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77章 較量

驚濤駭浪 第1077章 較量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077章較量

周琴突然提出來的建議,讓大家才注意到一直默默坐在一邊的許一山。

所有的目光都去看他,氣氛一下變得很怪異。

冇等許一山開口說話,朱銘已經搶先說出了口。他用一根手指頭輕輕敲著麵前的桌麵,麵無表情地質問周琴,“周書記,我想請問一個問題。今天開的是不是常委會?”

周琴肯定點頭。

“好。既然是常委會,就應該是特彆嚴肅的會。會上發言是有規定的。不是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可以混進來,都可以再常委會上信口雌黃的是不是?”

朱銘的話說得非常刺耳,在座的人臉上都露出來一絲尷尬的神色。

很顯然,他針對的是許一山。他的理由聽起來冠冕堂皇,還真不容反駁。

但是,他的語言帶有太強的侮辱性,從而徹底激發許一山強抑著的憤怒。

朱銘質問過之後,得意地仰著臉看頭頂的燈,似乎在等待周琴的回答。

周琴動動嘴唇,還冇出聲,被許一山示意打住了。他不慌不忙起身道:“請問紀委朱書記,我許一山是不是茅山縣委副書記?”

朱銘冷冷道:“冇錯,你是。那是因為你上麵有人。”

許一山微笑道:“既然朱書記承認我是縣委副書記,那麼我與在座的各位就有同事之誼對不對?當然,我非常委,但按照組織規定,非常委可以列席常委會,這是不是事實?我如果是朱書記所謂的阿貓阿狗,我想請問朱書記您,你是阿貓呢?還是阿狗呢?”

此話一出,與會領導不禁莞爾。

朱銘氣急敗壞地站起身,雙眼逼視著許一山,一字一頓道:“姓許的,你罵我?”

許一山解釋道:“朱書記你又理解錯了。我冇罵任何人。當然,如果你把我比作阿貓阿狗,我是很有好奇心的。”

朱銘氣得七竅生煙,一張老臉漲的通紅。他猶豫了一下,然後一掌拍在桌子上,怒吼起來,“許一山,誰給你的列席資格的?”

話音未落,聽到周琴冷冷地回了他一句,“我給的,有問題嗎?”

朱銘楞了一下,嘴唇微微顫抖,卻再也冇發出聲音來。

雖說組織規定各級黨委政府都是集體領導製,但是組織又特彆賦予了一把手的最後否決權。這是一種巨大的權威,具有不可逆轉的力量。

這就是作為縣委一把手的周琴,在關鍵時刻體現出她權威的時候。

會議本來是朱銘提議召開的,目的是想發泄他的不滿。他所管轄的一畝三分地,居然被滲透,而他自己卻一無所知,這對一個機構的主要領導人而言,就是莫大的侮辱。

他無法忍受許一山揹著他搞鬼,利用紀委成立專案組。

縣委這樣做決定,讓他有一股嚴重的危機感撲麵而來。既然成立專案組都冇與他商量,很顯然,這是縣委對他不勝任的表現。

一個失去組織信任的人,他的前途就開始表現出岌岌可危的狀態。

他必須爭取贏回來一個麵子,這個麵子很重要,決定著他在茅山政治局麵上的位子還能不能坐得穩固。

朱銘不會想到,成立專案組調查人社局,是周琴要全麵奪取茅山權力的第一步。非但他朱銘一無所知,就連縣長彭畢,都一概矇在鼓裏。

茅山人社局的問題其實與朱銘並無瓜葛。甚至他也曾動過要調查的念頭。可是,他在經過多次的權衡利弊後,選擇了睜隻眼閉隻眼,以無人舉報為由,一直按著冇動這塊肉。

這是一塊充滿了誘惑的肉,它就像一把雙刃劍一樣。如果不徹底將之打趴下,反過來就很容易傷到自己。

人社局局長封由檢是全縣皆知的黑白兩道通吃的人物,人前人後皆以“老闆”自居。封由檢的飛揚跋扈,一度引起不少人的反感。卻因為他的狠,而讓人敢怒不敢言。

這次縣委悄然成立專案組,突然出擊將優撫股股長章一文拿下,明白人都能看出來,拿下章一文隻是大戲的序幕,真正的目標是封由檢。

由此,常務副縣長封樹山以穩定大局為由,強烈要求縮小調查範圍,言外之意,不要將封由檢牽扯進來。

這也是一次選邊站隊的最好契機,從常委們的表態就能看出來,大家一致附和彭畢的意見,縮小調查麵,減少社會影響力。

他們以為,在強大的反對聲中,周琴會再次選擇妥協。卻冇料到周琴會將許一山拖了進來。

茅山官場對許一山褒貶不一,不瞭解他的人都認為許一山是靠著老嶽父陳勇的裙帶關係而上位的,此人並無真材實料。熟知他的人都知道,許一山是個膽子很大的人。

朱銘發難,遭到了許一山的猛烈反擊,局勢緊跟著就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封樹山沉默不出聲,彭畢沉默不出聲,會場一時陷入了沉默當中。

朱銘審時度勢,他訕訕解釋道:“周書記,你可能誤會我了。我的意思是,許一山同誌列席常委會冇有問題,隻是成立專案組調查人社局的案子,與紀委的預定方針是一致的,我對專案組的工作有意見。”

“有意見可以提出來嘛。”周琴微笑道:“組織允許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我建議,專案組的工作不能由柳鋼同誌負責。大家可能不知道,柳鋼同誌與人社局優撫股股長章一文有親戚關係。根據迴避原則,他應該迴避。”

此語一出,頓時嘩然。

周琴和許一山事先還真冇掌握到這個情況,突然聽到朱銘爆出來這樣一個資訊,頓時有些懵了。

許一山反應很快,他笑了笑道:“古時就有一句話,叫外舉不避仇,內舉不避親。真正有正義的乾部,絕對不會徇私情。我相信柳鋼同誌是個鐵麵無私的紀檢乾部,過去的經驗可以證明,柳鋼同誌完全能信任當前的專案組工作。”

朱銘情急之下拋出迴避製度,想迫使周琴臨陣換將,卻又一次被許一山不動聲色懟了回去。

換不換人現在是關鍵,一旦讓朱銘達到了換將的目的,專案組將變得名不副實。他能換得下柳鋼,就能換下所有不聽話的人。

如果專案組換上朱銘的人,專案組的存在還有意義嗎?

討論再次激烈起來。現在的局麵是已經無人質疑專案組的問題了,開始就專案組負責人選展開了激烈的爭論。

有常委主動選擇與許一山站在一起了,他們打趣道:“說實話啊,現在要找一個冇有任何社會關係的同誌,比彩票中獎還難。信不信我們隨便舉出一個人來,如果把他周邊的關係梳理清楚,都會找到千絲萬縷的聯絡的。所以啊,一山同誌的內舉不避親觀念還是值得考慮的啊。”

會議室裡再次沉默下來。所有人都在想自己的心事,在權衡和揣摩人社局案的最終走向。

人社局貪腐案進入紀檢程式,預示著要揭開茅山縣多年來一直捂著的蓋子。

蓋子揭開,究竟會影響到多少人,誰心裡都冇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