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重生後改嫁情敵的病嬌親哥 > 第1002章 這都是些什麼事

-

穆厲被金狼一句話激的直接扯著他的衣領,徹底陰寒下來眸子,一字字說:“阿琅,全大宜的都可以因著謝瓷蘭詆譭我,你是我過命的兄弟,你怎麼敢的!”

“你是真把我當兄弟,要玩命次次不忘帶著我。”金狼對著穆厲怒火的眸子絲毫不畏懼,任憑他拎著衣領子,也沉下了眸子,“我此前就一直想問你,你千辛萬苦的想把東雀找回來,是不是,就想把儲君位置讓給他?”

金狼其實大部分時候是把這個人當做主子看待的,和儲君稱兄道弟他是活膩了嗎,隻是穆厲顧念著曾經一起逃命的情分,始終對他義氣非常,因此他隻能種忠心報之。

穆厲有很多秘密,他不會去好奇,也不會讓人去好奇,他覺得穆厲讓他去做的事情,他都算是十全十美的處置乾淨了。

隻是這個人,突然嬌柔做作起來,真的讓他無名火起,周圍的人都不敢和他對著乾,這些話隻能他來說。

他什麼都不相關,唯獨找那個弟弟,他唯一的想法,就是穆厲內心的想法,可能是想把皇位給那小東西。

穆厲被金狼冷言弄的捏著他衣領的手一怔,而後更加用力捏緊他的衣領,到底是說:“這個太子位原本就應該是他的。”

最應該坐到這個儲君位置的本來就是東雀,是穆鵬。

穆鵬,纔是最名正言順的。

金狼沉默須臾,雙眸瞪著穆厲,嘴唇翕動,壓低這嗓音,卻是罕見的

嚴肅。

“這些我都不想關心,我隻曉得澹州把一切都壓著你這個皇子身上,我們千辛萬苦扶持你坐上儲君大位!”

“我們所有人為你處心積慮,拿著命去做台階做皇帝,分明一切都好好的,怎麼去了個大宜,你就變了,若不是,你怎麼不敢直接把大軍紮到北地?”

金狼一把推開跟前人,指著他的麵門,狠厲閃過。

“穆厲,你不要逼我親手去結果了謝瓷蘭和東雀,程國要是的是能謀事的新帝,不是優柔寡斷的皇子!”

“穆厲,你這條命是澹州城百姓的命換來的,老澹州城的百姓一半都是曾經瓊州遷移過來的,你報答澹州的時候應該到了!”

“這個時候你彆給我稱兄道弟,我忍你很久,彆逼我把你在乎的人都一刀刀送走。”

這一年多穆厲的性子的確變得軟了許多,以前分明是殺伐果斷的。

穆厲將他狠狠一推,“滾,你給我滾!”

金狼搖搖頭:“穆澹睨,你就是在大宜走了一圈心性給變了,以前你心中隻有利益權勢,其餘都是活著就可以,現在呢,想的卻是都好!”

“我告訴你,什麼都好,那就什麼都好不了,你覺得阮今朝能耐,她能把身邊的人都給穩住了,她不是熱臉去貼人冷屁股貼出來的?你是太子,不是娘們!”

“我不管瓊貴妃給你說了什麼,以前的事你都彆給我管,現在你登基纔是對的,你再不動手,京城那些狗東

西,把皇後的兒子扶上去,我絕對一刀砍死你,在去把你弟妹都砍了送下去陪你,還有謝瓷蘭,一個不少!”

穆厲抬手一指:“你給我滾,滾回你的澹州。”

金狼低吼,“澹州,我滾回去告訴人,你穆厲不打了,不要這皇位了,要整個程國為你妥協?我一直讓你放著大宜的人,你都當屁放了,我是你奶媽子嗎?什麼破事我都要來幫你處置,明明——”

金狼說著,忽而看著穆厲眸光一閃,頓時火氣消散,嗓子瞬間下去,“不是,你哭什麼,你多大了,你哭什麼!”

穆厲隻是氣得發抖,哭是不可能哭的。

“你能耐,您能耐這太子你來當,老子不伺候了!”穆厲咬著牙大步超前,“對既如此何必還要逼著我來做這些,不若一刀了結了我,選一個你們都認同的皇子去登基,去打。”

“你們真的覺得大宜是吃素的,你們隻是看到了大宜這些年連年征戰冇有拿的出手的將領,但是他們實戰的經驗比程國豐富太多。”

“他們可以瞬間就進入戰備禦敵的狀態,甚至他們想的也是將程國一擊斃命,你真當司南是吃素的,單打獨鬥我能把他打死,領兵禦敵,他是我哥哥。”

金狼說:“還有盛淬!”

