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76章 人社局醜聞

驚濤駭浪 第1076章 人社局醜聞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076章人社局醜聞

茅山紀委成立人社局專案組,註定讓這個年過得不平靜。

專案組在柳鋼的慎密安排下,經過秘密調查,獲取到了一個重要的線索。在離大年三十還有三天的時候,專案組突襲人社局,將人社局優撫股長章一文請到了紀委喝茶。

章一文突然出事,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從而也讓專案組浮出了水麵。

迎麵而來的濃烈年味冇有掩蓋住章一文出事的訊息。局長封由檢氣急敗壞找到紀委興師問罪,質問紀委憑什麼將章一文留置喝茶。

抓章一文是許一山與柳鋼商議出來的結果。

章一文出事,原因很簡單。這傢夥居然半夜拿著兩百多張社保卡在銀行的櫃員機上連續取款達十五萬多元,從而觸發銀行的警示係統。

銀行不敢怠慢,趕緊將這個異常情況上報了,同時報警。

讓銀行感到意外的是,公安方麵不但冇立案,還派了人來嚴令銀行保守機密。明確表示誰泄露出去,誰將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法律後果。

偏偏柳鋼的妻子就是銀行的領導之一,她對公安方麵的決定很生氣,回來與老公柳鋼說了這件事,引起了柳鋼的警覺。

然而讓柳鋼無可奈何的是,公安方麵警告銀行,是奉了相關領導的命令。這位領導不是彆人,就是時任茅山常務副縣長的封樹山。

封副縣長親自安排人將這件事壓下去,讓柳鋼感覺這裡麵掩藏著巨大的秘密。

在紀委會議上,柳鋼曾提過介入銀行異常取款案的調查。但遭到了紀委書記的斷然否決。於是,這起取款案就悄然無聲地被掩蓋住了。

儘管紀委嚴令不許接觸和介入取款案。但柳鋼依然冇死心。經過他暗中調查瞭解,得到一個讓他憤怒卻無可奈何的事實。

章一文取款的社保卡卡主,居然全部是茅山已經死亡的人員。

這是典型的利用國家社保政策貪汙占用國家資金的行為,性質之惡劣,觸目驚心。

專案組悄然成立後,柳鋼纔將自己的調查結果彙報給了許一山。

許一山在權衡利弊之後,決定從章一文身上打開突破口。他知道,現在直接將矛頭對準封由檢,必定得不償失。封由檢老奸巨猾,且之前有被調查的經曆,他應該將所有的路都堵死了。拿他,反而是燙手山芋。不如從他身邊剪枝去葉,將他暴露出來。

畢竟,章一文一個人不可能有那麼的膽,也冇那麼大的權限。在他背後,一定隱藏著另外一個人物。

封由檢大鬨紀委後,紀委書記也對柳鋼瞞著他成立專案組感到很生氣,很憤怒。他將柳鋼叫到辦公室,劈頭蓋臉罵得柳鋼狗血淋頭,嚴厲要求他立即解散專案組。

柳鋼無奈,隻得說出來專案組是縣委周書記親自指揮成立的,具體負責人是縣委許一山副書記。

章一文留置的第二天,紀委書記強烈要求縣委召開常委會。

周琴問許一山,這個會開不開?

許一山也有點為難。很明顯,這個會一開,必定炮火猛烈。作為紀委一把手都不知道紀委成立專案組,這樣的事在常委會上很難通得過。

這場常委會的矛頭已經很明顯,都是衝著周琴來的。如果她抵擋不住攻勢和壓力,專案組勢必會被迫解散,人社局的黑幕將再一次被掩蓋起來。

若是不答應開常委會,道理上也很難說得過去。現在的情形是常委當中有半數以上的常委要求立即開會,周琴冇理由拒絕不開。

“我要求列席。”許一山突然說道:“當然,有些人可能會反對。”

“反對無效。”周琴咬著牙說道:“既然已經浮出水麵了,大家都該正麵麵對。迴避肯定解決不了問題。我一個書記,還不能決定誰能列席嗎?”

於是,春節前兩天,茅山縣委年前最後一次常委會在縣委會議室召開了。

果然,一切如許一山所料,會議一開始,便呈現出濃濃的火藥味。

紀委書記朱銘一上來就炮火猛烈,他質問周琴,揹著他成立專案組,究竟用意何在?如果周琴不給出一個合理解釋,他將向上級反映情況。

朱銘剛結束髮言,常務副縣長封樹山緊跟著發言。

他的語氣相對委婉得多。封樹山表示,縣裡發生人社局這樁醜聞,各級領導乾部都應該反思。特彆是主管領導,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對已經出現的人和事,必須予以嚴厲打擊。但是,要儘量縮小調查範圍,消除不良影響。

封樹山的發言表達了三個方麵的意思。一是自責,作為常務副縣長,他對人社局暴露出來的冒領死人社保金的案子負有領導責任。二是他對暴露出來的人和事表示了深惡痛絕。第三個纔是重點,他希望和要求此案到此為止,不要繼續追查下去。

周琴一直沉默不語,她臉色沉靜,看不出有絲毫表情。她不去看發言人,也不阻止任何人發言。

她的這種表現,在於會前許一山與她有過討論。許一山的意思是在會上允許任何人暢所欲言,因為隻有發言表達意見,才能看出來誰究竟會與此案牽連到一起。

封樹山發完言後,會議室陷入了沉默。居然冇有人接著發言了。

幾分鐘後,周琴才抬起頭,環顧一眼四周緩緩道:“同誌們,還有想發言的嗎?”

冇人答應,會議室再次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既然各位不主動了,我看,還是彭縣長你來說幾句吧。”周琴突然劍指彭畢。

彭畢笑了笑道:“好,我說幾句。”

他清了清嗓子,喝了一口茶。“剛纔聽了紀委朱書記和政府封副縣長的發言,說實話啊,給了我不少的震撼。茅山縣出現這種冒領死人錢的事,說出去整個茅山縣的臉都被丟光了。這種行為,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個人意見,必須給予嚴厲打擊。今天恰好各位領導都在,我建議,會上就可以直接決定,給予當事人雙開的決定。其涉嫌犯罪行為,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彭畢說了有幾分鐘時間,卻始終冇提深挖細查這句話。他的發言似乎與封樹山不謀而合,大意就是到此為止。

有了彭畢發言的定性,接下來其他常委紛紛表達了看法。

大家的意見出奇的一致,都是要求到此為止。

會開到這裡,意見基本明朗了。與會領導一致認為,不能因為人社局爆出的這樁醜聞,影響到茅山縣的整體形象。又恰逢過年,為了不影響大家心情,縣裡應當在會上作出決定,就事論事,不再往下追究了。

這種結果恰好是許一山預料到的。他早就知道,在掩蓋不了人社局這樁醜聞的時候,有人會選擇丟車保帥的這一齣戲。

拿下章一文隻是人社局大案的冰山一角,要想還茅山人民一個公道,就必須衝破各種阻擾,追查到底。

眼看著大幕就要落下,周琴突然說道:“我們現在請縣委副書記許一山同誌談談他的看法和意見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