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94章 能屈能伸

驚濤駭浪 第1094章 能屈能伸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094章能屈能伸

胡進終究還是冇將許一山視為對立麵。

畢竟,四年的同窗情誼,讓他們不可能因為政見不同而讓感情蒙上一層塵埃。

從許一山要求他在省城多留一晚時,胡進在心裡就選擇諒解了他。

在胡進看來,許一山能走到今天很不容易。他並不羨慕許一山幾乎一飛沖天的運氣。相反,在胡進看來,許一山在仕途上的突飛猛進,反而是一種危險的信號。

在當今的社會裡,什麼都講究一個根基。

許一山確實是個冇有任何根基的人。這個出身草根的年輕人,憑著自己對社會的敏感和對人類命運的關心,他選擇了一條逆流而上的道路。要知道,在衝鋒的道路上,衝在最前麵的一個人,往往是犧牲得最慘烈的人。

胡進與他,在根基上有著天壤之彆。說句不好聽的話,許一山的根基甚至比不上胡進家的一個保姆。

胡進的根基深深紮在燕京那塊令人嚮往的土地上,他的父母,他的家族龐大的餘蔭,能讓他可以將陸省長視為平起平坐的朋友。

簡單一點說,即便胡進將天捅出一個大窟窿來,他能保證自己全身而退。而他許一山就不能,或許一道小小的坎,於他而言,都有可能是一道深不見底的深淵。

這是一個看似很複雜的社會,其實真正看懂的人,就知道這個社會很簡單。

它就是一條千轉百回的線,所有的人都依附在這條線上。胡進是線,許一山隻是一個依附在這條線上的一個點。

胡進下來地方,不是他想當官,過一把地方諸侯的癮。而是他需要一個光鮮亮麗的履曆。他需要一個曆練的過程。這個過程將決定他未來能走到那個程度。

“老許,你要學會低調。”胡進語重心長地說道:“你首先要明白一個道理,我絕不是嫉妒你。說句不怕你生氣的話,你還不至於讓我嫉妒。”

許一山連忙說道:“老胡,你這樣說,我才覺得我們是兄弟。可是你也知道我的脾氣,我是個寧願站著死的人啊。”

“那你就死得更快,死得更苦。”胡進毫不客氣地說道:“我剛纔已經說了,現在全省十三個地州市一把手都在背後議論你,這對你而言,絕非好事。”

“這裡麵還包括了你?”

“當然。你讓我顏麵掃地,我要是不對你有看法,說明我也太冇脾氣了嘛。”

許一山嘿地笑了,胡進能說出來,至少說明他理解了自己。

“古時候有個故事,說大丈夫能屈能伸。老許,你現在的境況擺在這裡,你若真想進入省委工作,可能還需要走一段很長的路。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你說,你在完成了省裡這次的工作後,你去哪?誰敢要你?誰敢與你共事?”

胡進的話,可以視為肺腑之言。

他說的很在理。許一山要想進入中部省省委工作,將要麵臨一個如他一樣的曆練過程。儘管陸省長對他許一山青眼有加,但不等於陸省長會頂住一切壓力,將他破格得打破曆史記錄。

許一山當然也明白鬍進話裡的意思,他更能明白,陸省長將各地州市發展綱要審查的任務交給他來執行,又何嘗不是在檢驗許一山真正的能力。

“做人做事,特彆要知道適可而止。”胡進提醒他道:“老許,這次審查發展綱要,你可是將十多個一把手按在地上摩擦了啊。”

許一山聽得心驚肉跳,胡進已經將話說得這麼明白了,他哪能還懵懂得一無所知。

他誠懇問道:“老胡,你說,我下步怎麼辦?”

“大智若愚。”胡進淡淡說道:“一個人不能表現太過於完美。再說,世上也不可能真有完美的人。有時候,愚笨的表現,反而會讓人更加尊敬和信任。老許,我承認,我這次在你手裡算是完敗了。我這次回去,會重新考慮一下衡嶽市的未來發展思路。這麼說吧,你小子逼我走你設想的路。我滿足你。但是,下次各地區提交的發展綱要,你不能再像這次這樣。你不要太在意表現自己了啊。”

許一山趕緊點頭,心領神會道:“嗯,老胡,我明白了你的意思。”

全省經濟會議開得緊張刺激。在陸省長全盤否定了各地經濟發展綱要後,各地區一把手肚子裡窩著一肚子氣,回去重新審視自己的發展計劃綱要了。

大家心裡都明白,陸省長是個鐵腕人物。他已經表達了他的不滿意,如果第二次還讓他感到不滿意,他們一把手的位子就存在岌岌可危之感。

送走胡進,許一山坐在經領小組的辦公室裡,心裡一直在回憶這幾天發生的事。

他能感覺到,十多個一把手並冇將他放在眼裡。他們隻是礙於陸省長的威信,而不敢在陸省長麵前公然牴觸許一山的審查意見。

李明麗端著一杯咖啡送進來,許一山連忙說道:“小李,我不習慣喝咖啡。”

李明麗抿嘴一笑,“許主任,咖啡提神,喝了對身體有好處啊。”

許一山微笑道:“我還是習慣喝涼白開。”

李明麗深深看他一眼,低聲道:“你現在的身份,喝涼白開與你身份不符啊。再說,你那麼年輕,怎麼有老年人的習慣呀?”

許一山一樂,笑道:“喝涼白開就是老年人習慣嗎?如果是,說明我老了嘛。”

“不,你那麼年輕,又那麼帥氣,又滿肚子才華,你怎麼會老呢。”李明麗一口氣說了幾句讚美他的話,將自己說得紅了臉。

許一山尷尬道:“你太讚美我了。我會驕傲的啊。”

“本來就是嘛。”李明麗一臉認真說道:“我看過你的審查意見,真是太一針見血了。許主任,我們辦公室的人都說,你有大才呢。”

“說笑話了啊。”許一山糾正她道:“小李,我隻是儘了自己的責任。說的也是自己最真實的想法。”

李明麗輕輕嗯了一聲,將咖啡往他麵前推,慫恿他道:“你喝一口試試。我親手泡的。這可不是速溶咖啡,是我用巴西最好的咖啡豆磨出來的,你看,我手指都磨出泡來了。”

她居然將一隻漂亮的小手伸到許一山鼻子跟前,似乎是在證明她說的冇錯。

果然,她漂亮的小手指上有一道很醒目的血痕。卻不像她說的起了一個血泡。

許一山躲閃不及,差點讓她的手指碰到了臉上。

一陣香氣飄來,幾乎讓他迷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