢,彆人眼紅。不賺錢,我自己紅眼。”

“還是國外好啊。人傢什麼都有製度管著。不怕官大,就看你有冇有理。我在國外承包工程很放心,什麼都按規矩來,絕對冇人來找麻煩。哪像我們國內,我說句不怕得罪你的話,光是協調各種關係,就耗去我大半的精力啊。”

許一山微微一笑,糾正他道:“梁總,我們國內也有製度嘛。可能會存在一些不足,不十分完善。不過,什麼事不都有個過程嗎?何況,我們一個發展中國家,確實有些地方不能與國外相比。”

梁氏老大咧開嘴笑,道:“兄弟,你是冇搞過民營企業。你要是親身參與經曆了,你就知道這裡麵的難了。不怕你笑話,有時候我們兄弟被逼得嚎啕大哭而無計可施啊。”

“現在,即使能賺更多的錢,我也冇興趣了。”梁氏老大總結式地結束了聊天。

許一山聽得心情沉重,卻找不到一句合適的話來安慰他和自己。

梁氏老大的感慨不是無病呻吟,還真是現在社會生的一種非常嚴重的病。在國內,冇有關係,技術再好,資金再雄厚,未必能承接到工程。即便拿到工程,也不知是第幾手的了。

有人曾經打了一個非常形象的比方。一個造價一百萬的工程,按照工程預算,承包方能賺個三十多萬。但是,在實際運作中,一手承包商就將所有的利潤全部賺走了。工程發包給二道承包商,二道承包商再從中抽取一定的報酬。再轉至第三道承包商。

第三道或者第四道承包商接到工程之後,整個工程的利潤早就被吃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怎麼辦?第一個辦法就是偷工減料,第二個辦法就是拚命壓縮人工成本。

於是,最終造出來的工程,不是豆腐渣工程已經不可能了。

這就是新聞上常見的好端端大橋垮塌的真正原因。層層盤剝之後的項目工程,唯有偷工減料才能減少損失。

而梁氏兄弟公司,往往就是墊底的承包商。因為,第一道湯已經被國有企業喝了,第二道湯被有背景的企業霸占了。他們隻能吃殘羹剩飯。可是他們也要活啊,所以他們隻能鋌而走險打量減少材料,或者以次充優。

梁氏兄弟當初願意承建洪橋工程,就是因為他們看中了自己是第一道承包商。

可是,他們最終還是冇逃脫被驅趕的命運,黯然離開了茅山。

雖然他們含恨離開了茅山,但梁氏兄弟卻從此認定了許一山這個人。他們一致認為,許一山是個渾身充滿正義感的人,這種人值得交。

許一山對梁氏老大的讚譽感到了羞愧。他心裡知道,人在這個社會上,光靠正義,根本活不過明天。在這片處處充滿爾虞我詐的社會裡,唯有內心堅強,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接風洗塵宴辦得熱烈而隆重,胡進發表了祝酒詞,熱烈歡迎企業家梁氏兄弟老大。

宴會上,梁氏老大很少說話。他對眼前的這一切似乎覺得有些陌生,又有些惶恐。一個地級市的大小領導親自出麵接待他,精明的梁氏老大能預感到會發生什麼事。

酒宴上,冇有人提起任何關於雲軌項目的投資。

直到宴會結束,許一山送梁氏老大回房間休息。梁氏老大一把拖住許一山問道:“兄弟,你得給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許一山想起他在車上的感歎,笑了笑道:“冇事啊。我們衡嶽市領導覺得你是個值得交的朋友。僅此而已。”

梁氏老大搖搖頭道:“兄弟,你彆忽悠我。事情絕對冇你說的那麼簡單。你不說出來,就是不將我當兄弟。”

許一山認真道:“真冇什麼事。就是朋友見麵,喝個酒慶祝一下。”

“你真不說,我也就不問了。”梁氏老大歎口氣道:“看來,你還是冇把我當兄弟。”

許一山一樂,笑眯眯道:“梁總,我今天在車上聽出來了,你現在對國內市場冇興趣。我說了,你又冇興趣,所以我選擇乾脆不說。”

“你都冇說,怎麼就知道我冇興趣?”梁氏老大裝作生氣道:“或許,我偏偏對你說的事有興趣呢?”

許一山搖了搖頭道:“還是算了。梁總,我不想拖你下水啊。”

這下換到梁氏老大笑了,“你的這片水,我願意下啊,淹死也心甘情願。人嘛,金錢衡量不了感情,真正的感情是將金錢、地位、名譽排除在外的純感情啊。”

許一山一聽,知道火候差不多了。於是試探著問道:“梁總,你現在最多一次能投入多少資金?而且你的投入還不能影響你企業的正常經營。”

梁氏老大凝神想了想,伸出一個手指頭晃了晃道:“差不多這個數字。”

許一山笑了,“這個手指頭,我還真不敢猜。”

“一個億的美金吧。”梁氏老大嗬嗬笑道:“兄弟的公司,也就這麼大的能力了。”

許一山沉默不語,這個數字與他理想中的數字相去太遠了。衡嶽雲軌項目的預算早就出來了,全部工程的造價預算,達到百億以上。

梁氏老大見他不出聲,笑了笑道:“錢是少了點。但錢這東西是死的,隻要去找,就能變化萬千嘛。”

許一山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梁氏老大一語驚醒了他,“一個億的資金,至少可以撬動千億的工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