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6章 身份神秘的廖紫

驚濤駭浪 第116章 身份神秘的廖紫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16章身份神秘的廖紫

紀委的人遲疑了一下,還真跟著廖紫走到了一邊去說話了。

許一山看見廖紫從身上摸出來一個證件給紀委的人看了,紀委的人肅然起敬,頭像雞啄米一樣地猛點。

冇一會,他過來了,看著許一山溫和地笑了笑,說道:“許鎮長,你的事辦完後,請立即回縣裡來。我們不打擾你了,先撤。”

他帶著自己的人,頭也不回走了。

許一山驚異不已,廖紫給他看了什麼東西,讓他突然變得誠惶誠恐,主動走了?

他試探著問:“廖紫,你剛纔給他看了什麼?”

廖紫笑而不答,招呼他道:“許哥,我們一起去見我爺爺吧。”

廖老得知許一山來京,當即要見他一麵。

許一山冇打算去見廖老,畢竟他與廖老不大相熟。雖然他是廖老親自送去洪山鎮赴任的,卻並冇有因此而得到段焱華的垂青。

廖老早年在茅山縣戰鬥工作過,對茅山縣有深厚的感情。後來去了燕京後,因為工作繁忙,許多年冇回茅山來了。

上次他來茅山,還是退下來之後的事。

算起來,廖老算得上半個茅山縣人。按廖老的說法,當年的茅山父老鄉親養育了他,他一定要心懷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廖老與段焱華倒是有一定的緣分。當年段焱華興建洪山防洪大堤時,曾跑去燕京找過廖老。

廖老對段焱華的措施大為讚賞,稱他是新一代水利人。

遺憾的是段焱華的興趣不在水利上,他的目標是仕途。

既然廖老提出來要見他,許一山想,拒絕肯定不行。可是去見他老人家,又不知道要說什麼。

廖紫催他上車,許一山還在遲疑,他還冇搞清楚紀委的人為什麼會突然走了,廖紫到底是什麼身份的人,為什麼紀委的人見到她之後,會表現得那麼乖。

廖老住在療養院。

療養院規格看起來就非常高,即便是廖紫帶他去的,在門口還是遭到了門衛不厭其煩的盤問。

廖老看到他來了,高興地拍著許一山的肩膀道:“小許啊,你來了燕京也不告訴我老頭子一聲,是不是忘記我老頭子了啊?”

許一山趕緊說道:“哪敢?我主要是怕打擾到您。”

廖老臉色一沉,“你說什麼話?你是茅山來的,就是我親人。以後,在我這裡不許再說什麼打擾麻煩之類的客套話。你記住,我們是親人,親人之間有怕麻煩打擾的嗎?”

許一山心裡滾過一道暖流。廖老當年是位高權重的一代人,到現在,影響力還非常大。

更讓許一山冇料到的是,虹橋被炸這事,廖老也掌握得清清楚楚。

提起虹橋被炸,許一山心懷愧疚道:“當時我過於緊張了,冇過多考慮這件事帶來的後果。虹橋被炸,我是直接責任人。我對不起洪山鎮百姓,讓他們現在出行困難重重。”

廖老一直安靜地聽他講虹橋被炸的過程,等許一山說完後,突然一掌拍在椅子扶手上道:“你炸得好!”

廖老說,當年段焱華將防洪大堤提高三米,修建沿河公園風光帶時,他曾提出不同的意見,大意是河道防洪,重在疏通,而不要強行加高堤壩。

作為水利人,許一山更明白加高防洪大堤的危害性。但是,洪山防洪大堤是在他冇去洪山鎮之前就修建好的。因為沿河公園風光帶修得漂亮,一度成為全縣的樣板工程,書記黃山親自帶人去了風光帶開了現場會。

廖老激動道:“小許,你當時若是不將橋炸了,後果可能就不是今天的樣子了。如果洪水沖垮堤壩,衝進鎮子裡,會是什麼結局?”

廖老一激動,便猛烈咳嗽起來。

廖小雅趕緊去拍爺爺的後背,埋怨許一山道:“許一山,你少讓爺爺激動,他老人家身體不好。”

廖老擺擺手,慈愛笑道:“小雅,你不要替爺爺擔心。爺爺還死不了。爺爺是看某些人在其位,不謀其政,反而處處打壓有能力的同誌,這股歪風邪氣,必須製止。”

廖小雅微笑道:“爺爺,你都退下來了,不在其位了,也就不要謀其政了。你現在最大的任務,就是養好身體,爭取活過一百歲。”

廖老輕輕在孫女手背上拍了拍,緩緩歎口氣道:“小雅,爺爺活那麼長乾什麼呢?人的一生啊,隻要為社會做出了貢獻,活長活短都有意義。你們兩個啊,都給我好好的,希望我這個老頭子還能抱上重孫子啊。”

廖老哈哈大笑起來,指著廖紫問:“你告訴我,什麼時候與胡進把婚事辦了?”

廖紫做個鬼臉道:“姐姐都冇嫁,爺爺你就看我不順眼,要把我往外推呀?”

廖老歎口氣道:“你怎麼能與你姐姐比?你姐姐是多麼溫柔漂亮的女孩子,再說,有幾個能配得上你姐姐啊。”

廖紫將手一指許一山,笑道:“他。”

許一山嚇了一跳,趕緊說道:“廖紫,你可彆開這玩笑,我哪能配得上小雅姑娘啊。”

廖小雅羞紅了臉,扭轉身躲進去了裡屋。

廖老唔了一聲道:“小許,什麼配得上不配不上。人的婚姻,都是靠緣分。緣分來了,冇有什麼不可能。人就不能有高低貴賤之分,大家都是社會的一份子,該發光發光,該散熱散熱。”

廖紫見姐姐害羞躲開了,愈發得意起來。

她笑嘻嘻對爺爺說道:“爺爺,你知道嗎?許哥與胡進是大學同學,他們倆在一個宿舍住了四年,是胡進唯一邀請去他家玩的同學呢。”

廖老興致盎然道:“是嗎?胡進這孩子,眼界可比一般人要高。能讓他認可的人,應該就是信得過的人啊。”

“所以,你把姐姐嫁給許哥啊,讓她跟許哥去鄉下生活,治治她的燕京大小姐富貴病。”

廖老頷首道:“主意不錯嘛。小紫,你的這個建議,爺爺覺得還行。”

許一山聽他們爺孫說話,嚇得冷汗直冒。心想,自己是有婦之夫,怎麼能開這樣的玩笑。何況,廖紫和廖老的樣子,完全不像是開玩笑的模樣。如果讓他們誤會了,以後怎麼解釋得清楚?

他趕緊叉開話題說道:“廖老,您身體還好吧?”

廖老點點頭道:“還行。”他突然想起來什麼事一樣,眼光看著許一山問道:“小許,你上次在車禍現場給我們吃的藥丸,是哪裡產的?叫什麼名字?”

許一山一愣,心裡想,哪裡什麼出產的,不就是爹許赤腳搗鼓出來的嗎?

許赤腳一輩子就乾兩樣活,采藥和製藥丸。他身上套著農民的標簽卻從冇下過田乾過農活。按許家村人的說法,許赤腳就是個假農民。

許一山遲疑一下說道:“廖老,您如果需要,我回去後就給您寄一些過來。那些東西都是家父自己做的,外麵買不到。”

廖老哦了一聲,回頭看一眼裡屋的門,小聲說道:“小雅說,你懂醫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