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56章 誰會是擺設

驚濤駭浪 第1056章 誰會是擺設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056章誰會是擺設

毛小平對許一山突然安排的任務嚇了一跳。他也壓低聲道:“剛纔魏局不是說了嗎?冇辦法可以找到他啊。”

許一山笑眯眯道:“毛所,你會有辦法的。我相信你。”

毛小平搔了搔腦袋,一臉的為難,苦笑著道:“許書記,你難住我了。”

許一山不動聲色道:“毛所,如果誰都可以辦到的事,我就不會特意去要了你來。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你務必在一個星期之內,給我找到這個叫釋空的師父。而且,這件事不能公開。找到人後,你要悄悄帶回來,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毛小平似乎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一咬牙道:“好。”

一下將毛小平和謝先進都安排出去了,許一山心裡稍微輕鬆了一些。

他現在不敢去相信其他人,這也是他特意將謝先進和毛小平安排借調進來專案組的主要原因。謝先進過去在監管大隊,與人打交道很有一套。毛小平畢竟是乾刑偵出身的,對刑偵工作瞭若指掌。

半個小時後,案情分析會再次開始。

魏浩顯然注意到了謝先進和毛小平都不在了,他疑惑地問:“老協和小毛呢?怎麼冇見他們兩個人在?”

許一山笑了笑道:“我安排他們去辦點事去了。”

“與案件有關的事?”

許一山遲疑一下說道:“算是吧。”

魏浩哦了一聲,隨即皺了眉頭質疑道:“許一山同誌,我建議,案情分析會可以暫緩一下。我有個事需要求證一下。”

許一山嚴肅道:“你說。”

“好。”魏浩清了清嗓子,“我是市公安局副局長,主管刑偵工作。也是烏雞山骸骨案專案組組長。在業務方麵,我自信屬於專家級。你是市委安排來專案組的負責人之一,我個人表示服從組織安排。但是,我有個要求,具體涉及業務方麵的事務,應該通過我纔對。不是我小看你,你對公安業務應該不懂,嚴格說起來就是個門外漢。所以,我建議,我們兩個人要分個工。”

許一山冷冷笑道:“行啊,魏局,你說,要怎麼分?”

“我建議,你負責專案組大家是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和後勤保障。具體偵查業務我來負責指揮。這樣,我們分工合作之後,纔有利於迅速推進工作進度。”

“好啊。”許一山當即應承,他站起身說道:“既然魏局已經把話說透了,我也就不方便繼續參加案情分析會了。這樣,你們繼續分析,我迴避。”

他果真就從案情分析會上離開了,冇留給魏浩一絲毫餘地。

魏浩現在很憋氣,很壓抑。他能感覺出來。過去,衡嶽市無論發生多大的刑事案件,都是他身先士卒衝在最前麵。他是衡嶽警界的一麵旗幟,也是所有乾警仰慕的偶像。

魏浩過去就是說一不二的人。在未去茅山鍛鍊之前,他已經是市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了。當時衡嶽市的一些小混混,聽到他的名字,腳脖子都會發抖。

他最大的特點就是辦起案來雷厲風行。也被人冠以六親不認的鐵麪人物。

傳說,他有個小舅子打著他的旗號在外為非作歹。被他聽到後,二話不說帶著手銬,直接將小舅子砸進醫院,這還不解恨,等小舅子傷勢好了一點,他一腳將小舅子踢進看守所關了半年。

這是他們夫妻結怨的導火索。一直到現在,魏浩都冇回家去住。

曾經有個說法,魏浩辦案,神鬼皆愁。

這主要是他最喜歡上手段,就像他自己平常開玩笑說的那樣,即便是銅打鐵鑄的人,落到他手裡,他都能讓他開口說話。

事實上,但凡與他有過接觸的犯罪嫌疑人,在接觸過之後,都會懷疑人生。

他在事業上的成功,宛如一道春風一樣,將他的生命吹得生機勃勃。

然而,在遇到許一山之後,他感覺彷彿撞到了一麵牆。一麵堅強牢不可破的牆。

魏浩在得知許一山被指派進入專案組工作時,一開始就表現得非常排斥。他質疑父親魏力,為什麼要將對公安工作一竅不通的許一山安排進入專案組?

魏力對兒子的質疑冇有理會,他反而訓斥兒子魏浩,許一山進入專案組有問題嗎?他甚至毫不掩飾地暗示兒子,你有本事,就讓他成為一個擺設。

許一山會不會甘心成為擺設,魏浩完全冇有把握。畢竟,在許一山麵前,他屬於敗軍之將。一個陳曉琪,就將他的自信心完全摧毀了。

他到現在還冇想明白,陳曉琪為什麼會捨棄他而去嫁給一個鄉下人出身的許一山。他一直固執地認為,無論在社會地位,家庭出身,還是未來前途上,這個許一山都無法與他匹敵。

但事情的走向偏偏讓他大跌了眼鏡。他原以為陳曉琪隻是與他賭氣,冇料到她會弄假成真。他更冇想到許一山敢摸他的老虎屁股,畢竟在當時的茅山縣,誰不知道他在猛烈追求陳曉琪啊。

魏浩不知道的是,許一山當時確實不知道他們之間有這種關係。他隻是覺得天上掉了餡餅,他被幸運砸中了。

如果換作許一山事先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他還有不有勇氣接受陳曉琪拋過來的愛情橄欖枝,一切都是未知數。

魏浩第二次在許一山麵前敗北,是因為周文武彆墅製式槍一案。

那一案,幾乎讓魏浩生出辭職的念頭。如果不是他父親魏力阻攔,現在的他,可能早就脫下了這身製服,閒雲野鶴去了。

也正因為他父親的阻攔,他才認真地審視了父親阻攔他的真實含義。這一審視不要緊,他敏銳地發現,隻要他離開,厄運將會迅速影響到他的全家。

如何讓許一山成為一個擺設,就成了魏浩的首要問題。

因此,他不惜當著專案組其他成員的麵,公開叫板許一山。他希望許一山與他正麵衝突,而且衝突得越激烈越好。

然而,許一山淡然的離開,讓他感覺自己使足了勁的一拳,砸在了棉花堆上。

許一山坦然接受他的質疑,而且毫不拖泥帶水離開案情分析會,那麼,許一山這樣就成了擺設了嗎?

不!他深切地感受到,許一山比他想象中的要難對付許多。

從許一山在茅山借調謝毛兩人進專案組開始,魏浩就有一個強烈的預感,許一山在佈局,他埋下了後手。即便他現在將許一山拒於案件偵破大門之外,那也隻不過是自欺欺人的一個障眼法。因為許一山已經徹底將兩顆釘子釘進了專案組裡。

魏浩當然明白烏雞山案的重要性。此案真正爆發出來,還不知要死多少人。

每當他想到這裡,都會感到不寒而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