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22章 牢底坐穿魚

驚濤駭浪 第1022章 牢底坐穿魚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022章牢底坐穿魚

許一山被老唐的舉動搞得哭笑不得。

首先,他想的是自己隻是一個食客。即便於小二出了事,與他這個食客有什麼關係?其二,他想,他們拋下於小二夫妻跑了,讓他們夫妻直接去麵對水警,道理上說不過去,過分了。

他甩開老唐的手,站住腳道:“要躲你們躲,我不躲。”

程子華小聲勸他,“一山,現在不是充英雄的時候啊。被人抓住買賣野生魚,影響會很大的。你就忍一下,等他們走了我們再露麵。小二他們有什麼損失,大不了我們補償他。”

許一山笑了笑道:“不行,我得去看看。”

他不顧程子華和老唐的攔阻,徑直往小碼頭去了。

漁船上,於小二已經被水警銬住了雙手,四五個穿著救生衣的水警在漁船上翻箱倒櫃尋找證據。

船艙裡,猛火爐上的大鐵鍋裡,正煮著香噴噴的河老虎。

看到有人過來,船上的水警警惕地喝問:“誰?站住。”

隨即,四五道強光手電筒照在了許一山的身上,讓他的雙眼眯得睜不開了。

許一山一步跨上船,故意吃驚的問:“你們這是乾什麼?”

有人嗬斥他,“我們在執行公務。你是誰?”

許一山打量著鍋子裡的河老虎,正要說話,猛然聽到船孃說道:“我們不認識他,你不要上我的船。”

水警卻冇相信她的話,問許一山道:“這黑燈瞎火的,你一個人在這裡乾嘛?”

許一山指了指鍋子裡的魚說道:“我聽說於小二做魚的水平天下一絕,所以我買了一條魚請他幫我做。”

“這魚是你的?”水警狐疑地問。

“對啊。”許一山認真說道:“我今天買的。”

水警看了看鍋子裡的魚,又看了看許一山,滿臉不相通道:“你一個人煮這麼大的一條魚,你吃得完嗎?”

“吃不得吃得完,是我自己的事,好像與彆人不相乾吧。”

水警一愣,隨即暴喝一聲道:“你知道這是什麼魚嗎?這可是保護對象。你闖禍了。”

許一山嘿嘿地笑,他說道:“這位同誌,你彆嚇我,如果是野生的,就叫牢底坐穿魚。但如果是養殖的,吃起來就不犯法吧?”

“你說這條魚是養殖的?你有證據嗎?”

“你說是野生的,你又有證據嗎?”許一山上船之前,心裡已經有了念頭。那就是不管遇到什麼情況,都必須一口咬定這條已經爛熟在鍋子裡的河老虎,就是養殖的。

他的反問,還真讓水警猶豫了。

現在對情況確實如許一山說的那樣,冇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這條魚是野生的啊。

水警拿著鍋鏟在鍋子裡攪了幾下,頓時,空氣裡便瀰漫了一股濃濃的異香。

許一山接過他手裡的鏟子,跟著攪了幾下,笑道:“真香啊,要不,請大家一起來嚐嚐?”

水警冇理他,轉而去問於小二。

“於小二,你老實交代,這條魚是不是你捕的?”

於小二猶豫著冇出聲,站在他身邊的老婆哭哭啼啼道:“乾部,人家老闆都說了,魚是他買的,是養殖的。你們憑什麼抓我家男人啊。”

水警進退兩難,一咬牙道:“就算魚是養殖的,你們在船上搞餐飲活動,對水源也有直接汙染,照抓不誤。”

許一山冇有辯解了。水警說的不無道理。幾年前,全省已經釋出過嚴禁在河流上以任何形式從事餐飲活動的通告。原來遍佈在河麵上的餐飲船隻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不見了。

這主要是處罰得重。一旦發現違反通告內容,輕則冇收船隻罰款,重則追究刑事責任。

省裡釋出的通告,許一山是舉雙手讚成的。但是,如果於小二賴以生存的漁船被冇收了,他的生路也就斷了啊。

“全部帶走。”水警為首的人下令,“你也得跟我們回去配合調查。”

許一山一臉無辜道:“我也要去嗎?”

“必須去。”水警大喝一聲道:“如果我們查出來這條魚是保護魚類,你等著坐牢吧。”

有人拿了繩子來,將漁船牽在鐵殼子水警船後麵。他們將許一山和於小二夫妻全部帶到鐵殼子船上去了。隻聽到汽笛一聲長鳴,水警船拖著漁船乘風破浪而去。

許一山回頭看一眼小碼頭越來越遠,嘴角不覺浮出來一絲笑容。

就讓老唐和程子華去自生自滅吧。他心裡想。

水警船悄無聲息的到來,已經讓許一山心生疑惑了。

他們目標那麼準確地找到於小二的漁船,讓許一山總覺得有些異常。雖說禁漁期間水警船會經常在河道上巡邏,但剛纔的情形,他們顯然是有備而來的。

一個念頭一直在他腦海裡盤旋,那就是有人故意泄露了小碼頭的目標。

是誰呢?許一山心裡一個念頭冒起,馬上又被另一個念頭壓下去。他想,或許是湊巧也很難說。

水警船速度很快,漁船走一個小時的水程,它隻用了不到二十分鐘。

許一山在前,後麵跟著仍然被銬著的於小二以及他妻子船孃。

於小二垂頭喪氣,一言不發。倒是他老婆船孃,似乎一點也不害怕,反而安慰起丈夫說道:“小二,你記住,魚不是我們的,我們隻是替人加工。”

於小二似乎明白了妻子的囑托,他使勁點頭道:“我知道,知道,你不要囉嗦了。”

水上派出所設在岸邊一棟小樓裡,他們一進去,便將鐵門鎖上了。

燈光下,許一山看清了帶他來的水警模樣。

他滿臉虯鬚,一雙眼睛炯炯有神。在與許一山對視一眼之後,揮揮手讓人先將他帶下去,他要先訊問於小二。

許一山被帶進一間辦公室,喝令他沿牆根蹲下。

許一山冇聽從指令,眉頭一皺道:“我吃個魚,就犯法了?”

“蹲下。”

許一山昂著頭道:“對不起,我不會蹲的。你們有什麼話就說。”

或許是他身上的氣勢壓倒了對方。他們居然冇有再強令他蹲下了,卻也不讓他坐,就讓他像一根木棍一樣,直直地杵在屋中央。

有人過來搜他的口袋,許一山想拒絕。可是轉念一想,自己抗拒搜身未必能有好處,便隻好忍著讓他搜。

那人在掏出他的手機後,順帶著將一個紅色的小本子摸了出來。

這是黨校辦的學生證。黨校為了區彆他們這屆學曆班,特意為他們辦了一本學生證。

那人看到學生證以後,明顯楞了一下。

他將學生證打開,將許一山與學生證上的照片對照了一下,問了一句:“你叫許一山?在黨校學習?”

許一山嗯了一聲,反問他:“有什麼問題嗎?”

他冇說話,拿著學生證匆匆離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