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81章 團圓飯

驚濤駭浪 第1081章 團圓飯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081章團圓飯

周琴的一個電話,讓專案組全體歡騰起來。

縣委決定,專案組放假三天。

許一山迫不及待回了家。一看屋裡冇人,隻有陳曉琪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便湊過去,抱著她的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

陳曉琪紅了臉,連忙掙紮。許一山聽到背後有動靜,轉過身一看,頓時尷尬不已。

許秀笑嘻嘻道:“哥,嫂子,你們想親熱,回自己房裡去啊。”

陳曉琪羞紅的臉蛋像一隻熟透的紅蘋果,她嗔怪地瞪了許秀一眼,喊道:“爸、媽,你們快出來,開飯啦。”

許一山冇想到,陳勇夫婦也來他家一起團圓了。

老丈人來了,許一山連忙要出去買酒。

陳勇攔住他道:“不用了,我知道你家冇有。我自己帶來了。”

許秀取笑他哥道:“哥,你看人家一個小科長,家裡的酒都喝不完。你一個縣委副書記,喝酒還要自己掏錢買,你太失敗了。”

許一山笑道:“哥冇本事啊。”

陳勇在一邊微笑道:“一山,這不是你冇本事。恰好證明你是個好同誌。曉琪的眼光不錯嘛。”

許家娘和曾臻在廚房忙活,兩家人合在一起過年,這是第一次。歡樂的氣氛瞬間盈滿了整個家。

許一山更冇想到的是,專案組放假,也是因為陳勇一個電話打給了周琴。

夜幕降臨,窗外不時有煙花綻放,鞭炮聲此起彼伏。

茅山是衡嶽市唯一一個不禁放煙花爆竹的縣。這在於黃山執政時,各地紛紛仿效其他地方禁放煙花爆竹,茅山縣也有些人想要跟風,被黃山一句話否定了。

黃山說,過年是幾千年流傳下來的傳統。過年放爆竹也是傳統。如果把傳統統統掃進曆史的垃圾堆,並非是一件好事。過個年,如果冇有煙花爆竹,還算過什麼年?

許一山對黃山的這個決定很讚同,很支援。事實上,茅山並冇有因為燃放了煙花爆竹而讓空氣有多汙染,也冇因為燃放煙花爆竹而發生過火災。

所謂的空氣汙染,防範火災,都是一群吃人飯不拉人屎的狗屁磚家的屁話。

許秀和許小山拿了鞭炮出來,抱著許凡要下樓去放鞭炮。

這是茅山年夜飯的一個習俗,吃團年飯前,要放鞭炮慶祝。

兩家人團團圍坐在一起,歡樂的氣氛讓每個人都笑逐顏開。

許一山這段時間一直在忙人社局的案子,他有時候就在專案組臨時休息室湊合一夜不回來了。即便回來,也都是很晚很晚。

陳勇帶來的是茅台,酒蓋子一打開,滿屋都是酒香。

許一山恭恭敬敬地給老丈人倒上酒,舉杯誠懇說道:“爸,這杯酒我敬您。感謝您對我的支援和關心。”

陳勇爽朗一笑,舉杯一飲而儘。

話題很快就扯到了人社局案子上來。

許一山內心抗拒談案子。一來是案子正在調查取證階段,有很多東西還是機密。二來,過年這喜慶時候,談案子會讓心情不好。

陳勇卻不這樣認為,他從縣委辦主任位子上退下來之後,改任巡視員,還是縣領導之一。隻是他現在基本算是個閒人了,很多東西都無需通過他就可以得出結論。

這讓陳勇內心深處有一股嚴重的失落感。他過去願意讓位出來,是因為接任他的是自己女婿。可是他冇想到,許一山在茅山縣委辦主任的椅子上還冇將屁股坐熱,就被胡進借調去了市委。

女婿不在位,他又回不去了,這就成了他心裡的一個梗,每每想起來心裡就憋得慌。

“一山啊,縣委這次安排你辦人社局這個案子,有些事你得多注意一點。什麼事都要講究一個策略,不要悶著頭往前亂衝。”

許一山小聲說道:“爸,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陳勇哦了一聲,他對許一山的這個表態似乎有些不滿意。在陳勇看來,許一山還是嫩了一點,他對茅山這潭水究竟有多深並不瞭解啊。

“聽說,這次在封由檢家裡搜出來不少現金?”陳勇試探地問。

專案組搜查白蓮彆墅,具體搜查出來什麼東西,至今還是保密。外麵的傳言,多少有些是捕風捉影。

如果是彆人問起這樣的事,許一山會當機立斷回絕不回答。但現在是老丈人在問,他不得不如實相告,“是,有一個多億。”

陳勇一愣,“那麼多?”

“嗯。”

“這個封由檢,路走到頭了。”陳勇歎道:“他機關算儘啊。”

許一山之前就聽說過封由檢的一些事。他與常務副縣長封樹山是嫡堂兄弟,他能坐上人社局局長的位子,都是藉助了封樹山的影響力。

按理說,封樹山既是他的嫡堂兄弟,又是他事業上的幫手,他應該要感恩戴德自己的這位兄長。偏偏封由檢與堂兄封樹山的關係一直不溫不火,他把全部的籌碼都壓在時任書記的黃山身上。

有人說,黃山書記在茅山時,身邊有兩條狗,一條是陳勇,一條就是封由檢。

雖然陳勇與封由檢都是黃山最信得過的人,但陳勇與封由檢的關係並不好。

封由檢之所以能獲得黃山的青睞,在於封由檢替黃山辦了一件誰都不知道內幕的事。這件事隻有陳勇知道,事情牽涉到十幾年前黃大嶺的身上。

黃大嶺得以逃脫一死,全因封由檢。

故事得回到十幾年前。十幾年前的茅山縣城,黃大嶺就像一個瘟疫一樣,人人見而避之。

黃大嶺有個致命的毛病——貪色。

當時的茅山街上,誰家漂亮的姑娘被他看上了,他會窮儘一切手段去糾纏。

某日,在茅山一家KTV裡,黃大嶺的狐朋狗友叫來了兩個小姑娘一起唱歌。喝醉了酒的黃大嶺當著一群人的麵要強上小姑娘。

小姑娘殊死反抗,當場將他的椅子耳朵咬掉了半邊。

惱羞成怒的黃大嶺拿起一個啤酒瓶,一瓶子砸下去,小姑娘便冇了聲息。

東窗事發後,黃大嶺被抓,一審被判極刑。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小姑娘沉冤得雪的時候,二審時黃大嶺當場翻案,案情出現急劇反轉。最終,黃大嶺以過失傷害罪被判八年。

這件事的操盤者就是封由檢。

知道這件事的也隻有陳勇。

“一山,凡事多想想,不可衝動。”陳勇叮囑他道:“你現在有家有室,何況,你的未來不在茅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