“盛淬是誰你彆給我說你不知道,他要是真的想,早就繞了我直接去北地了,他是大宜人,到底不想看到自己的同胞死在自己的跟前。”

“他看的

太多了,所以不想在看,無非就是在找個更好的機會,冇有,根本冇有,大宜不會暫時把北地割讓出來,甚至是租借給程國……”

“你是什麼意思?”金狼說:“盛淬是大宜放在我們秀都的探子了?”

穆厲不想繼續說了,“阿琅,就是因為我經曆過澹州之役,所以我纔不想生靈塗炭,特彆還是我們主動發起攻擊,若是我開戰也就罷了,父皇親自和帶簽署的停戰條款,現在又是他的遺詔去打,他的身後名怎麼辦,他可能不是個好皇帝好父皇,到底——”

金狼打斷,“你有病嗎?你講道理,北地會給你講嗎?打了再說,占了先手再說,分明把謝宏言直接捆在這裡,就能讓大宜投鼠忌器,李明啟登基大勢所趨——”

“他會主和。”穆厲輕輕說,“李明啟會主和。”

這次輪到金狼徹底哽住,“你滾你孃的,李明啟,不是李明薇!”

“李明薇會主戰,因為他會分析的很清楚,這個是王朝尊嚴保衛戰,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慫,贏了兩國撕破臉,輸了程國會被他們罵的的狗血淋到,甚至於在大宜生活的程國百姓,也會被千刀萬剮。”

穆厲覺得這些人真的小瞧李明啟太多了。

這哪裡是個狗崽子,分明是個狼崽子,就是裝的好。

“至於李明啟,你不要看他又吼又跳,無非是知曉天塌了沈簡會給他補,補不動了李明薇會出來弄權保他

李明薇不管了,他掉頭就去找阮今朝撒嬌。”

“他其實很會權衡利弊,打了可能會輸,那麼他就不會做,一件事他不是絕對的會得到所有好處,他一定不會去,他甚至會直接給錢讓我們滾,甚至在說點你不信,給程國每年進貢都可以,反正大宜也不缺這點錢。”

金狼下意思出聲,“李明薇不氣昇天?”

穆厲說:“所以大宜現在內政是亂的,既然兩邊現在都是亂的,那麼就不要貿動,保不齊被第三方的勢力得了好處,敵不動我不動纔是上策。”

“你腦子被門夾了,你纔是敵!”金狼指著穆厲腦門罵,“你最好給我快點清醒。”

穆厲說:“等著謝宏言回去吧,他回去了,一起都好了。”

“好?他剛剛和你說什麼了,你都要噴火了?”金狼問,“你的事我都難得問,我就一句話,這最後一步,你最好給我沉住氣走完,我可以死,你必須登基。”

穆厲:“不要說得如此嚴重。”

“死於為國捐軀,也好比日後被程國的陛下氣死好。”金狼抱著手,揚了揚下巴,“不去看看那蛋嗎?”

“能看以後總能看,何必拘泥這一會兒。”穆厲頓了頓,“他能出現在這裡,就說明,其實北地是打不起這場仗的,真的打就是咬牙扛著打,隻要我們點了火就跑,打成持久戰,北地遲早要跨,且北地有十郡,並非各個都是郡州都是能兵巧將,多的是

蠢笨玩意,從內部就能瓦解,所以,抓謝宏言冇有用,得抓沈簡。”

金狼:“你會說你就多說兩句。”

穆厲揹著手和他並肩走回去,“大宜京城現在能依靠的力量,除開那些老東西,能拿得出手一雙手都冇有。”

“這一雙手之中,謝宏言是穩固後方的謀士,李明啟是穩坐龍庭正和權勢的象征,李明薇則是按壓朝堂的強力龍爪,阮今朝、司南會是守著北地的兩扇門。”

“這種時候要集合其餘的力量,就隻能靠沈簡去了,所以,抓什麼纔是對的,沈簡這兩年一直讓彆人把他當廢物,就是他知道,他會在必要的時候被拿出來犧牲,他不想,他不願意,他就是心甘情願被人當做病秧子。”

金狼說:“你都說成這樣了,沈簡還來嗎?”

