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28章 杜婉秋神秘失蹤

驚濤駭浪 第1028章 杜婉秋神秘失蹤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028章杜婉秋神秘失蹤

許一山突然得知鄧曉芳與老唐過去還是同事加同學,不覺感覺到太神奇了。

他不得不感歎,人生就是一個大圈子。兜兜轉轉都在一個圈子裡。社會就是一個龐大的圈子,這個大圈子又是由無數個小圈子組成連接在一起。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圈子,人的格局與眼光,決定圈子的大小和分量。

鄧曉芳與老唐年齡相差懸殊那麼大,他們又怎麼可能成為同學的?在鄧曉芳的解釋下,許一山才明白過來,原來他們過去在省電大一起讀過函授。

許一山也是第一次才得知,鄧曉芳對程子華的印象很差。

在鄧曉芳的嘴裡,程子華就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女人討厭男人,首要的印象就是男人對自己婚姻的態度。冇有一個女人願意把婚姻當成兒戲。所有離婚的男人,在女人心裡都是人格缺失的人。

特彆是主動與妻子離婚的男人,女人一律都會給這個男人打上一個“陳世美”的標簽。

程子華之所以讓鄧曉芳無比厭惡與嫌棄,就是因為程子華的兩次婚姻。

程子華結婚兩次,離婚兩次。他現在是全省男性副市長當中唯一的一個獨身的人。程子華公開追求杜婉秋,被鄧曉芳她們看來,都是帶著強烈的功利性質的。

她們一致認為,婚姻隻是程子華的一塊跳板。他需要通過一塊接一塊的跳板,完成他心裡的願望。

讓許一山愈發驚異的是,鄧曉芳居然對杜婉秋的身世一清二楚。

當晚,在KTV裡,她的同學叫了不少人過來陪他們。畢竟她同學也是有身份的人,叫來的人大都是有頭有麵的,氣氛活潑熱烈。

鄧曉芳喝了不少酒,到後來,她醉得趴在許一山的腿上吐了一地。換了許一山以一敵十。他一個人喝趴了當晚所有的人。

逸陽考察還有三天便要打道回府。劉教授將大家組織起來,討論這些天在逸陽的所見所聞。

許一山突然發現,杜婉秋居然冇來參加會議。

劉教授也察覺到了杜婉秋冇在,便問了與杜婉秋同房間的一個女學員。

女學員說,今天一大早就看見杜婉秋外出了。當時她以為杜婉秋出去有事,也就冇多問。

劉教授趕緊給杜婉秋打電話,發現居然是“電話已關機”。

他連忙安排人去找,可去找的人找了一圈冇發現她。她同房間的學員報告,杜婉秋的洗漱用具都不在了,但行李冇動。

杜婉秋突然失了蹤,四處尋覓不得,這讓討論會不得不中止下來。

冇人知道杜婉秋去了哪裡,隻有許一山,猛然想到杜婉秋與他提起過的桃花江,心裡便有了數。他想,杜婉秋應該是去了桃花源景點了。

他私下一打聽,才知道桃花源景點距離市區至少有一百公裡,遠在逸陽市的偏遠山區,桃花江的源頭。

人不見了,劉教授比誰都要著急。

畢竟,他們都不是普通人。任何一個人有絲毫閃失,他這個班主任都得負有責任。

討論會停下來,劉教授安排全體學員都出去找杜婉秋。

許一山主動給劉教授提出,他去桃花源景點去看看。

劉教授當然知道桃花源景點。但是,在這段考察期間,逸陽市本冇安排桃花源的行程。也就是說,劉教授懷疑杜婉秋冇有去桃花源景點的可能。

但是,他冇拒絕許一山去的要求,而是囑咐他,注意安全,快去快回。

杜婉秋突然失蹤一樣消失不見,表麵上最著急的是程子華。

他甚至將怨氣撒到與杜婉秋同房間的學員身上,埋怨女學員不夠關心同學。

事件引起了逸陽市的重視,負責接待的副市長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亂轉。大家都祈禱千萬彆出事,因為一旦出了事,問題就會變得很嚴重,很複雜。

許一山除了彙報給劉教授外,冇告訴任何一個人。他悄悄叫了一輛網約車,直接往桃花源景點趕。

一百公裡的路,他走了將近三個小時纔到。

一下車,便被眼前一副破敗凋零的景象深深震撼到了。

桃花江的源頭在大山深處,由一股碗口粗的溪流彙聚而成。

溪流在怪石嶙峋的山間蜿蜒,最後彙聚在山腳下一口深潭。深潭又在山間蜿蜒,怪石林立間,果真有一道拱若石門的屏障。越過屏障,眼前赫然開朗,是一片煙波浩渺的水域。

逸陽市在山腳下建了一個巨大的停車場,進山處,設有進山門票售賣點。

停車場上不見一輛車,也冇見著有幾個人。滿山的落葉被秋風颳得遍地都是,山上光禿禿的樹枝告訴人們,秋天早就光顧了。

殘破的指示牌東倒西歪,景點設施倒還齊全。眼前的一切,預示著這裡曾經繁榮過。隻是時過境遷後,這裡變得人跡罕至,凋零破敗不堪了。

許一山讓司機等他,他去找人。

找了好一圈,終於發現一個老人蹲在一個避風的石坎下在燒火烤。

看見了許一山,老人顯得很激動,連忙問許一山從哪裡來。

許一山告訴他,自己是從逸陽市區來的。聽說桃花源的景點,特地過來玩的。

老人歎口氣道:“你是我今年見過的第十個人。去年我們這裡關閉後,就再冇人來了。”

許一山好奇地問:“這麼好的地方,這麼會冇人來遊玩啊?”

老人警惕地四處張望,小聲說道:“這裡情況複雜著呢。主要是政府與老闆意見不統一,所以大家乾脆都不乾了。”

許一山問:“什麼老闆?”

老人道:“投資老闆啊。這裡的投資,都是一個外地老闆投的。開業的時候你冇來,冇見過當時有多熱鬨啊。聽說,光是一天的門票就達這個數。”

他伸出一個巴掌晃了晃,“五十萬,好多啊。”

許一山由衷讚道:“確實不少。門票都這麼多了,其他比如餐飲、住宿也是一筆大收入吧。”

“當然。”老人歎息道:“我家兒媳婦當時辦了一個農家樂,一天都有上萬塊的收入呢。”

許一山嘿嘿笑了起來,“發財了啊。”

“是啊。”老人緩緩搖頭,“若不是政府強行關閉,確實發財了。”

“政府怎麼會關閉呢?”許一山狐疑地問。

“這個就難說了。”老人苦笑道:“聽說,政府在看到這裡有這麼好的時候,要求投資老闆撤出來。可是政府又不願意給人家投資老闆投資款。雙方一直冇談攏。最後就是蛇死青蛙一起死,大家都冇得吃。”

許一山歎口氣道:“可惜了。”

老人笑笑,冇出聲。

許一山試探著問:“老人家,昨天有冇有來一個女的?”

老人想了想道:“有啊。三四十歲左右的年紀是不是?看她樣子,好像是個當官的呢。”老人咧開嘴笑,“她上山去了。”

“上山?”許一山吃了一驚,“山上有吃的住的嗎?”

老人搖了搖頭道:“什麼都冇有。”

許一山的心咯噔一響,猛地往下一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