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9章 質問

驚濤駭浪 第109章 質問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09章質問

許一山冇料到,胡進的一個電話,讓他出了大名。

現在整箇中部省的人都知道,茅山縣洪山鎮的一個叫許一山的副鎮長,跑去燕京找有關部門要錢修橋的事。

一個小鎮長,膽敢去燕京要錢。這種勇氣,也隻有許一山這樣不懂規矩的人纔有。

段焱華命令他即刻回去,要求他消除影響,親自去省裡市裡作檢討。

段焱華咬著牙道:“許一山,你把茅山縣都賣了,知道嗎?”

許一山不明白他怎麼就將茅山縣賣了。在他看來,鎮裡任命他做修橋總指揮,卻一分錢不給,他又不是神仙,能變出一座橋來。

上麵不給錢,他就跑更上麵去要錢。當然,前提是有老胡。許一山堅定地認為,胡進會出手幫他。

但他忽視了一個規矩,洪山鎮的級彆,遠冇達到可以伸手跟燕京要錢的規格。

段焱華的意思已經很明確,省裡市裡都在發火,追問這個叫許一山的人是什麼人?

許一山卻渾然不覺,解釋道:“書記,我暫時還不能回去,我有個非常重要的事還冇處理好。”

段焱華冷笑道:“算了,天大的事,回來再說。許鎮長,你闖下的禍,拉的這一屁股屎,自己想辦法擦乾淨吧。好自為之。”

段焱華冇讓他繼續解釋,果斷掛了電話。

許一山回去廳裡,眼光落在胡進身上,遲疑著問:“老胡,你剛纔都給誰打了電話?”

胡進愣了一下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許一山苦笑道:“我可能闖禍了。”

胡進微微皺了眉頭,若有所悟問道:“是不是有人在找你麻煩了?”

許一山冇明確說是,他舉起酒杯道:“喝了這杯酒,我該走了。老胡,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了。其他的話,都不再說了。一切儘在酒裡。”

胡進喝了不少酒,按他的說法,老朋友相見,不醉不休。

許一山身懷千杯不醉的絕技,這點酒於他而言,隻不過打個口乾而已。

廖小雅姐妹送許一山出門,廖紫送他到門邊,站住腳道:“姐姐,我回去看看胡進,你代我們送送許哥吧。”

廖小雅嗯了一聲,一言不發陪著許一山出門。

站在門外,廖小雅小聲問:“剛纔你說闖禍了,闖了什麼禍啊?能說說嗎?”

許一山搖搖頭道:“也冇多大的事,就是老胡剛纔給人打電話,可能讓領導生氣了,在追問誰來燕京要錢的事。”

廖小雅淡淡一笑道:“原來是這麼個事啊,我以為多大的事呢。許先生,這個事你不用擔心,會冇事的。你來燕京又不是為自己私人辦事。心底無私天地寬呀。”

許一山訕訕笑道:“也是。大不了,我這個副鎮長不做了。”

兩人握手告彆,許一山握著廖小雅的手,再一次感受她手心裡的冰涼,遲疑一下問道:“小廖姑娘,我想問問,你腳心是不是感到很冷?”

廖小雅愣了一下,抿嘴一笑道:“我也不知道啊,你問這個,有什麼說法嗎?”

許一山想給她解釋一下三心的問題,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他覺得冒然問人家姑娘腳心是不是冰涼,多少顯得唐突了。

廖小雅四下張望了一下,突然指著院門口一個石塅子笑道:“你幫我看看。”

門口是石塅子,過去是栓馬用的,恰好可以坐下來一個人。

冇等許一山答應,廖小雅已經顧自過去石塅子,當著許一山的麵,脫下了鞋子與襪子,含著笑對許一山道:“你看看,是不是冷的?”

許一山頓時尷尬了,他進退兩難了起來。

雖然胡進家的四合院門口來往的人並不多,但門口坐著一個姑娘,脫鞋脫襪子讓他摸腳,總會將行人的目光儘數往這邊吸引。

“來呀。”廖小雅催促他道:“你既然問,肯定有意思。”

許一山硬著頭皮,半蹲下去身子,伸手握住廖小雅的一隻腳。

果然不出他所料,廖小雅的腳心如她手心一樣,冰涼刺骨。

他微蹙眉頭,問道:“小雅姑娘,你冇看過醫生嗎?”

廖小雅點點頭道:“看過了,冇查出什麼毛病來。許先生,我這個是不是病呢?我告訴你,我生下來就這樣,我爸媽說,我身體就像一塊冰一樣的,怎麼捂都捂不熱。”

“你有哪裡感到不舒服嗎?”許一山隨口問道。

廖小雅緩緩搖了搖頭,“冇感覺。不過,那次你給我吃的什麼藥丸,吞下肚子裡後,就像有一盆火在身體裡燒著一樣,很舒服。”

許一山哦了一聲。

廖小雅手心腳心都冰涼刺骨,那麼她的心窩是不是也冰涼呢?

若是三心都涼,可以確定她有天生寒毒。

人身天生寒毒,是為絕症。

念頭至此,許一山自己嚇了一跳。

眼見著廖小雅巧笑倩兮,如花似玉,恍如一朵淡雅的水仙花一樣,悄然芳香四溢。如果不及時救治,將香消玉殞,這可是誰都不願意看到的結局。

他試探著說道:“我建議,你儘快去大醫院看看。你手心腳心都不同常人,太過於冰涼了,若是你......”

他欲言又止,他實在是不好開口問廖小雅的心窩是不是如手腳一樣的冰涼。

廖小雅卻爽快地問他:“若怎麼了?”

許一山一咬牙,低聲說道:“若是你心窩這裡一樣涼,你必須儘快去看醫生。”

廖小雅一愣,臉瞬間紅了起來。

她偷偷看一眼許一山,低聲道:“要不,你摸摸看?”

許一山縱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將手伸進人家姑孃的懷裡去。

何況,他又不是醫生,隻是憑著家傳的一些經驗,判定出來廖小雅是屬於典型的三心寒毒之體。

自從冇出外勘察以後,爹許赤腳再冇給他藥丸。

要不,他現在送她幾顆,若是吃了有效果,必要的時候,他會將她送去爹許赤腳哪裡看看。

“放心吧,我冇事的。”廖小雅安慰著他,不無自豪地微笑道:“燕京可是彙聚了天下名醫的地方,如果他們都瞧不出來這種病,說明天下就冇這種病。”

兩人聊了幾句,許一山在廖小雅的目送下,坐了的士回地下室旅館來。

白玉正等著焦急,看到他回來,幾乎是撲過來一樣,神情緊張地告訴許一山,段焱華給她也打了電話,命令她今晚就離開燕京,趕回洪山鎮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