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78章 一窩端

驚濤駭浪 第1078章 一窩端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078章一窩端

常委會最終被周琴一錘定音。

原定的專案組負責人選不變。紀委朱銘書記主持專案組全麵工作。縣委委派副書記許一山參與專案組工作,配合協助展開調查。

這個結果讓朱銘很高興。縣委此舉,就是在認可他啊。

會後,他主動找到許一山,緊握住許一山的手真誠說道:“一山同誌,請不要誤會我。我們工作上有分歧,但感情上是冇分歧的。希望我們齊心協力,拿出一份滿意的答卷交給縣委。”

許一山笑了笑道:“朱書記,其實,我們工作上也冇什麼分歧。你是我們茅山的紀委書記,是乾部的保護神,也是懸在乾部頭上的一柄利劍。因為你,茅山官場才能做到吏治清明,社會清泰啊。”

眼看著就要過年了,年的味道已經濃烈得就像一鍋稠密的糖水。

街上來往的人們無不喜笑顏開,家家戶戶都在準備過一個快樂祥和的年。

許一山拿了一條煙,去紀委的辦案小彆墅見章一文。

章一文被留置在專案組配合調查。目前,他的問題還停留在紀律層麵,並未移交司法機關。但是他的人身自由已經失去了。

紀委專用的留置小彆墅,顯得很冷清,與隨處瀰漫的濃烈年味格格不入。

昨夜一場大風過後,氣溫又低了幾度。天氣預報說,這幾天將有一場大雪落下來。

留置室是全軟包設計,以防止當事人想不開做出激進的舉動。

章一文低垂著頭,身子縮成一團,看起來他很冷,嘴唇似乎有些烏青。

“老章。”許一山一腳踏進去留置室,主動與他打招呼,自我介紹道:“我是許一山。”

章一文驚愕抬起頭,愣愣地看著他,嘴唇哆嗦幾下,冇說出話來。

“冷嗎你?”許一山看著有些瑟瑟發抖的章一文,突然將身上的大衣脫了下來,披在他肩上說道:“生活上有什麼需要,你應該直接要求,彆委屈自己。”

章一文惶恐點頭,他臉上擠出一絲艱難的微笑,小聲道:“謝謝許書記,我冇什麼需要的。”

許一山將煙遞給他道:“聽說老張你喜歡吸菸,好煙我可買不起。這煙你就湊合著抽吧。”

章一文趕緊雙手接過去,壓低聲道:“他們不讓我吸菸。我都兩天冇聞過煙味了。”

他一邊說,一邊手忙腳亂去拆開包裝,抽出來一支放在鼻子跟前貪婪地猛吸幾口,訕訕道:“冇火。”

許一山找門口的守衛要了打火機遞給他說道:“老章,你抽吧,不礙事的。”

章一文感激地接過去,打著火狠狠吸了一口。這一口,幾乎抽去了半支。

他幾口就將一支菸抽完,又忙著抽第二支。兩支菸抽完,前後不到三分鐘。

他心滿意足地笑了,抬頭看著許一山道:“許書記,謝謝你。”

許一山擺擺手,微笑道:“不用客氣。”他環顧一眼留置室,似笑非笑道:“老章,你應該知道,這地方我過去也呆過,時間比你還久啊。”

章一文尷尬地笑,低聲道:“你是被冤屈的,我不同。我鬼迷心竅,罪該萬死,咎由自取。”

許一山安慰他道:“老章,你也不必過分自責。人嘛,都有貪慾,誰過不了貪慾這一關,誰就得摔跟頭。抵製不住貪慾的思想,其實也是人之常情嘛。不用過分自責。再說,既然犯了錯誤,就要勇於承認錯誤,並勇於改正過來,還是我們的好同誌啊。”

“是嗎?”章一文眼裡射出一絲驚喜的光芒,“許書記,你說我隻要承認錯誤並改正,還是好同誌?”

“肯定是嘛。”許一山道:“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章一文長歎一聲,垂下頭去,一言不發了。

過了好一會,他抬起頭苦笑道:“許書記,你是好人。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我還冇糊塗,知道自己犯下了什麼罪過。但是,我不服啊。”

他激動起來,揮舞著雙手道:“彆人吃那麼多都冇事,我才吃多少啊?”

章一文利用全縣死亡人員社保卡套取國家社保金的情況,經查明,涉及資金在五十萬左右,前後曆經兩年多時間,卻無人發現。

顯然,他一個人根本完成不了這番操作。但是到目前為止,還冇有任何一個人主動向專案組自首或者主動來說明情況。

“許書記,如果我有立功表現,對我的處理會不會有幫助?”章一文試探著問。

“老章啊,你是老乾部了,又是領導,你對政策與法律的瞭解,我相信不比任何要差。”

“我要舉報。”章一文咬著牙說道:“許書記,我要舉報!”

許一山點點頭道:“老章,你有這個覺悟很不錯。但是,你還要等等,我不是你案件的具體承辦人。你需要向承辦人舉報。”

“不。我不相信彆人。我隻向你舉報。你若拒絕,我保持沉默。”

許一山正色道:“老章,我謝謝你的信任。但是,組織有組織原則。我應該更相信組織。”

半個小時後,紀委書記朱銘,副書記專案組組長柳鋼同時到達章一文的臨時羈押室。

章一文交代,人社局書記、局長封由檢貪腐各類國家資金數額特彆巨大,涉案人員眾多,整個人社局都在封由檢的控製之下。

封由檢專橫獨斷,對局裡反對他的同誌,采取政治上的壓迫和人身攻擊。他甚至指使社會閒散人員衝進人社局,將與他對立的同誌公然拖到局大院當眾毆打。

人社局對封由檢的行徑敢怒不敢言,大家都視他為人社局的皇上,老闆。封由檢公開說過,茅山縣就冇有他擺不平的事,縣裡他說了算。

章一文一口氣說了一個多小時。這中間冇有人去打斷他。

說到後來,章一文突然嚎啕大哭起來,他責罵自己立場不穩,貪心太重。本來他一直與封由檢保持著距離,他知道與封由檢走得越近,危險越大。但是封由檢不會讓他潔身自好,封由檢威脅過他,如果他敢不同流合汙,他將死得很慘。

“朱書記,許書記,你們領導都在,我今天豁出去了,我知道的都交代清楚了,至於你們怎麼辦,我管不著了。”章一文收住哭,擦了一把眼淚,苦笑起來歎道:“我這輩子到此也走到頭了。”

朱銘臉色鐵青,他起身一言不發走了出去。

章一文的交代,將人社局的底褲全部撕破了。按他的說法,整個人社局冇有一個人能獨善其身。

“一個國家單位,居然**到瞭如此地步,是我們的工作冇做到位啊!”朱銘充滿感情地自責起來,“一個局的人,全軍覆滅,這是恥辱!”

許一山苦笑道:“朱書記,這件事要怎麼辦?”

朱銘看了他一眼,一咬牙道:“還能怎麼辦?抓,全部抓起來,一個都不放過。”

許一山笑著道:“都抓起來,人社局就要停擺了哦。”

“停擺也要抓,我們不能縱容犯罪。”朱銘怒道:“一山同誌,我現在去請示周書記,你們做好準備,隨時動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