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89章 三個選擇

驚濤駭浪 第1089章 三個選擇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089章三個選擇

過一個年,許一山搞清楚了一個現實。茅山縣表麵上歌舞昇平,其實內裡爭權奪利得非常厲害。

一個官正,就將一個縣的勞務市場全部控製在他手裡。隨著許一山瞭解得越多,他的憤怒越發淤積得多。剛開始還以為官正隻是靠著相關領導盤剝農民工,現在他徹底的明白過來,官正盤剝的真正對象不是農民工,而是茅山縣未來的巨大勞務市場。

茅山縣在建的油脂基地,汽車零配件生產線,都將是用工巨大的市場。控製住勞務市場,就基本等同於控製住這兩家公司。

隻要勞務市場在他們手裡抓著,他們就有與孫武和杜鵑談判的籌碼。

許一山回老家聽到鄉親抱怨,剛開始還以為僅僅隻是拖欠勞務工資的小事,冇想到他觸到了茅山一個非常隱秘的黑幕。

周琴在聽了許一山的彙報後,半天冇出聲。

許一山忍不住問了一句,“周書記,茅山這些事你都不知道?”

周琴掃了他一眼,淡淡說道:“我隻是一個凡人,不可能什麼事都知道吧?”

許一山試探著問:“你準備怎麼辦?”

周琴又看了他一眼,再冇出聲。

許一山坐了一會,周琴始終埋頭看著麵前的檔案,似乎忘記了辦公室裡還有他的存在。他故意輕輕咳嗽一聲,意在提醒她。

可是無論他怎麼示意提醒,周琴都像進入了忘我之境一樣。到這時候,許一山驀地明白過來,她冇有與他探討或者商量的想法。

他隻好知趣起身告辭。周琴頭也冇抬說道:“過兩天你去省城的時候,我送送你。”

“不用了,謝謝周書記。”許一山婉拒她道:“我自己走。”

周琴對茅山勞務市場亂象似乎冇有興趣,她冷淡的表現,讓許一山感覺很冇意思。

假期的最後兩天,許一山呆在家裡哪裡也冇去。他現在對周琴有些失望,心想自己隻不過是個掛職的書記,在茅山的權力場中,屬於人微言輕的角色。

陳曉琪對這件事反而很高興,她勸許一山道:“我爸不是說了嗎,你的未來不在茅山。你一個掛職的,睜隻眼閉隻眼不就過去了?這些麻煩事,我們不惹,好嗎?”

許一山苦笑著搖頭,無話可說。

大年初七這天,黨校打來電話,通知學曆班學員,暫緩開學。

許一山問了一句:“怎麼要暫緩啊?”

黨校那邊冇給解釋,隻是告訴許一山,開學前會通知他們。讓許一山耐心等待就是了。

黨校開學不了,在縣裡他又冇具體事務。突然之間,許一山感覺就像一個閒人一樣,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了。

直到過了元宵節,許一山纔得到通知,讓他立即趕去省裡。卻不是開學,而是省裡要召開兩會,許一山被安排為兩會協調人員。

每年春節過後,省裡的兩會都會如期召開。

兩會很重要,它不但是決定全省未來一年或者幾年的走向,更多的是涉及到全省的人事變遷。

兩會其實就是換屆會,有人上,就必然有人下。

許一山接到通知後,一刻都冇耽擱,隻與陳曉琪說了要去省裡幫忙。

到了省裡才知道,他是唯一的一個被抽調參加省兩會的人員。在看過參會人員名單之後,他不覺有些失落。他發現學曆班裡的同學,大多是參會代表。

陸副省長看他情緒不高,讓他晚上去一趟他的辦公室,他有話要與他談。

許一山按時到達陸副省長辦公室後,才發現他的辦公室裡隻有他們兩個人。

陸副省長冇多說一句閒話,開門見山問他:“一山,看你有情緒的樣子啊,是不是對抽調你來參加協調兩會有想法啊?”

許一山老實回答道:“首長,我現在成了一個會務人員。”

“會務人員怎麼了?你不想乾,還是覺得大材小用了?”陸副省長濃眉皺了起來,“一山啊,經曆比什麼都重要,這個道理你不懂?”

許一山連忙解釋道:“我就是覺得,我在會務組幫不上什麼忙。”

陸副省長深深看了他一眼,突然說道:“既然你覺得在服務組屈才了,我現在給你三條出路,你自己選擇。”

許一山心裡一跳,趕緊小聲說道:“首長,我也冇彆的意思。”

陸副省長擺擺手道:“本來這件事,我是想等兩會結束之後再與你說。現在看來,你內心很焦慮。我知道你是個想乾大事的人,不願意無所事事。”

陸副省長給了許一山三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就是參加省委專項工作督查組。負責全省關於社會治理和嚴厲打擊違法犯罪專項活動督查。

第二個選擇就是回去衡嶽市,負責協助市委市政府開展經濟振興計劃。

第三個選擇,陸副省長猶豫了很長一段時間,問許一山願不願意把掛職變成在職?如果願意,他將正式出任茅山縣委副書記一職。

許一山認真聽完後,小聲問了一句,“首長,黨校學習結束了?”

陸副省長搖搖頭道:“冇有。本屆學習期為三年,一天都不會少。”

“我想繼續參加學習。”許一山遲疑一會,還是將想法說了出來。

“你不是急於想工作嗎?”陸副省長笑了笑道:“我相信,把你放在任何一個位置,你都不會讓我失望。但是,一個人坐不了冷板凳,很難擔重任啊。”

許一山訕訕說道:“首長,我不是怕坐冷板凳。”

“好啊,不過我提醒你,你堅持要將學習期讀完,這可有風險。”

許一山明白陸副省長話裡的意思。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了。三年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道坎。三年時間,很多人與事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若是堅持讀書三年,基本會被邊緣化。

但是,黨校學習班是陸副省長親自主持的一屆培訓班,他將時間定位三年,而且參加培訓的人,大多數是經過他親自挑選出來。這其實就在暗示,他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這屆學員畢業之後,首先在學曆上就有一個突破。許一山他們畢業之後,能拿到碩士文憑。

“首長,我還是想把書讀完。”

許一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裡已經將自己與陸副省長捆綁在一起了。他敏銳地感覺到,隻要坐滿三年冷板凳,他將會有一個一飛沖天的未來。

但是,若是這三年裡陸副省長冇能達成他所願,許一山的未來也將隨著陸副省長的失意而跟著蒙山一層塵埃。

“路是你自己選的,你要珍惜。”陸副省長嚴肅說道:“一山,希望以後再不要看到你有情緒。乾工作,必須要有飽滿的熱情。”

許一山使勁點頭,他心裡其實很清楚。陸副省長所謂的他鬨情緒,並不是他真正有情緒。而是他在茅山所見所聞後,心裡窩著一股怒火,卻無法發泄。

“當然,這三年裡,你也不可能兩耳不聞窗外事。”陸副省長揮揮手道:“要冇其他的事,你回去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