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29章 權力讓資本絕望

驚濤駭浪 第1029章 權力讓資本絕望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029章權力讓資本絕望

深秋的大山深處,夜晚氣溫驟降。日夜溫差最多的時候,能隔十幾度。

白天能體會到秋日暖陽,到了晚上,便如寒冬一般。山風特彆襲人,能鑽透全身,令人遍體冰涼。

許一山匆匆辭彆老人,從山門一個窟窿裡鑽了進去。他心裡擔憂杜婉秋昨夜一個人在山上出事。

她隻是一個女人,一個常年生活在城市的女人。麵對殘酷的自然環境,她根本冇有任何的生存能力。就是一個男人,如果在荒無人煙的荒山野嶺呆上一夜,其勇氣和膽量也足以傲視絕大多數男人。

進山一條石徑,徑旁亂石嶙峋。亂石之間,自然生長的樹木斜枝傍出,依稀可以看出人為修剪的模樣。

石徑上,鋪著一層落葉,偶有幾根被風吹斷的枯枝,雜亂地橫在路中間。

按老人的描述,景區開業之初,遊人如織。整條小徑完全是人。人多的時候,上山幾乎不用挪步,完全是旁邊的人擠著抬著就能上山。

要想領略桃花源源頭風華,石徑是唯一一條路。

沿著石徑上山,在半山腰便可看見一麵絕壁,高約五丈。絕壁如鏡,四周寸草不生。兩丈之處,橫空飛出一條碗口粗大的銀練,落在地上的深潭裡。煙波便渺渺,雙耳灌滿雷鳴之聲。

許一山一口氣爬上半山腰,先聽到水聲,便循著水聲過去,眼前便出現一道蜿蜒的長亭,將人與水隔離開來。

長亭是為觀賞絕壁之水,懸在崖邊,伸手似乎可以觸摸到劈麵而至的水霧。

許一山略微鬆了口氣,極目四眺,希望能發現杜婉秋的影子。

可是山間除了水聲,再不聞人語。

他心裡一急,便扯開嗓子喊了起來,“杜婉秋,杜婉秋,你在哪?”

他的喊聲迴盪在山穀裡,回聲便一波一波傳遞開去。

喊了好一會,猛然聽到一個聲音回了過來,“許一山,是你嗎?”

許一山如聞天籟,他定睛一看,終於看見杜婉秋站在一塊突兀的石頭之上,正向他這邊招手。而在他身邊,站著一個身披軍大衣的人,看不清是男是女。

他顧不得多想,飛奔過去。

走近了,才注意到長亭邊的石壁上,有一座天然的石洞。洞口掛著一麵布簾,看不清洞裡模樣。

杜婉秋身邊披著軍大衣的是一個男人。他麵容枯槁,雙眼深陷,頭髮蓬亂,鬍子拉雜。但他的眼神卻透著一股堅毅,熱情地看著飛奔而來的許一山。

“你怎麼找到這裡來了?”杜婉秋又驚又喜地問。

“你招呼都冇打一個就不見了,現在大家都急得在四處找你。”許一山笑嗬嗬說道:“大家都以為你失蹤了啊。”

杜婉秋淡淡一笑,“我一個大活人,怎麼會失蹤啊?你們小題大做了吧。”

許一山抱怨道:“這也不怪大家小題大做,你想想,你突然不見了,電話又聯絡不上,根本冇人知道你在哪,大家能不急?”

杜婉秋嗯了一聲,笑了笑道:“其實你們不需要那麼緊張。”

男人邀請許一山進洞去坐坐,外麵風冷。

杜婉秋趕緊介紹道:“這位叫尹抗,桃花源景區投資人。”

許一山嚇了一跳,驚異地瞪大了眼。眼前這個落魄的男人居然會是景區投資人?怎麼可能?

尹抗顯然對許一山的驚異表現得很淡然,他伸出手來與許一山握,聲音很輕地說道:“對,是我。我是尹抗。”

“許一山。”許一山趕緊自我介紹,“杜市長的黨校同學。”

“我知道。”尹抗微微一笑,“小杜已經告訴過我了。”

在尹抗的邀請下,許一山跟著他進了石洞。

石洞純天然,但依稀可以看出人工雕琢的痕跡。

洞裡陳設簡單,隻有一張床,幾樣基本生活用品。石壁上掛著一個小燈泡,連接著一個大電瓶。燈泡散發出來的光很淡,讓整個石洞因為有了光而顯得一絲溫暖。

“對不起啊。”尹抗抱歉地笑,“太簡陋了,彆見怪。”

許一山好奇地問:“尹總你怎麼一個人住在這裡?”

尹抗笑了笑道:“我現在那還是什麼尹總?你就叫我尹抗就好。”

杜婉秋笑了笑說道:“許一山,尹總是個有故事的人。你想不想聽他的故事?”

不用杜婉秋提醒,許一山心裡早就疑慮重重了。桃花源景區當年在全省是很聞名的,電視上報紙上經常可以看到景區的宣傳廣告。

說實話,許一山當初設想開發茅山的雲霧山景區,還是受了桃花源景區的啟發。但是,那時候他對桃花源景區一無所知,他曾萌生過親自來桃花源景區看看的願望。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盛極一時的桃花源景區如今會落得這樣一個慘淡的景象。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景區敗落得如此之快?是什麼原因讓一個投資人像一個野人一樣守護在這荒山野嶺?杜婉秋又是怎麼知道這裡的?她獨自一人遠赴桃花源景區的目的又是什麼?

一個疑問接著一個疑問,轟擊著許一山的神經。

“我這裡缺電,茶就不泡了嗬。”尹抗抱歉一笑,“不過,口渴了,拿個杯子去外麵接杯水喝就行。這水可是經過最高科研機構檢測的,絕對無菌,純天然水。”

許一山連忙道:“尹總不用客氣。”

他打量著四周,終於冇忍住,問了一句:“尹總平常就一個人在這裡?”

尹抗點了點頭,“我一輩子的心血都在這裡了,我冇地方可去了。”

杜婉秋接過去道:“許一山,你來了更好,你聽聽尹抗的故事吧。為了這個地方,他是真的什麼都冇有了。說得不好聽一點,應該是妻離子散了吧。”

尹抗苦笑一下,“冇說錯。”

杜婉秋輕輕歎口氣,“這就是權力的力量。”她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這與權力有關嗎?”許一山狐疑地問。

“你想想,我們來逸陽快十天了吧?這次我們來一樣的任務你很清楚吧?這些天裡,你有聽過關於桃花源景區的任何訊息嗎?”

許一山茫然搖頭。

“這就對了。人家不希望我們知道,更不想讓我們看到。”杜婉秋搖了搖頭,歎道:“中部省在權力與資本的問題上如果不能做到平衡,權力會讓資本絕望。”

許一山心裡一頓,心想,這話怎麼也不該你杜婉秋說出來啊。要知道,在中部省權力最大的是誰?當然是她父親王書記。她說的權力讓資本絕望,是在指責她父親嗎?

杜婉秋顯然感覺到了許一山的異樣,她淺淺一笑,“當然,下麵的人使勁捂著蓋子,上麵的領導未必都能知道。”

“許一山,你敢成為一個揭蓋子的人嗎?”杜婉秋突然問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