“他不來,他爹來,我是挺想看兄友弟恭的,隻是沈簡不會想看,所以,他會來,會接著來和老師談話,將北地的政權全部統一交到司南手中,亦或者他暫時拿著。”

“總之,他應該是要兩頭跑的存在,說是這樣說,其實我們的勝算不算小,李明薇壓根豬變得,不懂軍政,怎麼都學不會。”

金狼被這句豬變得弄的忍俊不禁。

穆厲說:“李明啟有天賦,隻是冇有實戰過,所以說,大宜京城冇人懂軍政,隻能徹底放權,你覺得皇室真的會全部放權下來嗎?怎麼都是要藏著捏著點的,因此,因此還是慢慢看

看。”

穆厲說著仰頭望著夜空,“彆逼我了,走一步看一步成不成,我真的不會跑路。”

金狼說:“謝和澤要是好說話,我怕你早就抱著包袱去大宜了。”

穆厲:“……都什麼時候,彆玩笑了。”

金狼咳嗽一聲,“該說不說,你真的不去看看那蛋嗎?”

“不去。”穆厲說:“能見以後自然能見,不能見,也是我的命。”

金狼說:“我信你的鬼話,你能告訴我,你看上謝宏言什麼了,那張臉?那脾氣?”

穆厲冷幽幽說:“你滾。”

另一頭,上了馬車奔的謝宏言伸出腦袋看後麵。

葫蘆把他拽回來,“彆看了,太子不會來的,現在看著他的眼睛是多了。”

外麵縱馬護著的白馬說:“葫蘆你彆搞事,和你這二主子說完話就滾回去,你是什麼身份是能夠亂跑的?”

謝宏言覺得葫蘆聽話,“我不要你,你不要葫蘆跟著我,你也跟著葫蘆回去。”

白馬:……

“謝瓷蘭,我不是穆厲那好說話的,你在給我做作一下,我牙給你碎了。”

“我死之前,必然要毀了你和穆漫漫的婚事,我非讓李明啟把他娶回去做拜把子的兄弟。”謝宏言盯著白馬,“我不要你,你不聽話,你是少爺命,駙馬命,哪裡是我這個小小的謝大公子能夠驅使的動的人?”

白馬嘿喲了一聲,“謝宏言,你要我給你辦的事我那次冇辦的,你老子要揍你,可是我讓人把你老子

給抬走的,我還給您娘揉肩錘背,給你祖父端茶研磨,我還陪著你祖母逛院子,我還給你跑腿,李明啟鬨起來,還是我去叫的沈簡來收拾,你是個人嗎?”

謝宏言說:“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在謝家玩貴客風度,你隻是穆厲給我的侍衛,侍衛就是聽話,還有為我受氣的,我冇讓你給我出頭,你跳的一次比一次好。”

“那不是穆厲交代不許你被罵了,不然我還難得動手。”白馬看謝宏言冷漠的眼神,“得得得,你說的都成,你想把葫蘆哄回去。”

葫蘆說:“大公子,讓我跟著你吧,這狗東西向來冇輕重,穆漫漫一年哭一百次,這人功勞九十次。”

白馬:“我們纔是自己人,你少說兩句成嗎兄弟?”

謝宏言說:“我不要你,我要葫蘆。”

白馬:“謝宏言,你是要逼我打你嗎?”

謝宏言不在說話,將馬車窗戶關上,又看向葫蘆,“程國大內如何,如今是穆平在把持朝綱嗎?”

“料事如神不愧是我們家大公子!”葫蘆說:“還有元首輔也在,所以就看……不會真的要打起來吧,你們大宜打不過我們的,真的,不能打的,議和吧!’

“我們兩百年好不容易纔簽了那麼的條例,兩國百姓少說兩三代都會安居樂業,瓊州北地的我也不懂,我也冇覺得大宜對程國做了多少過分的事,無法就是把太子弄過去做人質,說是人質,你們家陛

下差點被被我們太子弄嗝屁,不管外麵怎麼說,我們裡麪人都知道經過不是?”

謝宏言嗯了一聲,“穆厲不想打,誰又想打。”

葫蘆也嗯了一聲,把茶水遞過去,“大公子你不要著涼了,喝茶吧。”

“你聽過什麼大內的秘聞嗎,越是冇人信的越說說。”謝宏言說。

葫蘆說:“我哪裡知道這些,我都不管這些的。”

謝宏言:……

葫蘆說:“不要打仗,這樣不好,但是不但太子就不能做皇帝。”

謝宏言嗯了一聲,“你的先帝真的是個狗東西。”

葫蘆說:“娘娘惹急了也這樣罵陛下,陛下氣急了,還說娘娘也是八斤八兩。”

謝宏言端著茶水抿了小口。

他得回京城去看看,也不知道李明啟登基會不會有阻礙。

不,阻礙已經來了。

大行皇帝出殯那日,李明薇肯定不會把抱牌位出宮門的事假手於人。

誰當皇帝他不在乎,但是,他明白李玕璋絕對是想,最後一層,是他這樣兒子去送。

謝宏言想著,便是重重的歎息起來。

這都是些什麼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